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建

出差——记朝阳法院金融审判庭法官单英夫

2019年05月21日08:13    来源:北京日报

原标题:出差

本报记者 王天淇

单英夫总在出差。

一年出差天数超过285天,行程20多万公里,穿行近100个县市……

单英夫是朝阳法院金融审判庭法官,十余年坚守在外勤岗位上,扛起全庭几乎所有的出差办案任务。

这差出得可不容易。当事人拒收诉讼材料,出差亲自送达;当事人信息不明,案情不清,出差实地调查;当事人被羁押,出差去监狱或看守所开庭、谈话;当事人提出财产保全,出差查封、扣押、冻结……单英夫经常是周日下午从北京出发,连夜赶到目的地,以确保从周一开始办案,不浪费一点儿工作日时间。

2013年,单英夫接手一起贷款购车案。深圳一家出租汽车公司通过丰田汽车公司的贷款购车业务购买了一批车,但只给了首付,剩下600多万元贷款迟迟没有还上,丰田起诉,要求出租车公司要么还钱,要么退车,并提出财产保全申请。

单英夫先冻结涉案出租车公司的银行账号,然后赶赴深圳。先在车管所完成查封手续,确保车辆不能再买卖、过户后,他来到出租车公司。

单英夫运气不错,正赶上公司开会,所有出租车都回来了。单英夫点了点,涉案的50多辆汽车,一辆不少!他马上决定,就地查封车辆。他给每辆涉案车都安上定位装置,“法院不影响你公司运营,但我们必须实时掌握这些车的位置,随时知道这些车的动向。”单英夫对出租车公司老板说,老板坐不住了,主动表示愿意还钱。最终,在单英夫的电话调解下,双方和解,出租车公司陆续还上欠款。

出差到城市还好,到村里出差更需要随机应变。

一位山东籍小伙子贷款买车,还剩4万多元没还时,突然“消失”。卖车企业将其起诉至法院。联系不上当事人,单英夫只好跑一趟山东,送达诉讼材料。

一出火车站,同事要直奔小伙子家。单英夫说,“还是先去公安局,让民警带咱们去。”“咱有地址呀,还去公安局干什么?”同事不解,“农村的门牌号没那么清楚,而且咱们俩生人进了村,工作也不好开展。”单英夫耐心解释。

果然,村里地形复杂,很不好找,村委会的人也是一脸为难,“这小伙子常年不在家,他爸有脑血栓,一着急就犯病,我们可不敢陪你们进去……”单英夫也不强求,和对方商量,“还得您带我们进去,您要怕为难,主要让我们说,真要老爷子身体不舒服,多个人还能搭把手送医院不是?”

终于进了门,单英夫说明来意,当听见“诉讼”“被告”等词语时,老爷子神色大变,直骂儿子不省心,老太太冷着脸,瞪着单英夫……

眼瞅着就要被轰出门,单英夫瞥见炕桌上一小篮烟丝,他笑呵呵地说,“老哥哥别激动,咱们抽棵烟啊,来,我给您卷一根!”说着,盘起腿坐在炕边,熟练地卷起烟……老爷子渐渐平静下来,接过烟,和单英夫聊起来……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老爷子主动给儿子打电话,苦口婆心地劝儿子还钱。小伙子认错了,在电话里对单英夫说,“我实在没钱了,才跑回老家,让您大老远跑这一趟真对不起,我肯定还钱,就是借,我也还上!”

将心比心,是单英夫的办案“法宝”,更是他的处事原则。外出办案,常常是坐完飞机坐火车,坐完火车坐大巴,坐完大巴坐牛车,坐完牛车还得走着……遇上村里土地泥泞不堪,单英夫就走前面,让同事踩着他的脚印走;遇上同事精疲力尽有情绪,单英夫还得给同事不停“打气”……

同事有休息,单英夫几乎没休息。常常是刚办完一个案子回到北京,连家都顾不上回,又要赶赴下一个案子,书记员都在机场或是火车站换岗。十余年来,金融庭里已流传开一句话:“流水的书记员,铁打的单英夫”。

其实,已经58岁的单英夫,身体并不好,随身装着的小药盒里放着治高血压、糖尿病等疾病的9种药。法院不止一次问过他,要不要换个岗位,都被他婉拒了,他的理由很充分:“外勤工作不仅需要业务熟悉,还得了解人情世故,我还能跑得动,再坚持坚持,给年轻同志当好铺路石。”

常年奔波,单英夫很少照顾家里。他妻子是朝阳检察院一名优秀干警,曾多次获得市级嘉奖,但为了照顾家里,申请调离一线办案岗位。“其实她比我优秀。”说起妻子,单英夫很是愧疚,“还有一年半,我就退休了,站完这最后一班岗,我得好好陪陪她和孩子!”单英夫说着,使劲搓了搓脸,又开始收拾行装,准备出发。

(责编:周洪业、常雪梅)
相关专题
· 爱国情 奋斗者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大国”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大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