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建>>农村基层党建

梯子峪,我的小山村

2018年10月23日08:25    来源:北京日报

原标题:梯子峪,我的小山村

张俊民(右)与区园林绿化局技术人员研究低效林改造。

2015年11月的一天,北京市林业工作总站科技推广科科长张俊民接到电话通知,他任职第一书记的村是平谷区大华山镇梯子峪。

梯子峪,村如山梯,挂在山腰儿。首次去梯子峪,驱车驶进山谷层叠桃林丰茂的大华山镇,往北,还往北,至最北境,车开始在一阶阶“梯路”上爬行,眼见爬到“梯子顶”,村部到了。下车,四周眺望,错落的小山村被东西北三面山脊包裹,好像处在山的“天井”里。

初进小山村

“从大京城跑来,每年给跑来个百十万的,再不,弄来个大项目,也不枉进村任职一场……”

填写任职报名志愿的时候,张俊民征求爱人意见:去哪里呢?爱人说,最好去个距家近的村。宝宝该上幼儿园了,家里又有老人,照顾方便。于是,他填报的村就在自己家所在的昌平区。

万没想到,最后却去了平谷——家居城北,“峪”在城东,相隔二百里呢。

门口迎接的村书记王玉海,笑呵呵的脸庞,隐隐露出山里人创业的艰辛。

头天,镇里通知,从京城来了个入村任职的“第一书记”。王书记心里嘀咕,我这个村书记,干了二十余年,干嘛又派来个第一书记,“第一”是啥意思?莫非……

村里有人往他耳边吹风:第一就是“大拿”,处处当家,事事做主。更有甚者:这个第一,就是专门来监督你这个老书记的。

言过其实了,巴掌大的小村,户不过五十,人口不足一百五,咱这把年龄了,爬“梯子路”多半辈子,始终图的是安稳。若说,这位第一书记,来咱山腰儿村,爬爬“梯子”,镀镀金,才有可能。王书记这么想。

握手寒暄后,进屋而坐。王书记说:老辈古话,梯子峪似天梯,有腿无心甭上去,石头垒房草铺席,童养媳远嫁只换二斗米。你能忍?

张俊民笑笑:山梯难,能难于上青天?视为畏途,就不来爬梯啦!早适应情况,早进入角色,早干点事。村里有什么新打算?

王书记说:年年桃花节,山下“花海”来客蜜蜂子似的熙熙攘攘挺热闹。可咱这深山腰儿村,山冷天寒。等咱村的桃花红火了,“节”却过了。村里倒想办个垂钓休闲游,可有池缺水,缺水缺鱼谁会举着钓竿来休闲游呢?

又说:咱当村书记的,想着多办事,可办事手缺钱。既然你从大京城跑来,每年给跑来个百十万的,再不,弄来个大项目,也不枉进村任职一场……

张俊民笑笑,跟王书记约定,明天就上山转转。

当夜,他住在了镇里。

操持住宿的人琢磨:这位莫不是走马观花镀镀金,玩玩花活摆摆样儿,能安营扎寨?

屋里就摆张床,放床被,摆个垃圾桶。张俊民摸摸暖气,冰凉。想喝口热水,不见暖瓶,想写写当天感受,没有办公桌。以床为桌,刚刚写几个字,“臭大姐”们溜溜爬上来。张俊民觉得有趣,用手机拍下来……

翌日上午,他跟随王书记沿小路,登上了缎带状的卧龙山。王书记指点说:这卧龙山把梯子峪村阻隔成了两个自然村,西叫卧龙峪,东叫梯子峪,因山脊阻隔,出山原本是老大难,党支部带领村民沿隘口开山劈道、铺通了水泥路。

又说:过去贫瘠的山地只种玉米谷子,收入薄如纸,现在栽满了桃树,倒成了山里人的指望。眼前坡地是村柴蛋鸡养殖协会“满山找”山鸡养殖场,村里尝试着走出一条绿色养殖路。

走到一口池前,王书记望望说:深山之村,罕见的干燥少雨,村里建了蓄雨池几十口,但几乎年年干枯。转到北山,见到两个自然洞穴。王书记说:这两个一个叫仙人洞,一个叫金蛤蟆洞。抗战年月,小村是堡垒村,抗击日寇的八路军老十三团常驻村里,山洞藏伤员。

张俊民满心感慨:财富,全是财富。

二人坐在一块大磐石上,聊起小山村发展的远景。张俊民说:爬了山,转了沟,倒让我心里多了念想,该怎样让这山这沟这村生金。

王书记说:咱摸爬滚打二十年,琢磨出一个理,村里只有吃生态美的饭,走旅游的路。张俊民说:这条生金路定得准!王书记精神一振:咱们心劲儿拧一起,两双肩膀挑一副担,梯子峪准能上了梯!

一幅蓝图

满心火热顿时被浇成冰。张俊民脸涨得通红,手一下一下摩擦着眼镜。

一周后,张俊民参加了第一书记上岗培训,并以平谷第一书记志愿分队副队长的身份上台接受了队旗。

回到梯子峪后,他忙碌起来,在石坡旁,在大桃树下,走访一位位党员、村民代表。

老干部老党员陶桂云说:咱八十二岁了,自十来岁,就听进山的八路军教歌谣,打跑日本鬼,日子过得美。现在天天还在听建设美丽中国,咱心里早盼着梯子峪,爬着滚着往“美”上奔啊。咋说呢,蛤蟆跳山埂蹦三蹦,咱老老的奔美也拼命。

陶来云,这位“60后”党员搬过来一只小凳子:坐,你坐——咱山村人天天跟石头打交道,实打实凿,从不认一书记二书记,只要为村民办真事,就是真书记。山村有话,百姓心里立座碑,谁办真事刻上谁。

字字如山,句句如金,张俊民放在了心里。

雪花飘飘之夜,村委会一间小屋仍灯影闪烁,张俊民正夜战疾书——《梯子峪村建设花园式美丽村庄的远景》。王书记乐滋滋进门,说:甭写啦,你嫂子多做了两个菜,土鸡炖山蘑,山韭菜炒豆腐,我和班子成员特邀你喝两杯,贺你进山村百天!

张俊民说:这倒让我想起杜甫的一句诗:夜雨剪春韭,新炊间黄粱。王书记抄起桌子上他写的那个远景规划,就在酒桌上念念,大家集思广益,又提提精气神。酒逢知己千杯少,一纸蓝图抵千杯。

最终,张俊民将这个发展远景概括为“三金发展策略”:将大桃种植、特色养殖、特色乡村休闲旅游作为村产业发展主攻方向,让山地生“金”、让“柴”变“金”、用“绿”引“金”。又确定了“花园式山村建设、绿色产业发展、电网信息化建设、休闲旅游资源开发、农民综合素质提升”五个远景设想。

隔几日,他带着远景之梦回到了娘家——市园林绿化局林业站。

座谈汇报会上,不想,一位领导竟劈头盖脸泼来一盆冰水:规划么,距离实际甚远,目标再“宏大”,难以实现是空话。你学林的,山上多栽几棵树,多结几粒果,让果农兜里多装几个现钱,才是现实。你是技术干部,管不得远景,做分内之事,才是本分……满心火热顿时被浇成冰。张俊民脸涨得通红,手一下一下摩擦着眼镜。

午饭时,他再也憋不住,委屈得泪水簌簌。

同桌的施站长开导他:那也是好意,怕你走了弯路,难收场,闹出一场笑话。张俊民抹把泪:我生在农村,上大学学的是农,工作干的是农。去小山村,我不想只当个会栽树的林业队长,那不是我赴任的初衷。进了小山村,我才更清楚,村民要的不是多栽几棵树,兜里多添几个钱,建设美丽村庄才是他们最迫切的需求。不入水底,不知海深,不入山村,难知民心啊!

泪水未干,他手机响了。局领导特意找他过去,肯定了他对梯子峪村发展的远景设想。不多日,局里又召集各处主管领导,开了梯子峪村帮扶工作协调会,要求各处室落实好帮扶项目,扮演好“娘家人”的后盾角色。

腿脚不歇

每次回单位,同事们见了他都会打趣:你张俊民进了山,脸晒黑了,皮也练厚了。

张俊民记住了村民的话:不放稳凳子,上不了梁,不放实梯子,上不了房。

美丽村庄建设,须从脚下美起,从户户门前美起,从街道美起。

这天,张俊民回局里,迈进了花卉产业处处长的办公室,二人探讨起梯子峪花园式村庄建设的“筑美工程”。处长说:花草花木,我给你最好的。张俊民说:我想选藤本月季,能往高墙爬。处长说:这最适合庭院和山坡美化,我绝不惜花,全力满足。

张俊民喜颠颠跑回村,与王书记敲定,二人做了分工,王书记负责村民动员,他负责花苗调运。自此,家家门前,条条街道垒花池、添肥土,栽满了月季花,村前建起了月季园,“红双喜”“红五月”“金凤凰”“绯扇”“大游行”……数十个品种色彩斑斓,村民早早晚晚游在花海里。

这天,张俊民来到镇政府,申报“梯子峪村生态治理和农业基础设施”项目。负责人说:张书记,实在对不起,您这个项目只能排后啦,第七位。您瞧瞧,排前头的哪一个项目不是火追着似的?猴儿急猴儿急。

张俊民直接迈进区农委主任的办公室,面对面地聊起了梯子峪的未来:“梯田桃林花海”“桃花溪流水”和“桃花倒影”特色景观,“花园式村庄”“山涧瀑布垂钓休闲游”和“三金发展策略”……说得主任频频点头,决定亲自进村看看。

农委主任在梯子峪转了一圈,座谈中说:好钱花在刀刃上,散钱抱团办真事,项目,应该给最渴望干事的人!

很快,项目落地小山村,山道加宽,山下护坝垒高,月季花绽放村街村坡,山下山上,桃花溪流水潺潺。

张俊民腿脚不歇,继续跑市局,跑区有关部门,连连催生“桃林高效密植”“磨盘枣、葫芦枣嫁接”“节粮型蛋鸡”等项目在小山村落地。

每次回单位,同事们见了他都会打趣:你张俊民进了山,脸晒黑了,皮也练厚了。

这话,他爱听!

“续任”梯子峪

此时,张俊民怀抱二宝宝,在屋子里转悠:宝宝,爸爸舍不得你,可又割舍不得梯子峪,怎么办呢?你来的真是时候,来牵爸爸的腿。梯子峪有好多事要干呢。

两年任期,转瞬即逝。

到了告别的时候。座谈会上,王书记激情满满介绍了花园式小山村的建设和新的设想,说到激动处,竟泪花朵朵,道出满腹的依依不舍:我代表全村乡亲,恳切请求领导批准,让张俊民再续任一届第一书记吧!

面对声声赞誉,张俊民淌流感激之泪:我……我不会辜负乡亲们,心会时时牵挂梯子峪。

时隔几日,王书记又亲自跑到市园林绿化局,送上一面锦旗:心贴深山村,情注梯子峪。他代表全村父老再次向局领导恳切请求,让张俊民续任梯子峪村第一书记。

两年任职虽短暂,张俊民却觉得与梯子峪难舍难离的情感深深锲进了骨髓。若真要离开,那种空落感竟然像豆芽从心田膨然钻出。

2017年11月底,张俊民手机响,市局领导问:你对续任第一书记有什么想法?张俊民当即表示:梯子峪还有我心里搁舍不下的事,我想继续干下去。

回到家,他把续任一事同爱人说了。爱人顿时瞪了眼:好不容易盼到期了,还要续啊?你对那个第一书记就那么有瘾?你一粒小火星又能放多大的光?

张俊民说:我爱闻那小山村的泥土味,香的!山村虽小,却给了我自信。

自信?爱人把出生不久的二宝宝往他怀里一递:大宝宝上幼儿园,早晚要接送,二宝宝又来了,怎么办?你能双双带着去?就说我怀孕那会儿,遇到险情,你身在二百里之外,顾得了嘛?

爱人说的,是怀孕八个月时的一件事。那天,天降寒雪,晚上八点多钟,身在小山村的张俊民接到爱人急电,说她肚子疼得绞心,怕有早产风险。张俊民知道,爱人已经四十岁,属于高龄产妇,而且胎盘前置,医院已经给出“高危”诊断。

事关两条生命啊!张俊民激出一身冷汗,站在雪地里问爱人:怎么办?爱人说:我得去医院。爱人建档的北医三院距离他们在天通苑的家有十多公里。张俊民有点傻:我这就开车赶回去。爱人说:你飞来啊?快找人!我打车去。

张俊民宛若被一盆冷水浇醒,忙给同事小孟打电话:你嫂子肚子疼,须去医院检查,我一时赶不回去,你帮我去照看一下,快!小孟说:放心,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张俊民自己也疾速往回赶,一路飞雪一路滑,车一扭歪,撞向了马路牙子,所幸没出大事故。

还好,母子平安。

此时,张俊民怀抱二宝宝,在屋子里转悠:宝宝,爸爸舍不得你,可又割舍不得梯子峪,怎么办呢?你来的真是时候,来牵爸爸的腿。梯子峪有好多事要干呢,要干啊……

爱人走过来,抢过孩子:就你事业重要,我就没事业?

爱人是北京青年政治学院副教授,也是挺要强的人。她把孩子放床上,抄起手机打了个电话,刚喊一声妈,泪水就流出来了。妈问:你哭什么?爱人说:没有,就是求您回来啊,帮我看宝宝。妈说:别哭,跟宝宝说,姥姥明天就去买火车票。

爱人放下手机,望着一脸愧色的张俊民:踏实了你?去,把老二的尿布洗喽,你当爸爸的,也得尽点心。

不久,张俊民再回梯子峪。心情依旧澎湃,热情依旧高涨。

不久,传来区园林绿化局即将启动北京市“百万亩造林工程”的消息,好机会啊!张俊民立马跑去立项。

负责同志翻开底账:梯子峪退耕还林的山地还没到期呢,不能“脚踩两只船”哇。张俊民看着底账说:不就还差一年吗?今年年底到期,我们村先立了项,搞前期四百亩山地流转,收归集体经营开发,明年春栽树绿化,享受政策支持,不更好?

负责同志说:这事从没有先例,咱不好做主。张俊民又找到局长,局长想了想:的确是,山地流转,集体经营开发,前期条件,不可或缺,就从你开这个先例吧。

张俊民回村,与王书记一起,紧锣密鼓开始了山地流转动员,与村干部们进户讲政策、做工作。村民个个点赞,纷纷签订了山地流转协议。

迎春花开的四月,小山村明月皎洁,锦缎似的卧龙山在月光下如起航的船帆。村部屋里,灯火通明,张俊民、王书记和两委班子成员又在商讨大计——将小山村闲置的民房集体租赁,以花园村为媒,与清华大学文化创意发展研究院共同开发民宿……

这个第一书记,闲不下来。(于建国)

(责编:吕腾龙、常雪梅)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