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建

把握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的内涵要义

2018年08月04日08:34    来源:光明日报

原标题:把握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的内涵要义

【讲武堂】

没有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就没有国防和军队现代化。习主席反复强调,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必须“牢牢把握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这个指向”。推进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是党的十九大部署的军队“四个现代化”之一,是实施改革强军战略的重点内容,对于破解我军体制性障碍和结构性矛盾,进一步解放和发展军队战斗力、进一步解放和增强军队活力具有重大意义。

1.深化军队改革的重点和难点

“整体大于部分之和”,是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的一句名言。它揭示了一个基本规律,即科学的组织形态、优化的排列组合,可以使系统功能大于各要素功能的简单相加。军队建设同样蕴含着结构质变的道理。回顾中外军事历史,调整变革军队的组织形态,往往可以有效整合军队系统的组织要素及其功能,实现战斗力质的提升,各国军队历次重大变革无不以组织形态的改变为重要内容和标志。当前,国防和军队建设已进入新时代。推进我军组织形态现代化的内涵主要是指:适应世界新军事革命发展趋势和国家安全战略需求,着眼实现党在新时代的强军目标,吸收现代科技发展和管理创新成果,调整军队组织结构、优化军队组织运行、完善和提升军队组织功能,形成一整套既继承我军优良传统又体现时代特征,既有中国特色又符合现代军队建设规律的科学的组织模式、制度安排和运作方式。

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从来是一个动态的发展的过程。一种新的军队组织形态的出现,是时代进步发展的必然结果。作为军内外各种要素、关系和功能统一体,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既与国家政治制度、经济发展、科技水平、历史传统和思想文化相联系,又与相应历史条件下的战争形态和作战方式相适应,并与军队内部诸要素相互影响、相互制约。世界新军事革命发展趋势决定未来战争形态,决定未来战争到底是打机械化战争,还是打信息化、智能化战争。推进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就是要瞄着战场、瞄着未来战争,对军队系统的组织要素及其结构功能进行改进创新。二战以来,美、俄、英、法等世界军事大国都进行过多次改革,其军队的组织形态历经调整。近年来,在高技术特别是信息技术驱动下,各国军队纷纷压规模、调结构、发展新型作战力量,建设适应信息化战争的组织形态,这些都是我军组织形态现代化可资利用的重要借鉴。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既不能脱离国家现代化进程、过于超前,也不能滞后于国家现代化、被动跟随,而要与国家现代化进程相一致,与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相耦合,确保实现党和人民赋予的新时代军队使命任务。

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是深化军队改革的重点和难点。主要任务包括:构建科学合理、扁平网状的组织结构。不断改革军队领导管理体制和作战指挥体制,消减指挥层级,建立扁平化网络化指挥体系,以及科学合理的领导管理体系;裁减军队员额、调整体制编制,优化军兵种比例,减少非战斗人员数额,发展新型作战力量,淘汰老旧装备部队,培育发掘新质作战能力,优化军队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建立一体联合、顺畅高效的运行机制。着眼信息主导、系统集成,加快标准化建设,实现诸军兵种互联互通,确保军队各组织各要素间信息顺畅流动,形成有序运行的整体;健全保障组织体系运行的制度机制,出台相关政策法规,细化各层级职责清单,明确各项工作运转流程,打造成熟可靠的组织运行体制。形成灵活精准、快速反应的组织功能。不断强化军队组织的“神经系统”,形成迅捷高效的情报收集、整理和处理能力。完善军队危机管控机制,建立健全战争、反恐、重大自然灾害预警机制,设立特情处置通道,形成重大事项的迅即反应能力;强化军队基层功能,形成精准快速有效的末端执行能力。

2.遵循科学规律有序推进

世界军队无论如何改革,都没有一支军队取消班的编制,因为这种编制在一定程度上可保证实现战斗效率的最大化,既适合分组或单兵作战,又能随时集结成小型火力群。这就告诉人们,推进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是有科学规律需要遵循的。

“改革不是改向,变革不是变色”,这是我军组织形态现代化要把握的最根本一条。无论军队组织形态如何调整变化,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坚持我们党政治建军的基本原则和制度,确保军队始终牢牢掌握在党的手中,确保部队听党话、跟党走,这些根和魂是不能变的。要始终坚持以习近平强军思想为根本指引,自觉用习主席关于改革强军的一系列指示要求统一思想、厘清思路,凝聚推动改革的共识。各级党委和领导必须不断强化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破除思维定式和利益藩篱,坚决把改革举措落地落实。

深化军队改革作为一盘“大棋”,组织形态现代化必须放在全局中考量,以提升改革的整体效益。要全面统筹和关照好军队“四个现代化”,深刻把握军事理论现代化是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的理论先导,武器装备现代化和军事人员现代化是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的物质基础。要坚持以科学的军事理论引领军队组织形态完善,以组织形态改革实践成效检验军事理论的科学性,以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融合武器装备和军事人员现代化的关系,实现战斗力的质变。要把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融入国家现代化进程之中,用好用活军民融合这个大平台,为军队战斗力提升提供深厚持久的动力。

军队是要打仗的,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的终极检验标准是看“能否促进战斗力提升”,能否有效整合军队各要素功能,最大程度解放和提升部队战斗力。要坚持力量结构向实战靠拢。打仗需要什么就建设和保留什么,最终形成信息化一体化扁平化的指挥体系和标准化模块化多能化小型化的力量构成。为确保部队运转能打仗、打胜仗,各类体制机制和政策制度都要为实战留足空间,充分释放和发挥每一个作战要素的活力和战斗力。立起改革就是为了打仗的鲜明导向,坚决剥离各种不必要的非军事功能,使改革后的部队一切要素向实战聚集,一切能力向打赢汇聚。

军队组织形态变革牵一发而动全身,涉及重大利益调整,触动军队内部复杂交织的关系,必须以改革的气魄与胸怀、创新的思维与理念,大刀阔斧、破旧立新,坚定不移把改革推向前进。要有打破旧事物的胆识,在确保部队性质宗旨和总体稳定基础上,扫清各种结构性矛盾和体制性障碍。要立足新理论新实践,围绕能打仗打胜仗,创新体制机制、改进政策制度,建立新体系新能力。要有包容他国经验的胸怀,既坚持中国特色,注重我军建设特殊规律,也重视他国经验,遵循军队改革建设一般规律,切实从机械化战争思维定式中走出来,抢抓改革时间窗口,以开放的心态、有力的举措推动改革。

“凡战,制必先定。”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既是为军队战斗力蓄势积能,也是为未来军事行动张纲立法,必须坚持用法规制度来引领保障。要注重调整转型过程的法治化,在顶层设计、组织实施、制定规章制度、细化运行机制等各个环节,广泛调研,科学论证,依法依规形成决策,确保每一项改革内容都依法确定,每一个改革举措都依法落实。要把调整改革成果及时固化为法规制度,紧贴改革进程和实效,按照一定程序和方法加强改革立法,切实把改革成果以权威的军事法规、政策制度巩固下来,成为一定时期内军队组织运转的依据。

3.廓清一些模糊认识

推进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当前部队官兵中,还存在一些模糊认识必须廓清,否则容易对改革的理解产生误区,在执行改革决策举措中走偏走样。

一是把现代化等同于“美军化”。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美军长期引领世界军事发展潮流,通过不断改革确立了与现代战争形态相适应的军队组织形态。但在推进我军组织形态现代化过程中决不能生搬硬套,必须牢固确立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绝不是“美军化”的思维理念。对中外一切军队推进组织形态的有益经验、成功做法,我们都要积极借鉴,但必须经历一个扬弃的过程,不能不加辨别地“拿来就用”。

二是以保持特色为借口忽视普遍规律。美国学者曾经说过:“不怕中国现代化,就怕中国毛泽东化。”我军特色是我军性质宗旨、使命任务和历史传统的体现,是我军的根脉所在。推进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既要保持我军特色,也要遵循一般规律,两者并不是矛盾对立的关系。不能把保持特色当作不改革不作为的借口,甚至把一些不合理的问题和现象统统归结为我军特色,阻碍军队组织形态调整改革,结果把改革的路引偏了。围绕保持特色,必须在推进军队组织形态调整实施中,确立起基本原则和规矩,引导改革沿着正确方向前进。

三是寄希望于改革调整能够一步到位。军队改革历来“是一个没有终点的持续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军队组织形态受战争形态和作战方式、新军事革命发展趋势、军队要素及其组成、国家安全需求、国家政治经济文化状况等多种因素影响,上述每一种因素变化都会对军队组织形态提出新的要求,为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注入新内涵,从而也使得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在不同时间段内呈现出不同特点。推进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必须准确把握这种阶段性要求,以渐进渐行的步子,不失时机在一些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实现新突破,而后朝着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的长远目标,坚定不移地按照大方向大趋势大逻辑一步步向更高层次推进。

(作者:申红心,系军事科学院党的创新理论研究中心研究员)

(责编:宋鹤立、黄瑾)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