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建

访谈:“全面从严治党 坚持思想建党和制度治党紧密结合”

2016年07月20日15:19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今天又是七月一日党的生日。新的历史时期,习总书记深刻强调,全面从严治党,是我们党在新形势下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的根本保证。对此,我们应该如何来深刻地领会?今天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当中,我们也非常荣幸地邀请到中央党校党建教研部主任王长江教授作客访谈栏目,就“全面从严治党 坚持思想建党和制度治党紧密结合”话题与我们网友进行面对面的交流,欢迎王主任。

王长江:大家好。

主持人:我相信王主任今天上午一定听了习总书记的“七一”讲话,给您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王长江:今天刚好是七一,总书记又作了七一讲话,我觉得大家都听了,确实是一个很好的讲话。让我看最深的印象就是,第一,要对这个党有信心,摆了我们这个党的历史、发展的整个过程当中取得的一些成就,确实是令人刮目相看。二是要正视我们存在的问题,继续推进党的建设,继续从严治党,把党治好。这两个印象是非常深的。当然其他方面也讲了很多内容,我是搞党建的,对这方面比较感兴趣。

主持人:既然说到党建,我们记得您曾经说治党的问题是关系国家命运和前途的大事。没有哪一个国家像我们这样,国家的命运和一个党如此的紧密联系在一起,能不能跟我们具体的来谈一谈这方面的事情?

王长江:这是事实。我们知道,我们国家也是由政党在整个政治体制当中占核心地位。实际上政党占主要地位的国家是越来越多,但是我们的政党体制和他们不一样,我们就是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这样一种制度。共产党是唯一的执政党,其他八个民主党派是参政党。执政党直接掌握政权,参政党参与进来,是这样一种模式。在这样一种模式当中,共产党就是这个制度的领导核心,领导核心好,这个制度就好;领导核心不好,这个制度就要出问题。它关系的不是光一个党如何的问题,是关系到整个事业、整个国家和民族复兴的问题。

主持人:建设什么样的党、怎样建党一直是党建的历史性的课题。王老师,能不能跟我们谈一下,这个问题为什么这么重要呢?被提升到这样的高度?

王长江:刚才说了,在我们的政治体制当中,党的领导确实非常重要。但是,党怎么领导,怎么领导才叫科学,这个问题对我们来说还是一个非常非常大的课题。我们刚执政的时候,当然有一个榜样,是苏联。但是苏联,后来我们知道它出了问题,为什么呢?就是因为它构造了一套苏共模式、苏联模式,这一套模式是以计划经济作为基础设置的一套模式。这样一套体制运行起来,固然也有一些好的方面,但是确实也出了很多问题。我们由于没有前人的经验可以完全照搬,我们也受了这个模式的影响。一开始,也搞了计划经济。到了70年代末就搞不太下去了,我们于是转向改革开放。在改革开放,实际上就是逐渐地转向市场经济。我们知道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是完全两种不同的动力机制,这两种不同的动力机制搅动下,整个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各个方面都会发生巨大的变化。作为一个领导这样一个国家的执政党,它用什么方式来进行领导,用什么方式来进行执政,更重要的是,这样的领导、这样的执政需要政党本身是一个什么样子。所以,我们就提出,执政党应该是什么样的党,怎么建设这个党,这个问题始终在不断地探索过程当中,至今为止仍然如此,是一个特别重大、特别重大的课题。

主持人:说怎样建党,关于这个,十八大以来,习总书记多次强调,党要管党、从严治党,我们究竟要凭什么治,靠什么来管,这个问题又从哪个方向理解它呢?

王长江:治党的问题非常的重要,这一点好象大家都已经形成了一种共识了,关键是怎么治。过去,我们总觉得我们已经有了一套东西,我们只要抓紧思想教育,从这个方面做就行了。但是,后来发现我们的思想教育抓的是很紧。但是它适应计划经济体制下那套严管的体制,一旦市场经济放开了、搞活了,拓展出了很多的空间,人们有了很大的活动余地,尤其是人们的利益也得到了合法的承认。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怎么去领导,我们怎么去让党员、党的干部也保持自己的先进性,这就成了一个特别大的问题。所以,从这个角度说,制度问题就成了越来越重要的。一方面,我们要引导人们有正确的理念,另一方面,我们也要自己制定一些严格的制度,把这些界限都划清楚。因此,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在作为一个执政党的时候,一定要把思想建设和组织建设、制度建设紧密结合。把思想的建设和制度建设相结合,这一点应该说我们还在不断地向前推进。

主持人:就像您刚才说的,思想建设和制度建设要相结合。今天早上在习总书记讲话当中也说到,一个政党的衰落是从理想信念的衰败开始的,所以理想信念被称为党的精神之钙,有这样一个比喻。同时,党中央也依法依规来进行反腐,刮骨疗毒的决心也是很大的,您怎样看待一柔一刚的力度?

王长江:我们作为一个执政党,手里掌握着政权,政权拿到手里以后,有了更好为人民服务的条件,但是政权这个权力本身是有腐蚀性的,权力本身是一种集合的权力。既然是集合的权力,我利用个人的权力,就没法做到利用集合的权力做到的事情。反而来说,利用集合的权力,可能能做个人没法做的事情,这样一下子就把人的权力放大了,就对人产生强大的吸引力。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怎么去约束这种权力,很重要的是靠我们的思想和我们的理念。一个政党,本来它就是一个靠共同的价值追求而建立的自愿的组织,你靠的就是相互之间的理想、信念、共识、共同的担当。从这样一个角度,你如果没有这种理想了,可能整个组织就处于一种形式,就好象一团东西摆在那儿,看着像一个组织,但是没有黏合力了,就成了一盘散沙,靠什么黏合到一块,很重要的就是理想信念。从这个角度说,我们还是有很大的教训的。

主持人:观念先行也是很重要的,这个位置一定是在核心位置上来体现的。

王长江:我们还是要强调思想建设,思想建设是我们党历来的一个优势。我们最初就是从思想建设开始的。你想我们当时说我们是工人阶级先锋队,中国哪来那么多工人呀,只能从人口多数,处于人口多数当中吸收,农民怎么成为工人呢?农民通过思想教育,让他思想上的升华,价值观念上的升华,有工人阶级的觉悟。怎么做到这一点,我们就是靠思想建党。所以,我们党很重要的一条历史经验就是思想建党,这个传统不能丢。

主持人:2014年底,习近平总书记在江苏调研时提出来全面从严治党,这也是95年来首次把“全面从严治党”,提到这样一个高度和位置。为什么会提到这样一个高度来说?究竟“全面”又如何来理解?

王长江:这个问题我还想说一说,一提到全面从严治党这个概念,许多人在做解读,其中也不乏有个别的专家在解读,怎么解读呢?我听到的是,全面从严治党就是思想建设、组织建设、作风建设、制度建设、反腐倡廉建设,所有的各个方面都一起动,这就叫全面从严治党。我有的时候听了之后,我觉得很不以为然。所有这些,难道过去没有做吗?过去也做了,所有这些建设都是过去提出来的,你把它汇在一块儿就是全面从严治党,过去也是汇在一块儿,怎么用“全面”这个概念来担呢?这是理解上有认识的误差。我认为所谓全面从严治党,绝对不是说党的建设方方面面组合在一起就算了。它首先是说,这个党是一个执政党,执政党有执政党的职责,你建设党不是为了洁身自好,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就算完了,不是的,他要带领整个国家前进。那好,经济上就会有经济上的要求,政治上就会有政治上的要求。经济上不用说了,市场经济。政治上呢?我们说我们三中全会也确立了国家治理现代化这个目标,当然具体说来,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还要加上社会治理,所有这些统统放在一起,我们把它叫为国家治理现代化。既然国家治理现代化,你领导国家治理现代化的这么一个党,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党,怎么建设这样的党。你就不是一个简单的,我把过去的思想建设拿过来用一用,组织建设、作风建设,拢在一块儿就行了,它是要结合你这样的一种目标,结合你这样的执政的责任,担起这样的责任,结合推动整个国家向前健康良性发展的一个职责。从这样的角度来说,我们为什么提出五大理念,这五大理念和全面治党是什么关系,全都囊括之中。而像那种解释,我觉得你没法解释,五大理念和全面是什么关系呀,就没有关系了。可能从这样一个角度去理解更好一点。或者简单的概括,就是:第一,要把党的建设摆在国家治理的大框架当中去思考。第二,要把党的建设摆在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推进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样一种背景当中去思考。我觉得才是比较全面的。

主持人:6月28日,中央政治局就严肃党内政治生活、净化党内政治生态进行了第三十三次的集体学习,习总书记也发表了重要的讲话。确实,这些年可能在社会当中存在着这样一些自由主义、分散主义、好人主义等等这样的现象,一个重要原因是缺少这样严肃的党内的政治生活,您是怎样来看待这样的问题?

王长江:我觉得一个党,既然作为一个组织,而且是自愿成立的政治组织,因为人都是自愿的嘛,我有这个理想才加入进来。我没有这个理想,我加进来,有点混进来,好象没有什么意思,是为了共同的价值追求。既然如此,那肯定就要有一定的规矩,要有一定的规则。比如说相互之间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既然为了同样一个目标,我对这个目标怎么理解,你对这个目标怎么理解,我们总要交流,交流可能形成一种共识,这种共识就是我们大家必须遵循的东西。有的时候,如果有政治生活,就可以相互之间,既有这种交流,又有一种遵守;既有一种思想上的活跃,同时也不是没有边界,没有底线,这样的状态就是一种比较良好的状态,我们叫做健康的政治生活。所以,对于一个党来说,怎么调动大家的积极性,让大家都参与进来,都觉得这个党是他自己的党,是要担当整个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责的一个党,必须要有党内比较健康的政治生活,这方面在过去是比较有问题的。现在中央带头,这是一个很好的开端。

主持人:我们有一个最新的党内统计公报,有几个数字我们一起看一看,我们党现在有8800多万党员,有440多万个党组织。我们一直说基层是执政之基、力量之源,基层的力量是很厉害的。在您看来,王老师,应该如何保持基层细胞的活跃度,来发挥基层的组织功能呢?

王长江:你又提出一个特别重要的问题。我想,为什么政党要把它组织起来?很重要的一点,组织起来能发挥更大的作用。政党要发挥什么作用呢?就是引领整个社会。这个组织的那种规模、状态,包括结构等等,都必须和你这样一个目标相适应。我们就要想,这个规模应该多大,这个组织应该怎么建设,每个人应该发挥什么样的作用等等,所有这些都需要思考。我们过去应该说思考这个问题,为什么总书记强调党要管党,因为你管自己反倒不多,管权力的时候管得多,管社会的时候管得多,甚至管市场也管得挺多,反而管自己管得少,因此缺乏一种系统的思考。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既然这么多党员摆在那里,这么多组织摆在那里,最重要的是怎样发挥每个组织和每个党员的作用,我想“两学一做”也好,还是前面的其他的一些,群众路线等,都是想方设法把党内的积极性调动起来。

主持人:刚才王老师说在调动积极性上也提到党内搞的教育活动,眼下“两学一做”正是在各党组织中积极开展。现在开展“两学一做”的背景和意义怎样看待呢?

王长江:“两学一做”内容说起来也不复杂,一个是学党章党规,一个是学总书记的系列讲话。这两个实际上它是相互密切联系的。党章,那是我们党的根本依循,一个组织,你总要制定规则。大家既然从道理上说、理论上说,大家自愿组织起来的,组织起来干什么,我们实际上有一个共同的约定,这个约定最后形成的文字就是党章。然后,这个党章里面究竟包含什么内容,如此长的历史,我们肯定有很多历史的积淀。到今天,我们怎么去理解它。总书记在讲话里面,大量的就是对这种基本原理、基本遵循的一种解释。所以,把这两个结合起来,实际上就是说,我们要思考,我们作为一个政党,我们作为一个领导党,究竟历史对我们有什么要求,我们的国家发展对我们到底有什么要求,我们应该站在一个什么样的位置上,每个人应该在哪里找到自己合适的定位,履行自己的职责,实际上是要做这个事情。从这个角度说,应该说我们还是挖到了根上。当然,你光要求大家去做,也未见得行,我们还是把话说回来,思想建设和制度建设相结合。

主持人:要说到“两学一做”,在您看来,它主要关键性的问题在哪里呢?最终我们还是要体现在“做”的落实上面。所以,怎么样能够取得一个实际的成效?

王长江:这次“两学一做”的教育,好就好在它有两点,一是它不作为一个活动,像过去一说搞活动,一说活动,大家尽管说可能活动和运动有区别,但是大家马上想到的就是运动,是这样一个概念。这次连活动都不要了。第二个特点,也不给你特别多规定的动作,你自己就去想这到底是一个什么要求,围绕它,大家组织讨论、组织要求、组织思考,然后大家达成共识。我觉得这样一点是很好的。实际上意思就是说,我们过去好多最基本的东西都没有做到,尽管党章在那里摆着,但是你真的要一条一条对照,真是要对上的,很难很难,不是说没有人能对上,多数大体上还是能对上,但是有很多是被遗忘的或者淡化的。从这个角度来说,有重新回归你的本位。政党,到底是什么;党的组织到底是什么;每个党员到底是什么。就有点像过去总书记经常说的,要明白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确确实实需要思考这个问题。

主持人:其实在今天早上讲话中,总书记也提到一定要真学真看、真了解这样的过程融入其中。今天非常感谢王主任为我们带来的分析,讲解深入浅出,让我们听得也受益颇多,在特殊的日子当中还是要祝贺我们党95岁生日快乐。今天的节目就是这样的,感谢您的收看!再见。

(责编:秦华、闫妍)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