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社区        注册

本报记者分三路探访——

岁末年初探作风:基层干部咋过年

2015年02月25日07:09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海南万宁市委书记张美文

七天假期 全在乡下

记者 丁 汀

海南东部的县级市万宁,是有名的冲浪胜地,长寿之乡。

算起距离,万宁离省会海口不过130公里,开车不过两个小时。

万宁市委书记张美文,今年春节却没有回海口的家。连年夜饭也是在万宁边防支队和部队官兵一起吃的。

从进入腊月起,张美文的工作日志比平时写得更勤了——

需要进行农村饮用水改造的村庄,要赶紧改造。各个村的垃圾处理,每个环节都安排好了没?低保户、五保户、贫困户,都怎么过年?节前的安全工作都做到位了吗?节庆期间的物资供应够不够?来万宁旅游的人越来越多,商家一定要诚信经营,不能砸了万宁的牌子。

“已经做好的事情,要再检查确认一次。还在做的事情,要抓紧进度,争取年前做好。不然,老百姓过不好年,会骂娘的。”张美文语气凝重地说。

年三十到初六,张美文的工作行程在笔记本上记得满满的,将近1000字。但关键词只有一个——下乡。

初一学习探讨基层党建工作、慰问春节值班员工;初二检查乡村卫生;初三调研旅游市场;初四到少数民族村庄检查扶贫攻坚整村推进工作;初五与乡镇企业家座谈;初六回访春节游客。

整个7天假期,全在乡下。老百姓的春节,成了万宁干部的“考试季”。

后安镇曲冲村村委会主任文东清是第一批“迎考”的。他觉得成绩“还可以”:“我们村是十佳百点生态文明村,平时下功夫,关键时刻才不发慌。春节期间,村里的垃圾也有人清理转运,乡亲能干干净净过个年,就是我们最大的成绩。”不过他也很庆幸,“幸好春节没敢松劲,不然这场考试,怕是难过关。”

南桥镇桥南村委会外村的村民对万宁干部的“考试结果”也挺满意:“大过年的,政府领导干部们还服务上门,真有些过意不去。我们是少数民族村庄,基础差,政府帮扶了,但自己也得努力,新的一年,日子就能过得更好些。”

在兴隆的社区医疗点,张美文看到了一个体重秤,上去一称,不仅没胖,还瘦了点。他挺乐:“吃请少了,工作多了,健身又出活儿,这样过年多清爽。”

有人问他:“你就这样过年了?”他摆摆手:“万宁是个旅游城市,越是过年人越多,政府部门越是要找得到人,进得了门,办得了事。不然,心里怎么能踏实。我们过不过年都没关系,老百姓的日子过好就行了。”

转眼春节就结束了。不少休假的人感叹:“假期过得太舒服,简直要得节后焦虑症了。”张美文却感觉浑身是劲儿。他在工作日志上写道:一年之计在于春。初七8点半,市直机关全体干部职工到凤凰山集体植树,向凤凰山志愿护林队学习,绿化宝岛。

四川高县嘉乐镇人大副主席邹光辉

推掉宴请 专心值班

记者 张 文

“往年这时候,手机早就像拜堂的唢呐——响个不停了,哪还有心思值班?”大年初四早上9点半,年味正浓,四川省高县嘉乐镇人大副主席邹光辉已经在办公室忙开了:打电话给各村值班室询问情况,查阅前3天值班的记录……只有窗外响起的阵阵鞭炮声,时不时牵动着他思家的心情。

他的家乡在外省,很远。自从来到嘉乐镇工作,便少有机会回家探望。记忆中,家乡过年时,也是处处响着鞭炮。今年春节,他被安排在初四和初五值班。

要是在几年前,镇领导春节值班能待在办公室,就是一件稀罕事。“村里的老百姓太热情,知道哪个镇领导在值班,早就打电话请去吃饭了。”乡镇村民过年请客,成了“比富”的重要方式。“乡镇干部捧场,老百姓会觉得很有面子。”前些年有的村民竟摆了30多桌宴席,怕菜不够,临时还多杀了一头猪。

摆团年席成了攀比,请干部撑场面也成了不良风气。邹光辉跟其他镇干部一合计,要叫停这股“宴请风”。

如今,春节前入村访户,镇干部们都会跟村民们讲透道理:“过年最重要的是一家团聚,没必要大摆筵席。村民家里摆团年席,镇干部一律不参与。”这样一来,镇干部们春节值班时,便很少有村民打电话请吃饭了。

宴请的电话少了,但邹光辉的手机里,早已装满了村民们发来的拜年短信。“都很真诚很朴实,只是来不及逐个回复。”虽然是春节值班,邹光辉并没有太多闲工夫。“每天要接十几通电话。”春节期间,镇上的值班座机异常重要:进村道路被返乡的汽车堵住了,亟须派交警疏通;村民放鞭炮弄伤了邻居,需要镇司法所派人协调……就算是去厕所,邹光辉也是小跑着来回。邹光辉翻看到有来自云鹤村的电话记录后,便叫来隔壁值班的工作人员:“我出去一趟,你帮我盯着座机,有要事打我手机。”

“看记录时,我发现云鹤村一名孤寡老人前天摔伤了腰,去看看。”这个村由邹光辉挂靠帮扶,这名老人他很熟。邹光辉向一家开着门的小卖部走去:“我买些吃的去,陪老人过过年吧!”

江苏苏州市厍港村党总支书记钮国民

除夕拜年 巧语释嫌

记者 王伟健

自从当上村党总支部书记后,每年的除夕,钮国民都要到村民家去走访拜年。

钮国民是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横扇社区办事处主任。2013年,由于厍港村的两个大家族之间互不服气,村党支部书记和村委会主任选举都“流产”了。上级党委委派钮国民担任村党总支部书记,加强基层党组织力量。钮国民办事公正,逐渐赢得了村民的信任,村委会主任和班子成员也通过选举顺利产生。

2月18日下午3点左右,钮国民走进厍港村12组夏某家。见到钮国民进屋,夏某妻子沈某某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嗫喏着想打招呼。“沈姐,给你拜年了。”钮国民扬起右手问好。只“嗯”了一声,沈某某便走开了。这是为啥?

将时间拉回到2014年夏天,厍港村对违章建筑进行清理。得知这个消息后,夏某家连夜搭了一个违章的车棚。夏某就是要看村里怎么补偿,如果不公平,他是绝对不会拆的。钮国民走进夏某家,要求他们配合清理违章建筑。沈某某哭喊着说,如果要拆,她就拉着钮书记一起跳河。钮国民说,跳河可以,但违章建筑还是要拆。钮国民带来一本拆违的记录本,上面记着村里所有违章建筑的拆除和补偿情况。夏某看了后便无话可说,制止了妻子的无理取闹。不过,在每次的村民代表大会,感觉吃了亏的夏某经常会提出一些不同的意见和建议。

“今天来,一是给你们拜个年,二是来感谢你们对村里的支持。”一边说,钮国民一边递上一个装有200元钱的红包,“你们的建议对我很有启发,我都记下来了,一定会为大家尽心尽力服好务。”钮国民的一番话,反而让沈某某不好意思了,她红着脸说:“钮书记,你一个办事处主任来服务村民,我不该对你耍泼,今天向你道歉。”

走出夏某家,钮国民感慨地说,现在的工作方法跟以往不同了,以前靠管,村干部比较强势,就会赢得信任;现在得靠柔性管理,靠服务、靠引导,发挥村民的主观能动性,才能处理好基层矛盾。说罢,钮国民又到老党员家、贫困户、去年春节失火的人家以及遭遇车祸的不幸家庭走访,直到家人催他回家吃年夜饭。

《 人民日报 》( 2015年02月25日 11 版)


使用微信“扫一扫”功能添加“党员学习微平台”
(责编:程宏毅、常雪梅)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