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社区        注册

百姓的子弟官——记山西襄汾县邓庄镇镇长马健

李宏伟

2014年05月13日13:21   来源:山西日报

原标题:共筑中国梦建功在三晋 山西追梦人:百姓的子弟官

连日来,在平阳大地上,传颂着一个名字——马健。

马健现为襄汾县邓庄镇镇长。在他所记的 《镇长二年》《邓庄那些事儿》工作日志中,实实在在、原汁原味地记载着他担任镇长以来走过的路、经历过的点滴事、解决过的麻缠事,体现了一名基层干部“忠诚、担当、为民、务实、清廉”的本色和百姓如天的大爱情怀。和马健交往过的干部群众有一个共识:这样的干部主事,老百姓心里踏实。

“有人说我是老百姓的父母官,其实我是老百姓的‘子弟官’:老百姓的孩子、老百姓的兄弟、老百姓的乡镇干部”

2010年5月,襄汾县委组织部干部科科长马健,通过公开选拔,被县委任命为古城镇党委副书记,提名镇长人选。在赴古城镇上任的路上,马健告诫自己:咱就是老百姓的孩子,吃苦流汗、受累受难,也要把老百姓的事情办好。

王全亲老人是古城镇京安村人,1992年,任京安村妇女主任,负责计生工作,上级有关部门查出她有300元经济问题,她不服,说自己是冤枉的,一直上访。后来,调查部门给了结论,并在村里召开大会宣布她是清白的,但王全亲从此走上了告状路。

马健上任后的一天,王全亲来找他,听了她的一番诉说后,马健说:“老人家,我给您讲个故事吧。”

“有一位老太太,如果还活着的话比您年龄还要大,1953年临汾师范毕业后教学。1957年由于工作中的矛盾,这个人得了精神病。”

老人说:“被迫害的吧?”

“得病以后,糊里糊涂工作也丢了,到40来岁才成了家。好多年住的还是土改时分的牲口圈。一辈子,找公家问过多少次,看能不能给发点钱。最后,还是没有。”

王全亲的泪水流了下来。

马健说:“这个人,就是我娘。好在我爹人好,将就着我娘,我就这么长大了。”

王全亲一直看着马健,流着泪,不说话。隔了好大一会,说:“我也是,我老汉也对我好。”

后来几次,谈得投机了,老人问:“你穿布鞋么?”

马健说:“穿。”

“你哪天能到我家吃顿饭吗?”

马健说:“好!”

过了几天,马健带领几个班子成员到老人家里吃饭。

果然是个富足人家,几间北房、门楼装修得格外气派。王全亲亲手包了饺子,笑着说:“300块钱的事,告了19年状,等于上了19年政法大学。”

通过此事,马健意识到,王全亲老妈妈争的是一口气!这件事活生生地教育我们干部,必须时刻牢记我是谁、为了谁、依靠谁。

古城镇南梁村王吉女老人,老伴集体化时是村干部,工伤去世,家庭十分困难。马健在古城镇工作期间,帮助老人修理房屋,逢年过节送面送钱,帮老人治疗眼疾等,尽量予以关照。后来王吉女到镇政府看马健,听说调走了,老人哭了。

2012年4月25日,马健调任邓庄镇镇长,脚上穿的还是古城镇王全亲老妈妈做的布鞋。

有一天上午,马健办公室来了4个人。其中一人说:“马镇长,我叫郭义,是小郭村的。我哥给钢厂打工身亡,钢厂不赔偿,和我打官司,一年多了,拖死了,我实在打不下去了!”

“有材料吗?”

“有!”

马健拿过材料一看,有市县劳动部门的仲裁,还有法院的判决。他在古城镇处理过类似事情,政策和金额心里有数。

“我一定给你尽力,但要的不能出了圈,要按法律规矩办!”马健说完,马上打通钢厂负责人电话。

“老百姓死在你厂里,家里困难得揭不开锅,父母病倒在床,儿女失学在家,你尽快把事情解决了行不?我难听话放在这里:如果老百姓要堵你的厂门,我站在最前边……”

电话是免提,几个人听得瞪起了眼睛。

两天之后,钢厂将50万元打进死者家属账户。

事后的一个早晨,郭义手捧锦旗,领着一群老百姓到邓庄镇政府,鞭炮放得“啪啪”响。郭义满眼是泪,见到马健就下跪。马健扶起他,把大家请进会议室,心想,小郭村今后和钢厂的矛盾可能不会少,正好上一课:

“父老乡亲们,有困难和问题,可以直接到镇政府找我!如果你有理,我就帮助你!谁也不准随便堵企业的门。对于不守规矩、不守法律的人,我马健绝对和他过不去……”

掌声一片。

“县委把这方土地交给我,我就要认真管好。无论有什么理由,不能弄得鸡飞狗跳人不安!天大的事要担起来”

2010年6月9日晚,马健接到报告,贾朱村几十个村民又围堵省重点工程——临吉高速公路施工工地。此时,马健到古城上任仅20天。

一个多月前,村民们就开始围堵工程,镇上包片干部经常上去协调,工程队想花钱了事,但没处理好,引发群体事件。

马健立即带人赶赴现场。

夜幕下,听说镇长来了,几位村民走到马健面前,指着工程队简易房说:“人家准备打我们了!”

马健走进简易房,只见许多筑路农民工头戴安全帽,手持木棍。工头说:“我们三百多号人,一天损失三万多……我们准备动手了,豁上打死几个人坐牢!”

马健大怒,指着他们:“谁敢动我百姓一根手指头,我组织5万古城百姓跟你干,不服你试试!”他拍拍胸脯,一圈人开始往后退。

马健回头说:“乡亲们,跟我回,马上处理这件事!”

在贾朱村委会,村民们各谈自家情况。一直到凌晨两点多钟,终于搞清事情原委:工程队开隧洞放炮,村民们反映震裂了房屋,在村里协调下,以胡同为线,工程队对离爆破点较近的家户,每户补助800元,钱已发了百十户。但有些村民认为,自家离爆破点比胡同边上的还要近,为何不发钱?所以多次去围堵。

马健认为,必须用最短的时间消除危机。他向镇党委书记王宝贝汇报后,第二天就出台了工作方案,并向村民公告;通过卫星定位,把每家离爆破点的距离量了出来;聘请司法人员参与,制定了补偿方案。从此,贾朱村再没人去围堵工程了。

襄汾人说:不论谁当古城镇镇长,头上都悬着两把刀:安全和涉爆。不论哪一把,都关群众命几条;不论哪一把,都可摘掉“乌纱帽”。

面对困难群众,马健总是饱含热泪;但对待安全隐患,他总是瞪大双眼。

古城镇当时有1362个工商登记户,其中加油站、洗煤厂、石料场达37个,企业缴税上亿元,安全压力很大。凡是县上召开的安全会,古城镇都有任务。

2010年6月5日,马健上任后第一次召开安全例会,会场七八十人全是企业老板。

马健开门见山:“我初来乍到,先讲三句话。第一句,别说你有多少钱,钱再多,和我没关系;第二句,别说你和哪个领导关系好,领导也是共产党,我就是共产党派来的!第三句,别说你白道黑道都有人,有本事敢把我杀了吗?杀了我也是烈士!只要我在古城当一天镇长,无论是谁,都得按规矩来!”

会场立马安静下来。

为了堵住非法涉爆的运输通道,马健组建了联防队,他经常亲自带队巡逻。仅2012年一个冬天,派出所和镇村干部们一起,共查获盗窃车7辆,查扣无牌、蒙牌车上百辆。

马健在古城镇任职两年,雷管炸药没炸响一次,责任事故没发生一起,私挖滥采全面禁止……

“有事敢拼命,无事多读书。乡镇干部要放下架子,真正沉下去,拜人民群众为师,学习创新解决农村复杂问题的方法”

在马健的眼里,生活是书,老领导是书,人民群众是书,只要虚心请教,他们随时对你开讲。

“不要怕群众,群众找你是办事的,不是闹事的。”

“接待群众先听,一遍不行再听一遍,马上想不出好办法,随后可以研究,要主动。”

“对待上访群众,先拉近感情,不要让对方心里有抵触,然后再拐弯。”

“文字东西很重要,能落字据,必须落下字据。”

“凡是正确的决策,必须是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循环往复,一次比一次更正确、更生动、更丰富。”

……

老领导们用亲身经历教马健处理基层问题的方法。

2011年,山西有一个年度热词,叫爱心煤。省里决定:全省低收入农户,一户免费供应一吨煤,确保群众温暖过冬。

对基层干部来讲,办这样的事还是头一回。古城镇要拉1万多吨煤,如何操作?马健经过多方了解,发现运煤水深鬼大,防不胜防。

“不能让老百姓指着我们骂共产党!”为了将好事办好,马健起草了 《古城镇低供煤廉政承诺书》,写道:“事关5万群众冷暖,事关党和政府形象,参与低供煤工作的,谁要昧着良心做事,天诛地灭!”要求工作人员人人签名。他又暗里确定了几名监管员,山上山下昼夜巡查,与他单线联系,确保了低供煤按时足额发放。

马健处理工作既有人情味,又按原则办。他常教育干部,在群众跟前低架子,群众才会给面子;他化解农村矛盾,讲情、讲理、讲规矩,自始至终贯穿以情感人;他抓安全,先说硬话,再下狠手,踏石留印,抓铁有痕;他搞征地拆迁,公开、公平、公正,一把尺子量到底……

2012年9月10日7时01分,邓庄镇镇村干部手机收到一条信息:“低保工作务必按程序、按规矩、按时间完成。一是必须让真正困难的群众享受应保尽保,二是必须严格遵守程序,三是必须全程公开,千万不得循私!事关千万百姓,不得麻痹大意!马健。”

这是马健发来的飞信。这几年,马健学会用飞信工作:常规工作随时发布,工作部署飞速下达,安全隐患及时通报。在收合作医疗、养老保险款期间,每天下午6时,镇村干部都会收到当天工作情况通报。邓庄镇西侯村党支部书记梁永杰说: “马镇长运用 ‘飞信群’,既快捷又节省成本,等于随时召开镇村干部大会。”

在邓庄镇流传一句话:“人驾辕,马拉车;人扬鞭,马奋蹄。镇村干部不用扬鞭自奋蹄!”人们说的“人”是指镇党委书记任治中,“马”就是镇长马健。

马健走过两个乡镇,班子都很团结。

人心换人心。古城、邓庄的镇村干部们,都能在镇党委、镇政府领导下,讲奉献、勇担当,扑下身子干。

“干部是一面旗帜,更是一块镜子。如果老百姓从干部身上看不到正气、力量和希望,就不会心服口服跟党走”

2011年1月15日中午,古城派出所所长刘彤汇报说,东街村任文柱死了!马健问咋回事?

任文柱开一个摩托三轮车为刘水亮拖拉抛锚的车,车翻人亡。

刘彤说,人死了,刘水亮一家跑了。马健立即安排,向镇党委书记王宝贝汇报,并组织镇村干部出面调解。

1月19日,农历腊月十六,死者家属把尸体抬到了刘水亮家的炕上!

现在是老百姓看干部的时候了。

马健想,调解能否成功,关键是赔偿金额。他通过任文柱的舅舅,总算做通死者家属工作,不少于10万元。

接下来,马健叫上村委会主任邓来拴一起做刘水亮的工作。

1月25日,农历腊月廿二。刘水亮躲在吴村亲戚家,苦着脸一言不发,老婆一把鼻涕一把泪。

“老刘,我知道咱们老百姓挣钱难,谁家也不愿出这事。人家一条命,10万元确实不多!我是镇长,在群众有困难的时候应该担当,我助你3000元,派出所刘所长助你2000元,如果同意,你吐个口,你们考虑吧。5000块钱,老邓先拿上,如果协商不成,再给我拿回来。”

1月26日,腊月廿三了!早上6时,刘彤汇报:“死者家属说了,谈不成过了年说也行。”马健拍了桌子:“不可能,事不解决,谁也别想过好年!”

这天上午,老邓又打来电话:“刘水亮最多出7万元,再说不下去了!可能要逃了!”

中午12时,刘水亮果然找不见了。王宝贝书记下令:准备走法律程序!

马健起草通知,派人速送吴村。

下午6时,老邓来电:“人找见了,正在路上。”

晚8时,古城派出所灯火通明,调解开始。凌晨1时30分,双方终于谈妥。

熬了几天几夜的镇村干部没了睡意,眉飞色舞地讲调解经过。镇干部郝英伟说,过年了,送大家一副对联:起得比鸡还早,睡得比狗还晚,横批是:老婆埋怨。马健说,不,是:百姓欢喜!

腊月廿四一大早,风雪中,东街村党支部书记杨长命组织人将尸体抬回。一街的人,全站出来看。

腊月廿七,下葬。

此事终于在年前圆满解决。

“我一个穷孩子,能吃饱穿暖,能为老百姓做事,全靠组织的培养、大家的帮助。实实在在说,欠党的太多太多了……”

多少年来,一份感恩之情始终装在马健心中。

马健1971年出生,1988年考入吕梁农校,毕业后分配到襄汾县农业局,1997年调入县委组织部。一个穷苦人家孩子,不论参加工作、结婚成家还是政治进步,全靠党和组织的帮助和培养,得益于无数恩情,他时时觉得欠党的太多太多了。

每到一镇,马健都要倡议并修建革命烈士陵园。他说:“我们坐的这把椅子就是烈士们用鲜血染红的!”

遇到难以处理的重大事件、重大任务,马健就领上工作人员,到烈士陵园盟誓,汲取强大的精神力量。面对无名的革命先烈,他仿佛听到60多年前解放临汾时的隆隆炮声,仿佛看见勇士们高擎飘扬的战旗,衣衫褴褛,在枪林弹雨中冲杀。他鼓励大家:“革命先烈为人民打天下,命都可以扔下,我们有什么困难战胜不了?”

省委、省政府吹响转型跨越发展的号角后,全省上下呈现出持之以恒上项目、千方百计促转型的生动局面,小到镇村干部,都勇当项目建设的领跑者。

临汾市百里汾河新型经济带道路建设,通过邓庄镇东邓、鱼池、温泉、燕村沿河4村,长7公里,需占地730亩,涉及417户、40多座坟。2012年9月10日,县委、县政府下了死命令,镇党委书记任治中和马健带领镇村干部,没明没夜工作在一线,一周没回家,身上都有了臭味,终于提前3天完成任务。

今年4月20日,投资9亿元的晋润现代农产品冷链物流项目在邓庄镇奠基。项目所在地鄢里村与临汾市区一墙之隔,一期征地300亩,工作难度极大。去年腊月十五,接到征地任务后,马健立即带领工作组吃住在村,一直干到腊月三十,正月初四又开始工作。在纷扬的大雪中,马健吊着输液瓶亲自指挥,镇村干部挨家挨户做工作,迁坟一百余座、清理了大量附着物,打了一场漂亮的攻坚仗。项目总经理感慨地说:“真没想到这么快,我们的项目选到襄汾选对了!”

两年来,邓庄镇先后有29个项目落地,总投资39.6亿元,形成了新的产业格局。

投资1.6亿元的尧京葡萄酒庄项目种植基地葱葱茏茏;

投资4.7亿元的铁路物流项目二期开工;

投资3.5亿元的辉瑞制药项目紧锣密鼓;

……

人们说马健是个工作狂。在县委组织部的时候,经常连夜加班,到了乡镇更忙了。老岳母劝叨:“娃,共产党的干部就应该这样干,但是太苦了。组织离了你能行,但咱家离了你不行呀!”

马健无言。

一个人爱的最高境界是爱别人,一个共产党员爱的最高境界是爱人民。

这,就是马健。


使用微信“扫一扫”功能添加“学习微平台”
(责编:常雪梅、程宏毅)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