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建>>党员书屋>>马克思的事业:从布鲁塞尔到北京
第二章  马克思与康德

2. 仰望星空

2012年09月17日16:19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字号 】 打印 社区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返回>>>《马克思的事业:从布鲁塞尔到北京》;作者 韩毓海;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无产阶级宣告迄今为止的世界制度的解体,只不过是揭示自己本身的存在的秘密,因为它就是这个世界制度的实际解体。

——马克思

然而,无论怎样“两耳不闻窗外事”,康德这个“学院公民”却总还是从工匠阶级的儿子蜕变过来的。作为知识分子,他毕竟是从手工劳动者——马具匠的阵营中脱颖而出的,从任何角度说,他都不可能与他出身的那个阶级完全一刀两断,恰恰相反,他身上永恒地打着他出身的那个阶级的烙印,而他保守的思想中也始终埋藏着革命和激进的种子。

人们往往以为,对康德产生了决定性影响的人物是休谟,因为康德自己说过,是休谟将他从“独断论”的迷梦中唤醒,使他懂得了:在试验、观察和动手劳作面前,概念的推演和无休止的语言辩论是何其苍白。但是,休谟对于康德的影响只是阶段性的,而不是毕生的。实际上,即使没有休谟的影响,康德这个“工匠之子”也会明白,在判断力面前,理解力显然更为重要,而要“理解”一个事物,那就必须亲自动手,正如要知道李子的滋味,就必须亲口尝一尝。

相对于休谟来说,卢梭对康德的影响才是毕生的。康德的书桌前一直挂着卢梭的画像,就像鲁迅在自己书桌对面挂着藤野先生的照相一样——也正是钟表匠之子那伟大的面庞,提醒着那位马具匠的儿子说:你努力工作,这是为了使自己比普通劳动者更有用,是立志为他们造福,而不是使自己比他们更没用,甚至成为他们中的叛徒。

康德曾经这样说过卢梭对自己的深刻启示:

我天生是个求知者。我时时感到知识的饥渴,带着不安的欲望一步一步探索,时而因有所斩获而感到满足。长久以来,我相信那是可以为人类带来荣耀的惟一可能。我鄙视一无所知的乌合之众。卢梭在这方面纠正了我的错误,消除了我的盲目偏见,我学会了尊重人。我常常觉得,假如我[作为研究者]不想在奠定人权上给大家作些贡献,我就会比那些普通的劳动者更没有用处。

尽管康德一辈子没有离开哥尼斯堡,但是,这却并不意味着康德没见过什么世面。哥尼斯堡曾是普鲁士首都,是北海和大西洋的交界处的出海港,这个海港与英国、俄国、欧洲南北的交往均非常密切——形象一点说,此地相当于“普鲁士的上海”,而在康德时代,它依然还是东普鲁士的首都。

因此,康德这样评价哥尼斯堡说:“可以被视为拓展对人的见识与世界视野的好地方,虽不远行亦能知天下事。”

康德的传记作者库恩则如此描述了康德时代的哥尼斯堡:

18世纪的哥尼斯堡常被形容为德意志的没落中的、偏僻的“后院”,或是普鲁士的“边陲城市”。但这两种说法都与事实颇有出入。它位于普鲁士东北角,靠近俄罗斯的边境,地理上离波兰比离西普鲁士更近,所以有一定程度的“岛民”性格。尽管如此,它却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城市。哥尼斯堡于1255年由条顿骑士建城,于1340年加入汉撒同盟,直到1701年,还都是全普鲁士的首都。而到了康德出生时,它只是东普鲁士的首府,但依旧是整个王国里三四个主要城市之一,无数的政府机关仍留在海湾,所以也是重要的贸易据点……其贸易对象主要是波兰、立陶宛、英格兰、丹麦、瑞典与俄罗斯……作为港口,其繁忙的程度不下于汉堡或其他汉撒城市,主要的竞争对手则为但泽市。

正如故乡“普鲁士的上海”一样,康德身上开放的一面与保守的一面始终是矛盾地交织在一起的。为了说明这两面是怎样奇妙而必然地水乳交融的,我们最好是采用弗洛伊德的解释。弗洛伊德说,正因为我们是处在一个在不断分裂中生成的世界,所以方才总是希望能够看到一个单一的、洞察一切的、知晓万物的神,或包罗万象的理性法则,渴望由它来控制地球上和宇宙中的一切生命,似乎这样才会感到安全。而按照弗洛伊德的理论,人对于法则的固执,这是对“婴儿期”的留恋,通俗地说,即在这种不成熟状态下,他才需要一个万能的父亲,因此,他迷信永恒法则、害怕变革、拒绝斗争。

对于康德身上被马克思所痛斥的“德国庸人”的一面,即执著于法则的保守的一面,我们似乎也可以作这样的理解。实际上,如果我们不把康德神化,那么,康德的传记作者所作出的那种分析,即康德是因为怕死,是因为要与先天胸腔塌陷这种疾病对抗,方才坚持有规律的生活,这种说法方才是深刻而独到的。

显然,在康德那里,所谓“内心的道德法则”,一直就是作为一种对抗性的力量存在的,而他对抗的是这样一种存在,这种存在“仿佛根除了我作为一个动物性的造物的重要性,这种造物在它短时间内(人们不知道是怎样)被配备了生命力之后,又不得不把它曾由以生成的物质归还给行星(宇宙中的一个纯然的点)”[——在这种存在面前,一切“固定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一切法则都被冲破了——而与内心的道德法则相对立的这种存在,也就是“星空”。

(责编:李放、权娟)


相关专题
· 党员书屋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