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建>>党员书屋>>马克思的事业:从布鲁塞尔到北京
第二章  马克思与康德

2. 仰望星空

2012年09月17日16:19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字号 】 打印 社区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康德说:物质的坚硬性,即阻止他物穿透的力量,是与吸引力不同的“负引力”,而这就是矛盾冲突的基础。库恩说:

康德反对用数学方法来研究哲学,却又认为数学可以有效应用在哲学里。他区别了逻辑的矛盾与力的真实冲突。包含逻辑矛盾的东西,便不可能存在。因此,任何在逻辑的意义下有矛盾者,即为虚无。然而包含事实冲突的东西,却是可能的,不可穿透性便是一例。它是“负引力”,是一个物体阻止另一物侵入它占有的空间的力。康德另外还从心理学及伦理学里援引了其他例子来支持“负量”的说法。许多物体里头都有相反的力,然而由于它们互相抵消,所以表面上看不出有什么事情在发生,但是或许一个小火花便能让处于力量平衡状态的事物动起来。

马克思后来说,相对于那些“机械的唯物主义者”,正是唯心主义发展了唯物论的辩证法和辩证法的能动的方面,辩证唯物主义面对的是热力学时代的问题。而康德在发表于1755年的《自然通史和天体论》中所提出的著名的“星云假说”便是如此。这一学说的要点是说:宇宙的生成,是基于物质中内含的能量、力量的冲突。能量的积累冲破了它的物质外壳,从而形成了爆炸性的扩张——这就是辩证唯物主义发展观的基础。

马克思认为,正如宇宙是在分裂和爆炸中生成一样,资本社会也是在对抗和分裂中发展的,“不平衡”是资本主义扩张的基本前提。因此,拒绝斗争,拒绝对抗,也就是压抑这种分裂,其结果就是经济危机的周期性爆发。弗洛伊德则补充说,人的心智与灵魂也处于本我、超我和自我的分裂状态,长期压抑这种分裂,必然导致精神崩溃。

马克思、尼采、弗洛伊德都是热力学时代的思想家,因此,他们毕生喜欢对抗和斗争。恩格斯说,斗争是马克思唯一的哲学,因为在马克思看来,对抗、斗争和在分裂中发展,这才是宇宙生成的真实景象,即使静止的物体,也不过是内部能量冲突达到暂时平衡的一种状态。

在马克思看来,现存世界秩序的破裂,即现存资本主义世界秩序的崩溃,不但是必然的,而且也是一件大好事,因为它意味着生产力的解放,意味着公民权即劳动者的权利的扩大,意味着那些被既有资本主义现存秩序所压抑着的生产力和无权者权力的解放,意味着一个新世界的生成。与“三大批判”的主旨完全相反,马克思说,一切法则都是“暂时的和历史性的形式”:“人们借以进行生产、消费和交换的经济形式是暂时的和历史性的形式。随着新的生产力的获得,人们便改变自己的生产方式,而随着生产方式的改变,他们便改变所有不过是这一特定生产方式的必然关系的经济关系。”关于社会法则,马克思说:“社会——不管其形式如何——是什么呢?是人们交互活动的产物。人们能否自由选择某一社会形式呢?决不能。在人们的生产力发展的一定状况下,就会有一定的交换[commerce]和消费形式。在生产、交换和消费发展的一定阶段上,就会有相应的社会制度形式、相应的家庭、等级或阶级组织,一句话,就会有相应的市民社会。有一定的市民社会,就会有不过是市民社会的正式表现的相应的政治国家。”

因此,资本主义社会绝不是人类最后一种社会形态。同时,正如康德推测的,人类也并不是宇宙中唯一的居民,在其他星球上也存在着有智能的生命——由于康德的这个如此具有革命性的假说,不但“自我中心”、“欧洲中心”论不能成立,而且连“人类中心”论也不能成立了,一切形而上学的大厦都被轰塌了。

因此,若要理解康德,就应该从康德深刻的“两面性”入手:康德早期的科学著作所面对的是“宇宙”,这些著作讨论的是力、是能量;而与早期著作不同,康德的“三大批判”面对的则是“人”的内心(这样的“人”乃是资产阶级个人),是市民社会的道德法则。康德早期著作与“三大批判”的主题其实是完全不同的。

而今天的人们感到陌生的,其实是康德早期的科学著作。一般的读者甚至并不知道,康德相当一部分重要著作研究的是天体、物质、火,乃至地震与海啸,而它们的主题就是能量和力,并不是“人的内心”。康德眼里的科学,面对的就是“浩瀚的星空”,这样的科学要讲述的是物质内含的能量、力量的扩张如何摧毁了其外壳。

“内心的道德法则”与“浩瀚的星空”——这两者绝不是一回事,前者是市民社会的法则,后者则是历史和宇宙发展的隐喻。

康德曾经这样评论“哥白尼式革命”说:哥白尼没有改变宇宙和太阳系,但是,他却改变了人观察宇宙的方法。而康德由于提出了“星云假说”并把辩证法建立在对宇宙发展的观察方面,因此终结了牛顿开创的静力学时代,把人类引入了热力学时代——那个《国际歌》所谓的“快把那炉火烧得通红”的时代。

(责编:李放、权娟)


相关专题
· 党员书屋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