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建>>党员书屋>>马克思的事业:从布鲁塞尔到北京
第二章  马克思与康德

2. 仰望星空

2012年09月17日16:19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字号 】 打印 社区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康德说,最令人惊叹和敬畏的是“我头上的星空和我心中的道德法则”。而这短短一句话,一举划分出两个迥然不同的领域:一个是内心的道德法则,另一个则是浩瀚的星空。

在《实践理性批判》“结束语”之开篇,康德指出了这两个领域之间的根本不同:

有两样东西,越是经常而持久地对它们进行反复思考,它们就越是使心灵充满常新而日益增长的惊赞和敬畏:我头上的星空和我心中的道德法则。……前面那个无数世界之集合的景象仿佛根除了我作为一个动物性的造物的重要性,这种造物在它短时间内(人们不知道是怎样)被配备了生命力之后,又不得不把它曾由以生成的物质归还给行星(宇宙中的一个纯然的点)。与此相反,后面这种景象则通过我的人格性无限地提升了我作为一个理智的价值,在这种人格性中,道德法则向我启示了一种不依赖于动物性,甚至不依赖于整个感官世界的生活,至少是从凭借这个法则对我的存在的合目的的规定中可以得出的,这种规定并不局限于此生的条件和界限,而是无限延续的。

一方面,人是自己制定的法则的产物;另一方面,人也是宇宙间生命力的造物,且终将这种生命力归还给宇宙。但是,宇宙不是按照数学、逻辑和语言学的规则发展的,宇宙的存在形式不是道德戒律,而是能量和力,宇宙是能量的扩张,它运行的方式是“力的爆发”,是“在分裂与解体中生成”,这种扩张与爆发是对法则的突破,而不是按照既有社会法则进行的“有目的的生产活动”。

“我头上的星空和我心中的道德法则”——康德用一句话划分出两个世界:一个是按照既有社会法则生产、生成的世界,另一个是在不断的分裂和解体中扩张着的、一切“固定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的世界。康德之所以要坚持“内心的道德法则”,当然就是力图与后一个世界对抗,无论这种对抗是否有效;而康德只是这样执著地说:这至少可以从凭借这个法则对我的存在的合目的性的规定中,克服我对整个感观世界的依赖。

而这个被用“星空”来隐喻的世界,即后来被马克思称为一切“固定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的世界,实际上也就是现代世界。在康德生活的时代,现代世界已经在人类历史的地平线上汹涌喷薄而出,恰恰是康德最早分析并概括性地抓住了这个世界的运动规律,并用一个绝妙的比喻——“星云爆炸”来描述它,尽管康德是用非常抽象的方式、是用隐喻的方式来描述这个世界的发展和运动规律的,但是,康德的隐喻和他的描述方式却深刻地启发并影响了马克思和恩格斯。

比如,康德在这篇文章的结尾说:面对“星空”,面对力量的冲突,数学的办法、逻辑学的办法、一切“形而上学”的方式都是匮乏的,因为这里需要的是物理学所揭示的“力量对抗法则”,需要“化学的离析程序”,以此来分析各个不同的“力”之间的关系。而恩格斯谈到唯物史观时则这样说:“历史是这样创造的:最终的结果总是从许多单个的意志的相互冲突中产生出来的,而其中每一个意志,又是由于许多特殊的生活条件,才成为它所成为的那样。这样就有无数互相交错的力量,有无数个力的平行四边形,由此就产生出一个合力,即历史结果,而这个结果又可以看做一个作为整体的、不自觉地和不自主地起着作用的力量的产物。因为任何一个人的愿望都会受到任何另一个人的妨碍,而最后出现的结果就是谁都没有希望过的事物。”恩格斯对于唯物史观的介绍,就是建立在“星空”的隐喻的基础上的。

使康德得到硕士学位的毕业论文是《简述几个关于火的思考》,这是康德第一篇研究“能量”和“力”的文章(这是1755年的作品),如果以今天的学科划分标准来看,它就不属于哲学论文、伦理学论文,而是一篇物理学论文,康德的学位论文应属于“理科论文”,“康德硕士”实际上是个物理学硕士。

这篇论文的核心创见,是通过阐述“活力”,以与莱布尼茨和牛顿的“死力”相区别,它以热力学的思想代替了静力学,提出了“矛盾普遍性”的论断。所谓“活力”,也就是说事物发展的内因;所谓“死力”,则是说事物之间的关系,即事物发展的外因或者外在动力。康德认为:任何事物内部都包含着矛盾性,这种矛盾性之根源,在于“力”有吸引力、排斥力、弹性这三种形态,而并非牛顿所谓的只有“引力”这一种形态,因此,事物变化的根本原因就在于事物本身内在的矛盾性——“力的吸引和排斥”。物质运动的根本原因并不在事物的外部(即事物之间的互相作用和联系),而在事物的内部;内因是第一位的,外因是第二位的。

毛泽东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成为康德杰出的后继者(尽管他未必深入研究过康德的著作),因为他的《矛盾论》以极其短小精悍的篇幅便一举抓住了康德所开辟的“热力学时代”的精髓。

康德另一篇重要论文,以今日之见,同样属于典型的“理科论文”。它乃是一篇用物理学方法来批评数学方法的文章,题目叫做《将负值概念引入世俗智慧的尝试》,那是康德1763年的作品。这篇文章的创见是提出了“负值”的范畴。康德深刻地指出:如果从数学和逻辑学的角度来看,“矛盾”的观点就根本无法立足,或者说,在数学和逻辑中,“矛盾”根本就不能存在,因为一切“自相矛盾”的命题在数学上均不成立;实际上,“矛盾”的观点完全是物理学的产物,它的基础就是“力的冲突”。

(责编:李放、权娟)


相关专题
· 党员书屋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