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建

辜胜阻:稳增长,实体经济是根基

辜胜阻
2012年08月15日08:31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字号 】 打印 社区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当前经济危机的深刻根源在于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的失衡和产业“空心化”。只有让实体经济的根基更加坚实,才能摆脱危机,赢得未来。

问题一:国内外经济环境发展态势如何?

从全球经济形势来看,全球金融危机是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失衡的危机。当前,美国经济复苏缓慢,欧元区经济陷入萎缩,能否摆脱危机关键要看实体经济的发展。目前美国经济发展状况是虚拟经济出现大通胀,实体经济陷入大萧条。相关统计资料表明,美国的虚拟经济是实体经济总量的5.4倍,欧元区是5.2倍,日本是6.5倍。为应对危机,美国采取了三方面主要措施:一是从后工业化、去工业化到再工业化,力图改变美国产业空心化的现状;二是制订了出口倍增计划,力图增加美国出口;三是采取措施壮大实体经济,力图扩大就业机会。此外,美国还积极推进海外制造业的回归。我们都知道,苹果公司产品的设计是在美国进行的,然而,苹果在中国有70万工人和3万工程师,中国拥有美国无法比拟的廉价工程师队伍。苹果高管曾估算,指导参与iPhone生产的20万装配线工人需要8700名工程师。分析师估计,在美国招聘到这么多合格的工程师和工人是非常困难的。

从国内经济形势来看,当前经济持续下行,实体经济的要素流失严重,中小企业生存困境在加剧,政府宏观调控面临两难选择。当前经济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要处理好“稳增长”和“促转型”之间的关系。只有让实体经济的根基更加坚实,才能转危为机。

第一,GDP及相关的投资、消费和出口指标持续下行。今年一季度的GDP同比增速仅为8.1%,是2009年第二季度以来,12个季度中的最低增幅。众所周知,GDP增长主要依靠“三驾马车”,即投资、消费、出口。相关数据统计显示,目前该三大经济指标下行趋势明显。投资方面,2012年1至5月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108924亿元,同比增速呈下降趋势,较1-4月份回落0.1个百分点。消费方面,具有代表性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大幅低于预期,同比增速从4月份的14.1%放慢至5月份的13.8%。进出口方面,增速明显放缓,贸易顺差大幅缩小。出口增长由去年四季度的14%下降到今年一季度的7.6%,而且对大部分国家地区和大部分产品类别的出口都出现回落。其中,以对最大贸易伙伴欧盟的出口回落最为明显,已是负增长。今年一季度,我国对德国、意大利、法国出口分别增长-2.9%、-29%和0%。作为中国外贸“风向标”的广交会,也出现了罕见的负增长,外贸形势继续恶化。调查显示,此次广交会成交360.3亿美元,比第110届广交会下降4.8%,比第109届广交会下滑2.3%。

第二,实体经济要素投入下降,主要表现在用电、用钱、用人三方面。实体经济面临着要素流失与市场萎缩的双重夹击,产业“空心化”潜在风险不断积聚。作为衡量实体经济运行的重要指标之一,我国工业用电增幅回落。2012年1-5月份,第二产业用电增幅回落7.9个百分点,其中仅冶金、建材两个行业就带动全社会用电增速回落约3.5个百分点。另外,中小企业的融资难已经演变成银行的贷款难。汇丰银行的研究报告显示,4月份,我国银行信贷增速较3月份略放缓至15.4%;新增贷款6818亿元,较3月有所减少。最新调查表明,5月份前两周,工、农、中、建四大行人民币新增贷款整体接近零,存款则继续流失2000亿元左右。在“企业融资难”正在转向“银行贷款难”的同时,“企业用工荒”正转向“工人就业难”。出现上述现象的原因在于,“比刀片还要薄”的利润迫使大量企业放弃实业,用电需求、融资需求和招工需求萎缩。

第三,企业发展面临“五难”和产能过剩及“三角债”困扰。从企业角度看,大量中小企业面临着多重生存困境。中小企业生存困境表现在五个方面:一是融资难:不仅融资难,而且融资贵;二是用工难:企业用工招不到、留不住、用不起;三是投资难:市场没有订单,投资没有空间;四是创新难:由于创新风险高、投入大,而中小企业创新资源有限,企业面临“不愿、不敢、不能、不会”创新的问题;五是盈利难:成本高、税费重。除上述五种生存困境之外,企业发展还面临双重困扰,即产业链、供应链面临着“产能过剩”困扰,资金链面临着“三角债”困扰。一方面,我国部分行业产能过剩,企业盈利大幅下滑,生存发展陷入困境。尤其是汽车、水泥和钢铁行业产能已经严重过剩。汽车产能过剩风险凸显,近40%经销商亏损;国内已建水泥生产线的产能是28亿吨,而2011年我国水泥消费量约为21亿吨,产能过剩超过30%;中国粗钢去年的产能已经超过9亿吨,而去年的钢材需求尚不足7亿吨,今年1至2月份,中国钢铁行业的亏损面已经达到了41.2%。另一方面,新“三角债”阴影笼罩着实体企业的发展。科法斯中国企业信用风险管理问卷调查显示,随着更多的中国企业采取信用交易,中国企业也越易遭到更多本地买家拖欠货款,比例从2010年的67.4%上升到2011年的79%。其中,建筑、钢铁及纺织这三大行业拖欠货款的情况常常超过60天。

第四,政府财政收入过快下行,宏观调控房地产的压力越来越大。从政府角度看,地方政府财力急剧下降,财权与事权严重不匹配,资金链面临着断裂的风险。5月11日,财政部发布数据显示,4月份全部财政收入比去年同期增长6.9%。1至4月累计,全国财政收入同比增长12.5%,增幅同比回落18.9个百分点。在不少地方,财政收入今年以来增幅回落的幅度甚至更大。一季度,北京财政收入增长1.6%,增幅回落35.1个百分点;上海财政收入增长6.7%,增幅回落30.4个百分点;重庆财政收入增长11.3%,增幅回落64.6个百分点。同时,政府的宏观调控还面临着“稳增长”和“控房价”的两难选择。房地产市场是中国最复杂、最敏感的市场,其原因在于房地产市场一头连着投资,另一头连着消费;一头接着实体经济,另一头接着虚拟经济;一头与地方政府财政紧密相连,另一头与开发商、银行、消费者利益息息相关。调控力度过大,房地产价格及投资大幅下降,严重冲击财政、金融系统,引发经济风险;调控力度过小,房地产市场泡沫加剧,引发经济危机。房价既不能大涨,也不能暴跌,要在挤出房地产泡沫和防范房地产风险两者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

(责编:杨媚、权娟)


相关专题
· 期刊选粹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