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建

“民工局长”陈家顺先进事迹系列报道之二:维权的底气

2012年03月21日08:18   来源:云南日报
【字号 】 打印 社区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陈家顺接听务工人员的咨询电话。记者 黄喆春 摄

  不断响起的手机铃声,总是一次次打断记者与陈家顺的交流。

  “陈老师,我们想辞工,但他们不给结这两个月的工资。”“陈老师,先前商定来这个厂子给报销来回车费,但他们一直都没要报的意思。”“陈老师,我怀疑工厂的电镀液有问题,我手肘上起了好多的疹子。”……

  一天之内,接听这样的电话并处理相关的纠纷占据了陈家顺大部分的时间。那一声声“陈老师”的背后,承载着多少人的信任和期待,也隐藏着多少孤苦、无助的心。他要做的,是走到这群异乡漂泊的兄弟姐妹中间,为他们争取一个好好生存的机会……

  你们来找我

  他永远是站在农民工中间,那位最称职的“老师”,那个最贴心的“兄弟”

  凌晨时分,陈家顺匆匆穿上衣服准备赶往义乌火车站,去接从老家来打工的乡亲们。

  门口劳务市场的人行道上,横七竖八躺着一些外地来找工作的农民工。看着他们,感受着夜晚的瑟瑟凉意,陈家顺很感慨。

  他告诉记者,这只是外出务工农民艰难生活的一角。他们中有的做了工被拒付工资讨薪无门,有的被骗去搞传销最后一无所有,还有一些,工伤之后落下残疾……

  “我也是农民的儿子,知道农民工诸多的不容易。我把他们带出来,不和他们站在一起,凡事不能给他们一个交代,我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为了“良心”二字,陈家顺选择走到农民工中间,倾听他们的难处。民工有理的,他就帮着和厂家争理;民工没理的,他甘当“心理医生”,一个个进行思想疏导。

  今年2月29日,春节之后出来的10多个农民工在进入义乌市群丰针织袜业有限公司工作4天后,向陈家顺反映他们要辞职。第二天一大早,陈家顺带着工作站的同事黄江义,坐到了他们面前。

  见到陈家顺,农民工们大吐苦水:做的袜子品种太多,担心工厂计件单价存在欺瞒;做活儿动作太慢,每天能做的件数实在是少,这样下去,每月苦不到多少钱……

  “大家要转变思想啊!”陈家顺说:“担心工厂计件不透明,你们就去问厂长,实在不好意思,可以多问问那些老乡!”“至于动作快不起来,这个需要一个过程。你们要多看看那些老员工,人家的方法是什么,到我身上管不管用;再不行,和老员工处好关系,多讨教讨教方法” ……

  半个多小时的会议,陈家顺挨个了解思想动态,也逐一给他们提了应对建议。在听到大家愿意继续留下来工作后,陈家顺转向厂长:“楼厂长,我们这些老乡都很实在,也愿意吃苦愿意学,您看看平时有空,也找人多教教他们。学会了,熟练了,他们也才安定得下来……”

  “大家不要有顾虑,只要你们做得合情合理合法,厂家欠你们一分钱我保证给你们要回来;只要大家踏踏实实做下去,我保证你们每个月工资不低于2200元。如果低了,你们来找我!”陈家顺作出承诺。

  在之后的日子里,只要又有农民工思想波动,陈家顺总是第一时间赶到,第一时间了解情况,第一时间答疑释惑,也第一时间帮助他们找寻出路。

  站在群众中间,他似乎比谁都了解农民工真正需要的、在乎的一切。

(责编:李晨阳、杨媚)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