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建

一腔报国热血 一身浩然正气——深切缅怀李干成同志

姚顺忠
2011年11月09日16:42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字号 】 打印 社区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秋天的脚步来的总是这样快,夏装还全未褪去,街上已黄叶漫飞。每年这个时刻,作为热心地方历史文化研究的我,总会想起淮安一位杰出乡贤,就诞生在这个季节的11月8日,他就是受人敬仰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李干成同志。不知不觉翻开《李干成纪念文集》,总觉得有一股力量扑面而来,这股力量就是李干成同志的一腔报国热血和一身浩然正气。

  一

  “愿得此身长报国、何须生入玉门关”, 这是唐代诗人戴叔伦在西北边陲表达自己报国之志的诗句。从古到今,我们脚下这块苦难深重而又不屈不挠的中华大地,有无数热血儿女为之不受外来侵略、为之自由解放而奋斗到最后一刻,正是因为这种奋斗精神一代一代相传,才使得中华文明能够绵绵不绝。李干成同志的一腔报国热血在这条历史长河中,就像一颗耀眼的明星,闪闪发光。

  对党无限忠诚,是李干成同志一腔报国热血的首要特征。李干成同志在1926年18岁时就考取了上海建设大学,在学校读书期间就成为一名中国共产党党员,从此走向了革命道路。理想一旦确立,奋斗目标一旦选定,不管遇到什么艰难困苦,李干成同志的信念都没有动摇,信仰都没有改变。1932年,李干成同志在任共青团江苏省委巡视员期间,因叛徒告密被捕入狱,直到1937年国共谈判合作才被无条件释放。长期的牢狱折磨,使得李干成同志疾病缠身,双目几乎失明,又与党组织失去联系,如果是意志薄弱者,此时很可能安于现状,不再为理想而奋斗。但李干成同志没有这样,一出狱就急着找党,在没有恢复组织关系的情况下,依然全力为党工作。1938年1月,他在家乡涟水县灰墩小学组织成立了涟水抗盟。1939年3月,他又领导成立了涟水抗日义勇队,并先后担任八路军山东纵队陇海南进游击支队第八团政治部主任、淮海区专署民政处长、粮食处长等要职,直到1942年3月,刘少奇同志亲自关心过问,李干成同志的党籍才得以恢复。即使在是非颠倒的“文革”当中,他受到了非人的摧残和迫害,还常对身边的人说:“我们一定要相信这个党,我们这个国家、我们这个党是有希望的”。只要心中有党,不管个人受到多大委屈,都不会降低他为党和人民倾心工作的热情,都不会动摇他对党的无限忠诚。

  对人民无限的爱,是李干成同志一腔报国热血的又一特征。“密切联系群众,关心群众,凡事与群众商量”,“要让群众满意”,“我们的党是人民的党,政府是人民的政府”,这些话语,在李干成同志的讲话报告中反复出现,说明人民在他心目中的重要。1949年4月,李干成同志担任刚回到人民手中的苏州第一任行署专员,可是就在这一年,苏州连续两次遇到重大自然灾害。先是六七月间,20多天连续大雨,长江水位陡涨,暴发特大洪涝灾害,他指示“要用一切办法解决群众抢险中的各种困难”,并以身作则,不顾个人安危跋涉在泥泞的水乡查看灾情,始终与人民群众一起坚守在抗洪救灾的第一线。这次的农田村庄刚刚脱险,紧接在7月24日,苏州地区又遭到了持续20余小时的强台风的袭击,造成了比上次更大的灾害。被淹农田210万亩,倒塌民房3万多间,民众溺亡3000多人,面对这样的特大天灾,李干成同志首先想到的还是人民,他要求广大干部群众要确立战胜灾害的决心和信念,强调第一任务是“关心人民的生命安全和生活问题,对没有脱险的被淹群众应立即组织船只前往营救,对流离失所的灾民,应全力收容妥善安插”。他召集防汛救灾委员会的全体成员,紧密团结群众,始终与人民群众一起为战胜灾害而斗争。实践证明,只要我们共产党人把人民放在心上,人民就会把我们放在心上,只要我们把人民当亲人,人民就会把我们当亲人。苏州人民亲眼目睹了共产党人在这样的大灾之时,与人民心连心的壮举,深深感受到新旧两重天,在9月份的夏粮征收中,苏州人民积极交售公粮,共计交售7993万斤,超过原定任务313万斤。在12月的秋粮征收中,又征收39448万斤,超出原定计划的6.86%,有力保障了人民解放军继续南下,完成新的战斗任务。

  李干成同志一腔报国热血还表现为勇敢的战斗精神。早在白色恐怖笼罩全国的30年代,李干成同志作为江苏共青团的重要领导,不畏暗杀、盯梢,多次到地方巡视指导工作。到了抗战初期,投降论、亡国论甚嚣尘上,在一些偏远的农村,更是流传着日本鬼子不可打的谬论。日军侵占涟水城后,涟水城乡一片恐慌,就在这一片慌乱之中,李干成同志表现出了非凡的智慧和勇气,带领涟水抗日义勇队发动了鲁渡战斗,在涟水大平原上打响了抗日第一枪。这一枪打掉了日本人不能打的恐日情绪,打出了涟水民众抗日的信心与决心;这一枪将永载涟水史册,永远在涟水英雄谱上熠熠生辉。

  无私的奉献精神也是李干成同志一腔报国热血的重要体现。从在大学加入共青团起,李干成同志就把自己的一身交给了党和人民,不管在战争年代,还是和平建设时期,他从未为自己的家庭、子女谋过丝毫利益。在“文革”结束后,组织上补发了他在“文革”期间的工资,而他以宽阔的胸怀完全忘记了“文革”给他带来的痛苦和家庭的损失,要求把所有补发的工资作为党费上交,后来经组织劝说,才留了很小的一部分。这虽然是一件小事,却以无私的奉献精神诠释着李干成同志一腔报国热血。

  二

  如果说中华民族的魂是无数英勇儿女的热血铸就的,那么中华民族的神就是由志士仁人的那股浩然正气凝结成的。从春秋战国时的太史简、董狐笔,到孟子的“舍生取义”;从嵇康的一曲《广陵散》,到苏东坡的“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从文天祥的《正气歌》,到夏明翰的“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这是一条中华民族不屈于任何压迫势力的浩然正气的风景线。李干成同志的一身浩然正气,也是这条风景线上的一道风景。

  李干成同志一身浩然正气,表现为不屈的斗争精神。顺境显操守,逆境露正气。通观李干成同志的一生,有两次处于生命的大逆境。第一次是因为叛徒告密被捕入狱,在狱中,干成老组织狱友绝食,虽然多次遭受严刑拷打,但一直坚持与国民党反动派的斗争,表现出一名共产党员的铮铮铁骨。第二次逆境就是“文革”的冲击,在那个黑白不分的年代,李干成同志宁折不弯的高尚品质让人折服。《李干成纪念文集》收录了当年的狱友贺彭年先生《可敬的师长》一篇回忆文章,记录了李干成同志“文革”中的一些片段。“文革”时期对干部的迫害惯用的手法是“隔离审查”,干部被关的地方美其名曰“学习班”,有一次造反派提审干成老,问“这是什么地方?”,李干成同志毫不犹豫地回答:“号子(监狱)”。这在当时可是无人敢讲的两个字,在造反派听来这是最大的“反动”,所以他们给李干成同志一阵毒打,打后再问,李干成同志还是斩钉截铁的两个子,“号子”。虽然只有两字,却远远胜过洋洋万言对正气的注释和赞美。

  李干成同志一身浩然正气,表现为敢讲真话。讲真话是一个的气节和操守的直接体现。在“文革”中,有多少人为求自保,陷入揭发、告密、划清界限的泥坑?而李干成同志始终像一棵青松一样,“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有一次专案组提审干成老,要他揭发陈丕显的“修正主义黑线”,李干成同志义正词严的回答:“我没看出什么修正主义黑线,陈丕显布置的事我认为是对的,所以都积极地干了,不盖房子、不修路、不见机场总不行吧。”由于坚持说真话,李干成同志因为“态度恶劣”受到了非人迫害,连长期使用的降压药都被停了,最终导致了他严重的脑溢血。读到此处,我想到了臧克家的《有的人》,便套了两句:有的人脑瓜看似清醒却空无一物,活得像行尸走肉;有的人意识病得迷糊却一身正气,始终站成青松与翠柏。

  李干成同志一身浩然正气,表现为对工作的实事求是和极端负责。1956年,李干成同志主政的上海市政建设办公室向人民委员会提交了《上海市地下铁道初步规划》,这一规划一经提出,就引起了激烈争议。这种争议可想而知,1956年社会主义改造刚刚完成,地上铁路都没有几条,还搞什么地下铁路?何况反对者又拿出上海是松软地层等看似科学的依据。但李干成同志就在这种情况下,力排众议,说出了一段应该永远铭记在上海地铁发展史上的话:“修建地铁,不仅是为了战时防空,更是为了解决上海将来可能会出现的交通拥堵问题,拓宽上海的发展空间。”今天,每当我随着拥挤的人流走向上海地铁入口的时候,对李干成同志的敬佩之情,便会油然而生,没有李干成同志50年前这段话,也许不会有今天上海的地铁,起码上海的地铁发展不会这么快。

  奋笔写下了这些感想,打开窗户,室外一股菊香飘然入室。年年岁岁菊花香,年年岁岁念斯人!此时此刻,淮海大地上每一寸土,都寄托着对李干成同志的那份幽思,这是他战斗过的土地,这是他洒下热血的土地,这是他魂牵梦绕的故乡。

  谨以此短文表示对李干成同志的深深怀念!

  (作者为淮安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
(责编:杨媚)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