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網>>黨建
分享

各地整治村級組織負擔過重問題,推動基層干部深入群眾、做好服務

干事添活力 作風更務實(基層減負進行時·讓干部有更多時間精力抓落實)

本報記者  史自強  方  敏  黃  嫻

2021年08月11日08:08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核心閱讀

基層工作千頭萬緒,抓好村級組織建設很關鍵。一段時間以來,不少村級組織面臨責任狀過多、承擔行政事務多、檢查評比事項多等困擾,分散了村干部服務群眾抓發展的精力。各地出台系列舉措,少簽責任狀、以數字系統代替表格証明、規范村級組織挂牌,減輕村級組織負擔,激發干事動力,提升服務效能。

 

責任狀少了

改變工作機制,根據村裡實際做好計劃、定好時限

今年以來,河北省邯鄲市雞澤縣吳官營鎮的21個村,沒有簽一個責任狀,各項工作卻沒有落下,還在全縣7個鄉鎮考核中取得第二名的好成績。

過去,吳官營鎮賈庄村黨支部書記王佔相一年要簽20多個責任狀。王佔相坦言,責任狀多,工作壓力著實不小。吳官營鎮行政綜合服務中心主任李蘇說:“過去,印、發、收責任狀對我們來說也是負擔,來來回回牽扯不少精力。”

責任狀過多過濫,村裡干部壓力很大,干事效率不高、工作效果也有待改善。去年底,雞澤縣制定了為基層減負的相關工作機制,從改進考核機制、破除過度留痕等方面發力,為基層干部鬆綁減負,激勵廣大干部想干事、敢干事、多干事。今年以來,以吳官營鎮為代表,雞澤縣從改革村級組織的責任狀入手,進一步減輕基層干部負擔。

吳官營鎮21個村不簽責任狀,工作怎麼落實呢?“不簽責任狀,並不意味著不抓工作、不承擔責任。現在是當面鑼、對面鼓,工作布置會上各村黨支部書記認領任務,根據村裡實際情況定好時限,及時匯報相關工作進展。”吳官營鎮紀委書記慕建剛說。

為推動相關工作落實,根據各村匯報情況,吳官營鎮組建督查組,現場查看進度,當場發現問題、提出整改意見,村裡整改后督查組再查看整改情況。慕建剛說:“我們不斷優化督查檢查機制,及時聽取基層干部反饋的困難,既推動基層干部扛起責任,又盡量幫他們解決難題。”

“不光村裡,現在鄉鎮簽的責任狀也變少了。鄉鎮黨員干部有更多時間精力沉下村去,幫助村級組織辦實事,鄉村兩級在工作上形成‘協奏’,推動了各項政策落實。”吳官營鎮鎮長崔佳偉說。在村庄街巷路面硬化工作中,賈庄村將建筑垃圾回收再利用,節省不少資金﹔葉官營村挨家挨戶發動群眾,每戶出一個勞動力參與胡同整治,節省了人工費用。

填表少了

數據充分共享,減少信息重復收集、精減表格材料

“原來管理的事項有100多個,現在隻有46個了,還有數字平台幫忙,我們不再被瑣事絆住腳了。”浙江省湖州市安吉縣孝豐鎮橫溪塢村黨總支書記、村主任裘鬆偉很是高興。

以前,由於缺乏數據支撐,安吉縣基層干部重復填表、交材料是常態。哪個條線需要什麼數據,往往需要基層干部多頭報、重復報。村干部忙填表、忙匯報,村裡有事情常常要加班加點才干得過來。

去年以來,安吉縣大力開展“無表格”“無証明”村社創建,通過建設數字化系統、打破數據壁壘,並在此基礎上創新推出數字化應用,減少了重復的表格、証明和繁瑣的工作流程。安吉縣建成城市數字大腦,歸集44個部門87個系統35億條數據。有關部門和村級組織根據工作需要,可使用數據接口導入數據,大大減少信息重復收集、全面精減表格數量。

“數據充分共享,基層重復用功自然就減少了。”安吉縣民政局基層政權和社區治理科科長潘梁軍說,“截至目前,安吉縣精減涉村社填報的表格50張,取消率達34%﹔取消行政審批及公共服務領域涉村社証明事項74項,取消率達100%。”

安吉縣不僅在重復工作上做減法,還在數據功能完善上做加法。安吉縣大數據局聯合多個部門,打通數據壁壘,建立集補貼發放與數據庫功能於一體的“安心享”數字化平台,實現70項民生補貼“一鍵發放”,既方便了群眾辦事,也減少了基層干部工作量。

走進橫溪塢村村委會,可以看到“數字橫溪塢”平台大屏幕。屏幕上直觀展示農民建房、貸款、安吉白茶銷售等234項為民服務事項、流程。

點開“數字橫溪塢”平台,可以看到“矛盾不出村、垃圾不出村、辦事不出村、創業不出村”4個特色模塊,每個模塊都有數據自動歸集等功能。裘鬆偉說:“村裡要為村民辦什麼事、可以提供哪些服務,大家一看就懂、一呼就應。”

為推進各項數字化改革落地,安吉縣委編辦為各鄉鎮部門設置了數字管理機構,專門負責本單位的數字化改革工作。安吉縣一名基層干部介紹,“數字系統‘上崗’,表格証明‘下線’。我們減了負擔,群眾得了方便,數字化改革發揮了重要作用。” 

挂牌少了

明確責權清單,集中力量辦好村裡該辦的事

聊起以前村委會門口挂過的牌子,貴州省大方縣鳳山鄉謝都村黨支部書記樊興雲直言,“最多時有13個,挂牌多了,我們的負擔就變重了。”

為了切實減輕村級組織的負擔,大方縣制定下發《推進村(社區)減負工作的實施方案》,列出了基層群眾自治組織依法履行的職責事項14項、基層群眾自治組織協助政府工作事項20項、村(社區)創建達標保留項目9項的責權清單。以清單為基礎,大方縣要求各級各部門不得向村級組織轉嫁自身職責范圍內的工作事項,著力解決“誰能給村裡挂牌”“哪些牌子能往村裡挂”等問題。截至目前,大方縣各鄉(鎮、街道)共清理各類機構牌子200余塊。

大方縣聚焦“從上往下”和“從下往上”兩端,在村級事務准入和效果監控方面實行制度化、清單化、流程化管理。“從上往下”,對於新事項進村嚴格管控,以法律法規和政策為依據,明確事項准入審批程序,建立村(社區)工作准入制度﹔“從下往上”,採取定期統計、實時調研等方法對清單效果進行動態跟蹤。

大方縣民政局綜合業務股負責人李興華介紹,“方案實施后,各級行政部門將工作隨意攤派到村裡的現象變少了。村干部可以向責權之外的事情說‘不’,集中力量辦好村裡該辦的事。”這樣的變化,樊興雲的感受更加直接。樊興雲指著村委會大門說:“如今這裡隻有‘一橫兩豎’,橫起的是便民服務站標識,豎起來的是黨支部和村委會的牌子,整齊又清爽!”

《 人民日報 》( 2021年08月11日 11 版)

(責編:王子鋒、王珂園)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黨史學習教育”官微

微信“掃一掃”添加“黨史學習教育”官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