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網>>黨建

(講述·一輩子一件事)

執著於“南茶北移”六十載,張淑珍——上山下田 商南茶香

本報記者  高 炳

2020年06月11日08:03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人物小傳

張淑珍:1937年生,陝西商洛人,商南縣茶葉站原站長。她大學畢業后,扎根商南貧困地區,近60年來克服重重困難,創造了“商南自古不產茶,如今茶青漫山坡”的奇跡,是廣大茶農脫貧致富的領路人,為商南經濟發展作出了重大貢獻。她的事跡曾被改編成電影《北緯三十三度》,她曾獲全國五一勞動獎章,被評為全國勞動模范,曾任中共十三大、十四大代表。

 

一襲紅棉緞,一雙錦織鞋。83歲的張淑珍鬢染霜發,舉手投足間,難掩書卷氣。

清晨薄霧裡,汽車緩緩駛過山間茶園。張淑珍聽聞路邊茶樹花開,忙讓司機停下車。她挽起褲腿,撥開身邊的蒿草,手腳並用爬上田埂,察看茶園裡草木長勢,動作利落又干練。

“書卷氣”也能如此“接地氣”。秦嶺深山裡,這位耄耋之年的“茶葉奶奶”,上山下田與“茶”結緣,已有近六十載。

“要用今生所學,造福商南百姓”

“沒有張淑珍,就沒有商南茶。”走進陝西商南縣,聽到最多的就是茶農口裡這句話。

1961年,20多歲的張淑珍從西北農學院畢業,與愛人焦永才一道,放棄了省裡的工作,主動要求派往“祖國最需要的艱苦地區”。

坐上拖拉機,兩人在秦嶺裡顛簸了一天半,輾轉抵達山大溝深的商南縣林業站。初來乍到,下鄉調研,百姓日子過得苦,看得張淑珍直掉眼淚。

“住進茅草房,穿的破衣裳。晚上溜光炕,白天沒有糧。”村裡大娘自己吃發酸的漿巴糊湯,卻拿出攢下的雞蛋給了這位“城裡來的姑娘”。老鄉質朴又熱情,讓張淑珍心裡非常感動,她決定“要用今生所學,造福商南百姓”。

學林業出身的張淑珍,開始嘗試栽植經濟樹種。她先后引種桉樹、油茶,種桑養蠶,但效果都不理想。有一次,縣上領導、老紅軍梅光華來調研,問張淑珍:“我在安康打游擊時,看到山坡有很多茶樹,老百姓年年採茶賣。咱商南,能種茶嗎?”

在我國種茶歷史上,茶葉適生區大都在北緯30°以南。商南,地處北緯33°44′,從無種茶先例。“茶樹栽培臨界線,真的不能逾越嗎?”張淑珍決心試一試,“科學規律,基於以往的成功經驗。但既往經驗,更要不斷地求索、創新。”

開春,張淑珍將10公斤茶籽種在苗圃裡,買來的305株茶苗栽在西崗。不料趕上大旱,無一成活。1964年,又移栽700余株茶苗到捉馬溝,后來相繼死去。

“照書移栽,咋都活不了?”張淑珍整日苦悶,卻也不甘心。丈夫建議她換個思路,“為啥不直接播種呢?”

一語驚醒夢中人。1967年,張淑珍再次點種茶籽,3年后從苗圃採茶,經手工炒青,收獲茶葉3斤8兩。這3斤8兩茶葉背后,凝結著200多萬字的數據支撐:土壤、水分、伏旱分析,與江南茶區差異性指標研究……為採集一手資料,張淑珍披星戴月、翻山越嶺。

而深山小城裡,“南茶北移”的大幕,正徐徐開啟。

“不能總是坐享其成,要敢於蹚出新路子”

茶坊,一個以“茶”命名的村庄,離縣城不遠。千百年來,茶坊村卻既不產茶、也不賣茶,徒有其名。1971年,經過勘查規劃,商南縣第一個茶園在此開建,“茶坊無茶”隨即成為歷史。

“那是個冬天,茶坊的荒草坡裡,核桃幼苗稀稀拉拉。”張淑珍清晰地記得,村裡的動員會上,老鄉們聽得認認真真。“明天起,咱都來墾荒,開茶園!”

第二天天蒙蒙亮,剛打開門,漫天鵝毛大雪。張淑珍心裡一涼:“開茶園,怕是要黃了吧。”冒雪走到村頭,卻見上百人揮鋤舞锨,在凜冽的寒風裡熱火朝天地工作。

“張老師,你有文化,咱們跟著你干!”當時,村民趙詩榮正帶著大伙兒鏟割枯黃的鵝觀草。大伙兒興致高,個個頭上冒著汗。張淑珍心生感慨:“商南百姓的毅力與堅韌,值得我學習一輩子!”

辟茶園,種茶籽。轉眼3年,茶坊村採茶500斤,為“商南無茶”的歷史畫上句號。張淑珍和百姓一道,在北緯33°創造奇跡,將種茶地向北推進了數百公裡!

栽植推廣,技術先行。在縣裡支持下,張淑珍開設學習班,點種、採摘、殺青、炒干,手把手教導每個環節。“茶園高產,農民才有收益。”張淑珍扎進茶園,試驗出“鬆土保墒,疏花疏果”等豐產措施,讓茶葉畝產提高了5倍。短短幾年,商南建成茶場36個,開荒種茶2萬余畝。

茶樹豐產了,可賣得咋樣?1984年底,商洛地區供銷社茶葉嚴重滯銷。一聽銷售渠道堵了,全縣的茶農都急了。

“茶葉,賣出去是寶,賣不出去就是草。”已擔任商南縣茶葉站站長的張淑珍思來想去,召集36家茶場經營者,提出成立國企“茶葉聯營公司”,集產、供、銷於一體,自主經營、自負盈虧。

“有頭腦,有魄力!”這個石破天驚的想法,得到大家一致贊同。翌年春,銷售茶葉1萬公斤,營業額11萬元﹔不到10年,茶葉產量翻了40倍,產值超過2000萬元。

“不能總是坐享其成,要敢於蹚出新路子。”談及商南茶葉的“轉型路”,張淑珍的話語裡滿是果敢和堅毅。

“從拖拉機駛入秦嶺那天起,就已決定在這裡扎根一輩子”

清明過后,再訪茶園,綠意盎然。站在山坡回望,茶坊村裡白牆黛瓦,像一顆星星鑲嵌在秦嶺深處。如今,村裡有1200畝茶園,幾乎每戶都種茶。昔日舊茶坊,已成為遠近聞名的小康村。

“自從茶坊村有了‘茶’,完全變了個模樣。”走進茶園裡,村支書趙力本感慨。這個當年跟在爺爺趙詩榮后面、雪地墾荒的小孩子,轉眼已過知天命的年紀。

時光荏苒,不僅茶坊在變,“茶葉姑娘”也變成了“茶葉奶奶”。繼任者劉保柱深情感慨,“老站長奉獻一生,給我們后輩留下了寶貴的財富!”

“前些年,老站長患了癌症。她在西安剛化療完,回到商南第二天,就讓人攙著去了茶園。”劉保柱仍記得,茶農們看到張淑珍頭戴圓帽,頭發、眉毛都脫光了,止不住哽咽。“現在,我們扛起了接力棒,要用實際行動向老站長致敬!”劉保柱說。

如今,商南已成為我國西部最北端的新興茶區。截至2018年底,全縣共建茶園25萬畝,年產茶葉5600噸,產值達9億元﹔發展茶葉大戶4200多戶,帶動貧困戶2.4萬人﹔試制出六大系列、30多個茶品種……

“茶聖九天應回首,茶經補寫商南茶。”奮斗一生的張淑珍,感動了無數人,其事跡被改編成電影《北緯三十三度》。

退休后的張淑珍,並沒有閑著。上茶山、進茶場,研究茶葉新技術。“回想過去,從拖拉機駛入秦嶺那天起,就已決定在這裡扎根一輩子。”雲淡風輕的張淑珍,向記者講起了她和丈夫百年之后的心願。

“我倆有個約定:骨灰要撒在商南的林場裡,給樹木做肥料。不起墳頭、不留痕跡,隻願清風拂山崗。”張淑珍動情地說,“林業人,最怕有火災。我倆沒墳頭,就可以不燒紙。春雷陣陣,與我為伴﹔風吹鬆濤,就是最美的歌……”

  

張淑珍,值得我們敬佩(記者手記)

在秦嶺深處,一扎一輩子。是怎樣的精神信念,讓張淑珍堅守一生?臨近採訪結束時,這位82歲的老人講述了她的童年往事。

張淑珍幼年喪父,自打記事起,就跟母親學織衣染布,補貼家用。她做夢都想和兩位哥哥一樣,進學堂念書,但在舊社會裡,這無異於天方夜譚。1949年,12歲的張淑珍終於圓夢:在新社會裡,她背起書包,用自己的天賦與努力,改寫了人生之路,也改變了商南百姓的日常生活。

“我這一輩子,都感念共產黨。”採訪中,張淑珍多次提及這句話。長大后,她也光榮入黨,把自己的熱血與青春,奉獻給了“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如今耄耋之年,“隻願清風拂山崗”,回首處,初心所寄,秦嶺深處聞茶香。

《 人民日報 》( 2020年06月11日 06 版)

(責編:謝倩、閆妍)
相關專題
· 黨的建設數據庫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雲”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