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網>>黨建

台州玉環九旬黨員黃再青扎根基層奉獻藝術人生

海島“老百花”:舞台要站一輩子

2020年06月04日09:39    來源:浙江日報

原標題:海島“老百花”:舞台要站一輩子

芳齡九十又二,藝齡八十有余——台州玉環楚門鎮,有朵海島“老百花”,無人不曉,無人不敬。她做過小學校長、文化館館長,退休后當起居委會委員、養老院樓長,人到哪裡,文藝宣傳工作就做到哪裡。

有人問她:打算唱到什麼時候才停?她說:“舞台要站就站一輩子。”

有人訝異:一把年紀為什麼不怕累?她答:“共產黨人永遠年輕!”

這朵“老百花”,叫黃再青。

“用藝術謳歌時代,是我最幸福的事情”

老街深處,藏著一幢兩層水泥房。住了幾十年的“陋宅”裡,有黃再青攢了一輩子的精神財富和守了一輩子的信仰。

“中國,中國,壯麗的山河,長江奔騰,昆侖巍峨……”從抽屜裡捧出一疊紅歌歌譜,理著理著,黃再青忍不住動情地唱了起來。

黃再青回憶,童年雖苦,因在大街上聽書、看戲,竟也被熏陶得樂觀開朗,愛跳愛唱。抗日戰爭爆發,全家從上海搬回玉環楚門老家。

有天,抗戰宣傳隊唱著抗日歌,來到了鎮裡。戰火中,抓住文藝這道久違的光,她不由得跟著學唱。

越唱越痛快,越痛快越唱。學校有位老師是地下黨員,注意到黃再青的音樂天賦,把她帶進了宣傳隊到處演出,每一場都大受歡迎。

此后,她全身心學習樂理和樂器,決心一生搞文藝。

戰爭年代,文藝可以凝聚人心、鼓舞士氣﹔和平年代,文藝是推動社會進步的精神力量。

黃再青各個年代的創作,都取材身邊真人真事,短小精悍、形式多樣、全用方言,人人聽得懂,家家感興趣。

為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玉環去年拍攝《我和我的祖國》歌曲快閃。盡管隻有幾個鏡頭,黃再青仍義不容辭出馬,一絲不苟演繹。

“用藝術謳歌時代,是我最幸福的事情!”黃再青立志要緊跟潮流,做一顆永不生鏽的螺絲釘。

 “服務群眾百姓,黨員永不退休”

“年輕也就算了。七老八十了還整天不著家。我們想和她一起吃頓飯都吃不上。”女兒葉平平頻頻“抱怨”,“退休的比上班的還忙。”

子孫繞膝,吃穿不愁。黃再青不在家享福,去外面干些啥?

1983年,黃再青從縣裡退休回鎮上生活,發現常常有老人聚在南山上休閑。山上原先是片菜地,荒廢后到處坑坑窪窪。

黃再青召集幾位老同志,帶隊平整。她扛著鋤頭、鏟子,領著隊伍凌晨3時摸黑出發平整土地。

荒地變公園,眼見活動人群逐漸增多,黃再青又組織伙伴編排節目、去企業籌錢、去政府協調,把人氣帶旺,把場地擴大。南山至今都是楚門重要的群眾活動場所。

為了豐富婦女的文化生活,她義務為中老年婦女培訓,排練腰鼓、唱歌、舞蹈等節目,讓當地群眾感受到婦女積極樂觀的精神面貌。

身為楚門人,黃再青聽聞其他鄉鎮缺少文化活動,心裡十分焦急,便向鎮裡爭取經費購買樂器,引來不少愛好文藝的老伙計。

1993年5月,一支以離退休干部為主的文藝宣傳隊正式成立。黃再青身兼領隊、演員、編導、財務、后勤,頂寒風冒酷暑,走遍全縣8個鄉鎮,公益巡演60余場。

整整7年,哪裡有人“點單”,隊伍就去哪裡。就這樣,海島“老百花”聲名鵲起。心腸熱、能力強的黃再青成了帶領群眾開展文藝活動的一面旗幟。基層文藝活動搞不定,她就是“救火員”,70多歲時還積極主動統籌演出、上台演戲。

7年前,黃再青住進長者公寓后,帶動老人們組建“夕陽紅合唱團”,定期教學、排練、匯演,豐富老人文化生活。

雖然忙碌,但黃再青說:“服務群眾百姓,黨員永遠不退休!”

“黨的群眾文化事業要靠一代一代接力”

一名好的黨員榜樣,可以感召一群人、帶動一群人、凝聚一群人。

“黨的群眾文化事業要靠一代一代接力。”黃再青帶出了一個“文藝世家”。長子葉繼榮是國家二級作曲家、中國戲劇協會會員﹔三子葉益平為中國音樂家協會會員、台州市音樂家協會名譽顧問﹔外孫孔祥波是中國音樂家協會會員、台州市文化館副館長﹔外孫女孔丹丹是中國兒童音樂協會會員、省音樂協會會員、玉環市文化館副館長……

“我能從事喜愛的文藝事業,離不開母親的以身作則。”葉益平印象最深的是母親的嚴於律己。

當年,組織上找到黃再青,請她擔任玉環文化館館長,黃再青愁得幾天幾夜睡不好:“館裡都是大學生。我小學都沒讀完,水平那麼低,怎麼擔得起!”

最后“說服”黃再青的,是1956年入黨那天自己親手寫在日記裡的誓言:“這輩子我要多為黨和人民做事,無論碰到什麼困難、多少挫折,永遠跟黨走。”

上任第一年,她編排的《貝殼舞》就獲得省裡調演一等獎。此后幾年間,文化館取得了不少榮譽,大家對她的付出有目共睹。

受母親影響,家中后輩不僅個個擅長文藝,還在各自崗位上,為豐富人民群眾文化生活奉獻汗水與才智。

今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間,黃再青得知兒子葉益平、外孫孔祥波、外孫女孔丹丹為阻擊疫情共創作了7首歌曲時,對子女鮮有夸贊的她,臉上樂開了花。

傾心培養文藝苗子的黃再青,被學生視為“亦師亦母”。

玉環戲劇培訓班創辦於1981年,裡裡外外靠黃再青張羅。余翠竹是首批23名學生之一。今年54歲的余翠竹清晰記得,黃再青與他們吃住在一起。“我們每天早上5時多起床練功,黃老師必定第一個等在舞台上。食堂伙食不好,黃老師就想方設法改善。”余翠竹說。

施美平年輕時曾參加縣文化館短期戲劇培訓班。發高燒站不穩,她就把自己綁在柱子上練。黃再青整夜給她擦背,陪她在醫院看病。

在黃再青的言傳身教下,當年的學生,有的成了國家二級演員,有的成了音樂教師,有的還學她在基層辦起了文藝班、組建起了旗袍隊,惠及一方百姓。

近百年猶未老,一世紀正青春。信仰,讓黃再青的文藝靈魂沒有一絲白發。

明年再有新生者,十丈龍孫繞鳳池。傳承,讓黃再青執著一生的文藝事業草木欣欣。(記者 嚴粒粒 徐子淵 通訊員 曹思思)

(責編:黃玉琦、呂騰龍)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雲”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