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黨建

【探尋“中國之治”的“實踐密碼”】

聚民意集民智 小平台書寫大文章——廣東省深圳市羅湖區“支部建在小區上”實踐探索調研

祝靈君 王可卿

2020年01月22日08:18    來源:光明日報

原標題:聚民意集民智 小平台書寫大文章

摘 要

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於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 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指出,“加快推進市域社會治理現代化。推動社會治理和服務重心向基層下移,把更多資源下沉到基層,更好提供精准化、精細化服務。”近年來,廣東省深圳市羅湖區立足於破解城市小區治理難題,把黨組織建設和黨員作用發揮落實融合到居民日常生活中去,把城市美好生活建設作為基層黨建的時代主題,以小區黨建引領小區治理,推進城市美好生活在居民小區實現。

關鍵詞:小區黨支部 城市治理 美好生活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把更多資源、服務、管理放到社區,為居民提供精准化、精細化服務,切實把群眾大大小小的事辦好。要堅持依靠居民、依法有序組織居民群眾參與社區治理,實現人人參與、人人盡力、人人共享。

近年來,廣東省深圳市羅湖區貫通黨全面領導社區治理“最后一公裡”,形成橫向協同、縱向到底的市域社會治理新格局,積極開展“支部建在小區上”實踐探索,全面夯實黨在城市長期執政的根基。

1.支部活動服務居民小區

羅湖區是深圳最早的建成區,居民小區數量多、類型復雜、管理難度大。羅湖區總面積78.36平方公裡,其中建成區33.72平方公裡,截至2019年年底,全區共有居民小區988個,其中有物業公司的小區762個,物業公司563家,公司從業人員12740人。另外,羅湖區人口結構倒挂嚴重,160萬人口中流動人口近100萬。一段時間以來,小區治理壓力大,居民滿意度低。

我們在調研中發現,小區治理主要存在以下難點:

小區物業管理處和業主之間矛盾比較突出。主要有兩類:一是物業服務企業與業主的矛盾,主要由物業服務企業侵佔業主利益引起﹔二是在小區物業管理中,籌備業主委員會、業主委員會換屆以及更換物業服務企業過程中容易引發矛盾。

小區提升綜合治理水平存在困難。隨著城市發展,大量居民小區逐漸老舊,基礎設施逐漸難以滿足居民生活實際需要。有的小區人口倒挂嚴重,業主自住率不高,對小區基礎設施改善不關心﹔有的小區居民對公共環境是否改善不積極。

物業管理公司改善小區綜合環境良性循環能力不夠。物業服務企業按照市場化運營,主要負責小區環衛、安全和基礎設施維護等,沒有動力和能力推進小區建設和發展。

缺乏有效平台和機制促進小區共建共治共享治理格局的完善。小區居民雖然生活在同一小區內,但業主與業主委員會之間不斷積累各類矛盾。在缺乏相應整合機制和平台前提下,小區各類資源難以有效整合。

為破解小區治理難點,2012年10月,桂園街道鬆園社區鴻翔花園小區黨支部正式成立,由物業管理處主任擔任黨支部書記,5名委員分別從業主委員會、居民、樓(棟)長、在職黨員中產生。2013年,羅湖區委、區政府在鴻翔花園小區召開現場會,推廣小區黨建引領小區治理的經驗,要求每個街道選2個小區進行試點。

2015年,鴻翔花園小區黨支部開始解決物業服務企業和業主委員會的利益矛盾問題。2015年下半年,小區黨支部第一次牽頭業主委員會、物業管理處溝通協商,將小區電梯廣告收入收回歸全體業主所有,並建立公共收入賬戶。2016年,小區黨支部牽頭業主委員會核查整理樓盤建造圖紙,制定工作方案與物業管理處進行第二次談判,並多次召開聯席會議,收回500平方米架空層、地面停車場車位使用權,收回的項目收入每年有70多萬元,全部納入公共收入賬戶並每年公示資金使用情況報告。

2018年年底,羅湖區委制定居民小組、業主委員會和物業服務企業三個分領域的黨建制度體系,在全區推行把黨支部建在小區,全力打造黨支部領導小區治理的標准化工作體系和制度體系。該行動計劃分三年實施、一年一個主題。2019年以“組織建設”為主題,2020年以“規范提升”為主題,2021年以“全面過硬”為主題。一年過去了,目前,全區900多個小區已經有505個建立黨組織、直接管理黨員超過15000名,小區治理效能明顯提升。

2.小支部也是大平台

小支部也是大平台,羅湖區小區黨支部究竟如何實施對小區治理的全面領導?

在黨組織設置上,以小區為單元,重新調整和設立小區黨支部。統一管理黨組織關系在小區以及居住或者工作在小區的黨員。黨組織關系已由社區黨委管理的,全部納入小區黨組織管理﹔在小區居住的機關事業單位離退休黨員組織關系要轉入小區黨支部﹔其他不隸屬小區黨組織管理的黨員,要向居住地小區黨組織報到,實行雙重管理,重在參與小區治理、發揮作用。

在黨組織活動方式上,推廣居民小組、業主委員會、物業服務企業和小區黨支部“四位一體”黨建模式,或根據小區各類組織實際情況建立“N位一體”黨建模式。由於黨支部發揮全面領導作用,小區內各類組織之間的矛盾開始轉化為黨支部內部的溝通、協商、合作。小區物業服務企業、業主委員會或者其他小區內各類組織可分別成立黨小組(黨支部),建立小區黨組織體系。

為實現小區黨支部服務小區治理,由區委、區政府相關部門聯合發出《羅湖區關於實施黨建引領構建居民小區共建共治共享工作體系三年(2019—2021年)行動計劃的實施意見》,明確小區黨支部幾項權力:議事權,黨支部可組織小區各方力量就小區公共事務進行協商、議事、決策和監督執行﹔建議權,對於超出小區權責范圍的公共事項,小區黨支部可向社區黨委、街道黨工委以及政府職能部門提出建議,通過條塊聯動解決問題﹔人事權,由小區黨支部(黨組織)向社區黨委推薦業主委員會委員人選、參與業主委員會籌備、擴大黨員業主比例﹔監督權,對小區業主委員會、物業服務企業以及其他組織進行監督,將其履職情況和服務效果及時報告社區黨委、政府主管部門和行業協會。

羅湖區還特別實施四項制度:小區黨的建設基本制度,包括第一議題制度、組織生活制度、星級管理制度、黨員分類管理制度、述職評議制度、報告工作制度等﹔黨支部服務居民的基本制度,包括居民意見征集表達制度、協商議事和決策制度、矛盾糾紛調解制度、黨員干部聯系群眾制度、民生微實事服務制度等﹔黨支部監督業主委員會履職的基本制度,包括黨支部監督業主委員會依法履職,住建局、街道黨工委和社區黨委保障支持黨支部監督職能落實,黨支部主持對業主委員會的年度評估評價等制度﹔黨支部監督物業服務企業的基本制度,包括對物業服務企業法定職責的監督制度,推動小區事項購買服務制度、考核評議制度等。

2019年以來,羅湖區開展物業管理創新改革,鼓勵、支持小區物業服務企業參與物業管理創新試點,創造條件積極承擔政府購買服務事項。包括綜合信息採集、精神病人防護、法律維權、應急救助、矛盾調解、垃圾分類等12個領域的購買事項,小區黨支部參與日常履職監督和服務評價工作。

在工作機制上,建立健全小區黨支部全面領導小區治理五項機制。即依法依規治理機制、民主協商機制、重大事項請示報告機制、四級聯動責任機制、多元服務進小區工作機制。

3.黨組織就在群眾身邊

小區是城市治理的主陣地,也是城市治理的重點、難點,能不能把小區這個城市的基本單元打造好,直接決定城市治理的質量。為此,羅湖區以小區黨建引領小區治理,形成共建共治共享治理體系和制度體系,並總結出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法。

小區黨員亮出了身份,發揮了作用。果園西小區一位黨員說:“過去黨員隻參與一些黨內教育,與群眾聯系不多,黨群關系很疏遠。現在黨員在小區亮身份,積極參與解決小區問題,在居民中有威望了,黨群關系也好了。”

小區黨支部以美好生活建設為主題,聚焦民生難題。東樂花園小區一位居民說:“以前,我們小區居民反映問題,都要東跑西跑,經常石沉大海。自從有了小區黨支部,我們講的話有人聽了,我們的事情有人替我們跑腿了,真正解決了我們的煩心事。我們深切感受到黨組織就在我們身邊。”

小區黨支部發揮全面領導作用,形成小區治理合力。新秀社區黨委書記楊海鵬表示,自從開展居民小區黨建工作以后,小區工作由以前社區黨委“單打獨斗”轉變為“大家共商共議共決”,匯聚民意集中民智,小區的問題解決起來更加順暢更有效率了,效果也更好了。

如今,在羅湖區,小區黨建正在書寫城市治理大文章,黨的建設政治優勢、組織優勢正在不斷轉化為城市社區治理效能,許多老大難問題正在逐步解決。

碧嶺華庭、鬆泉閣、鬆泉山庄等11個小區黨支部牽頭召集獨樹社區黨委、水貝珠寶集團聯合黨委、物業管理企業黨支部等召開黨建聯席會,明確以小區和水貝珠寶大廈停車場為試點搭建共建共治共享平台,探索夜間向周邊居民開放停車場、實現錯峰共享停車的措施。

新秀村文化廣場“廣場舞噪音”問題由來已久。新秀第一居民小組黨支部成立以后,召集舞蹈團隊隊長、居民群眾代表、社區法律顧問以及物業管理處召開多次專題協調會,商討採取制定廣場文化公約、建立文明勸導義務巡邏隊等措施,並形成相關民生議案提請社區“兩委”會議、社區居民議事會審議后實施,為困擾社區多年的頑疾找到良方。

城市治理是一盤棋,小區治理是棋眼,牽動千家萬戶。羅湖區把支部建在小區上,推進黨的全面領導在小區落實、推進黨的組織體系向小區延伸、推進全面從嚴治黨在小區貫徹、推進城市美好生活在小區實現,把城市美好生活建設作為基層黨建的時代主題,以小區黨建引領小區治理,全面推進市域治理現代化。

(作者:祝靈君、王可卿,分別系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黨建部副主任、教授,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黨建部博士研究生)

(責編:謝倩、喬業瓊)
相關專題
· 祝靈君
· 黨的建設數據庫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雲”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