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黨建

重拳整治形式主義

浙江衢州:村級事務“大瘦身”

2019年10月30日09:49    來源:中國青年報

原標題:浙江衢州:村級事務“大瘦身”

“村日常承擔的主要工作就有19類130項,創建評比考核任務14類,常規報表及工作台賬21類……”說起之前村裡的日常工作,吳香華眉頭緊鎖:“總共才7名村干部,人均就要分擔19項。”

“不僅如此,村裡還‘牌滿為患’。”吳香華說,各種榮譽牌以及遠程教育、農家書屋、計生協會會員之家、法治學校等,最多的時候達到100多塊。看著現在辦公樓門前村黨委、村委會、村經濟合作社、村監會4塊牌和辦事大廳保留的5張制度牌。“干淨、清爽、整潔多了,村民來辦事一看就明白。”

吳香華是浙江衢州江山市清湖街道清泉村黨委書記。他用“輕裝上陣”形容“瘦身”前后帶來的改變,減輕了應對來自上級的各類檢查考核任務,村干部也有更多的時間、精力回歸到村的事務管理。

清泉村是江山市級的下山搬遷安置村,1035戶、4211位村民來自13個鄉鎮的78個行政村。清泉村也是一個建設中的“淘寶村”。他介紹,僅最近一段時間,村裡就完成了幾件實事,6家快遞公司入駐村快遞服務中心,殘疾人申領補助實現了“一次都不用跑”。

同樣的,因為推行村、社區事務准入,村級事務“瘦身”,虎山街道東門社區工作任務從295項精簡為142項,14類創建評比考核減少到1類,21類常規報表及工作台賬縮減為1類。社區黨委書記周小菊說,以前台賬、考核、評比多,工作人員不堪重負,“卸下了‘三座大山’,可以騰出更多時間、精力為居民服務。”

機構牌子多、考核評比多、創建達標多等,基層村、社區的“三多”曾長期困擾農村基層,也一直是各地基層干部群眾反映最強烈的問題。

為破解形式主義頑疾給基層帶來的負面效應,今年上半年,衢州出台《關於整治形式主義減輕基層負擔的實施意見》,明確12項具體舉措,重拳整治形式主義,要求把干部從一些無謂的事務中解脫出來。

其中提出,不得把有沒有領導批示、開會發文、成立領導機構、增加人員編制、機構牌子和制度上牆、安裝政務App、關注微信公眾號等作為考核內容﹔不得把電話訪談、網絡投票、滿意度測評結果作為硬性考核指標﹔不得把社會組織和新聞媒體開展的評估評選結果作為考核依據。日常工作中,一律不得要求基層通過QQ、微信、釘釘、專用App等打卡晒成績。

“上面千條線、下面一根針。”龍游縣方門街社區黨總支書記祝庄明介紹,“摘牌”的背后是解綁,社區管理人員就7名,以前一天可能就有8個會,老百姓要辦事經常找不到人,意見很大。“現在會議少了、檢查也少了,事情簡單明了、工作效率也提高了。”

為讓村、社區從“層層責任書、條條軍令狀”的責任捆綁中解脫出來,龍游縣還規定,村、社區不得作為行政執法、拆遷拆違、環境整治、城市管理、招商引資等事項的責任主體。

在開化縣芹陽辦事處荷花社區,社區副主任汪筱指著身后裝修一新的居家養老服務中心說,年底即將投入使用,到時社區裡的老年人都可以在這裡用餐休息了。“從繁瑣的考核、評比和做台賬上解放出來,也有時間花大力氣為社區的居民辦些實事了”。

據介紹,開化專門制定全縣255個行政村、11個城市社區的村、社區工作任務清單,對縣裡各部門需要安排到村、社區的工作,必須經由村級事務工作准入聯席會議審議,確實需要轉接到村、社區的工作,“必須‘費隨事轉,權隨責走’”。“相當於為村、社區工作筑了一道‘攔水壩’。”汪筱說。

據介紹,自第二批“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開展以來,衢州還對過多過濫的微信公眾號進行了專門清理,375個市本級及縣(市、區)的部門微信公眾號被注銷。

“運營好一個微信公眾號需要投入大量的財力和精力,但一些部門微信公眾號對推進工作的效果要打問號。”衢州市大數據局相關負責人說,“留痕不落實”是一種形式主義的“形式創新”,注銷這些公眾號,也有利於基層工作人員把時間和精力從公眾號中解放出來。

求張鋒 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 董碧水 來源:中國青年報

(責編:呂騰龍、常雪梅)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雲”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