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黨建

“堡壘”是如何建成的——上海市崇明區靜南村黨總支書記鈕菊香推動村庄巨變的故事

2019年06月27日10:11    來源:農民日報

原標題:“堡壘”是如何建成的

圖為鈕菊香在黨建服務中心向記者介紹相關情況。

本報記者 胡立剛 實習生 鮑子嘯 文/圖

“自己都不敢相信,改變靜南村、明南佳苑這麼多事是怎麼做成的,想想都覺得后怕。”一路上笑著講著的鈕菊香說到這裡竟然瞬間哽咽,用手抹了一下眼角后,又笑著繼續講下去,“當時面對矛盾隻想著盡快解決問題,給村民、居民一個交代。”

喜極而泣四個字顯然無法准確描述鈕菊香這一刻的內心世界。

靜南村是上海市15個宅基地置換試點村之一,宅基地置換形成的明南佳苑是崇明區第一個村、居混合型社區。2014年鈕菊香擔任靜南村黨總支書記后,短短五年時間,當初混亂不堪的社區變成了遠近聞名的花園小區,當年落后周邊小區每平方米3000元的明南佳苑二手房價格實現了反超,村民們享受著獲得感成就感的同時,踴躍報名做志願者,維護家園,共建家園。

了解靜南村巨變的人一致認為,是鈕菊香書記帶領“上樓”村民重塑了靜南村,是鈕菊香書記帶領“上樓”村民奔向了幸福生活。

遷走28輛大吊車彰顯初心

“上任第一天,村民就把我團團圍住,說不解決28輛大吊車擾民的問題,不管派女書記還是男書記都得不到信任。”鈕菊香回憶起第一天上班時的情形,露出哭笑不得的神情,然后嚴肅地補上一句:“話糙理不糙,不為村民解決實際問題憑啥信任我?”

大吊車大清早要發動熱車,晚上九十點鐘陸陸續續回到小區,擾民之嚴重可想而知。何況,原先的村“兩委”成員把精力都放在了宅基地置換上,疏忽了管理,小區各類矛盾累積,村民、居民怨言此起彼伏。

解決大吊車長期擾民的問題,顯然考驗著鈕菊香書記,考驗著靜南村黨總支的威信。

一個個解決方案擺在鈕菊香面前,最簡單快捷的是建小區大門,阻止大吊車進出。鈕菊香一一否決了這些方案,曾在鎮辦企業管理崗位和鎮婦聯崗位歷練的鈕菊香心裡很清楚,絕不能以激化群體間矛盾的方式解決矛盾,隻有這樣,才能樹立基層黨組織的威信,增進群眾和黨員干部之間的感情。

“既然不能簡單地一封了之,那就隻能耐心去做大吊車車主的工作,從本村大吊車車主做起。”鈕菊香輕聲細語地回憶道。

記者把一個個細節串聯在一起后發現,用一年半時間成功遷走28輛大吊車,是鈕菊香和同事們全面表達“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的過程。先發告知書,然后分組開會,接著主動幫助車主找停放的地方。安裝小區大門前還給車主留了一個半月的緩沖期,其間每隔幾天就上門提醒並給予關心。最后時刻面對車主“躲貓貓”,鈕菊香沖在最前面耐心做工作。

以心換心的結果是,大吊車再也不擾民了,也沒留下任何后遺症。如果鈕菊香和同事們忘了初心,豈能做到這些?!

實現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鎮

治理有效是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五個方面之一,以黨建促治理是推進鄉村治理的不二途徑。基層黨員干部能否做好政府的嘴,是否甘為老百姓的腿,從某種程度上決定了治理是否科學高效、是否能滿足農村居民的需要。

在鈕菊香看來,面對老百姓的合理訴求,作為社區黨總支書記,首先要甘為老百姓的腿,跑得快,跑得勤。

明南佳苑位於港西鎮東南,與建設鎮一河之隔。建設鎮一個煉油廠時不時飄過來的臭味著實讓居民難受,因為是跨界問題,加上煉油廠和環保部門玩起了“躲貓貓”,村民多次信訪也得不到解決。無奈之下,明南佳苑的居民橫下一條心,准備好了橫幅,叫來了電視台記者,准備“大干”一場。

鈕菊香得知這一情況后,不但沒有“順應民意”把問題推到隔壁鄉鎮和崇明區級管理部門,而是主動攬到自己身上,告訴村民一旦排氣就通知她,她會第一時間趕到現場。並明確表態,如果真是偷排,由組織出面解決問題。

跑了兩次后,鈕菊香掌握了証據,並通過鎮信訪辦聯系區信訪辦,由區信訪辦召集相關部門協調解決。

鈕菊香為民做主的行為凝聚了民心,居民對黨組織的信任度迅速上升,鈕菊香乘勢而行,成立了村級調解委員會,聘請三位退休干部做社區的調解員,從而實現了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鎮。

崇明區信訪辦主任張振斌認為,如果每個支部都像靜南村、明南佳苑黨總支一樣成為一座堡壘,面對群眾合理合法的訴求讓老百姓少跑路干部多跑腿,信訪的壓力就變成了和諧的動力了。

帶領居民走向“四治”一體

夏至前一天,崇明島籠罩在梅雨之中。記者走進有進入崇明主城區第一站之稱的靜南村,立馬被眼前一塵不染、百花齊放的靚麗景象吸引。這是一個有5200多常住人口的村、居混合型社區,三分之二是原靜南村村民,從2009年完成宅基地置換算起,不過十年時間。如果沒有一套高效管理機制,村、居混合型社區豈能呈現出不亞於高檔社區管理的水平?

鈕菊香把記者帶進社區黨建服務中心。隨著鈕菊香一一介紹,記者似乎看到了明南佳苑的前世今生。

村、居雙軌制管理模式是明南佳苑的管理底色,在這個模式基礎上,鈕菊香通過依靠群眾發動群眾形成了黨員群眾、村民居民、區域共建一家親“三個一家親”目標,建立了村黨總支、社區工作站、物業公司、業主委員會“四位一體”工作機制,搭建了明南一家親黨建工作站、便民服務站、綜治工作站、志願者工作站、文化生活服務中心“四站一中心”服務平台。

而這一切,始於2014年成立明南一家親工作站。如今,小區的志願服務行動已發展到親子共成長、愛心伴夕陽、明南家園衛士等五大公益項目,形成了明南佳苑特色的自治、共治、德治、法治“四治”一體。

在衛士驛站,記者看到一排積分卡,記錄著233個志願者的得分情況,在總計達16個志願項目中,平安衛士、淨管家、雛鷹幼兒園護航項目悉數在列。

74歲的沈美珍加入衛士驛站兩年了,她選了淨管家和雛鷹幼兒園護航這兩個項目。

“在鈕書記帶領下做志願者好啊,看到自己的家園變得這麼美,人人都開心。”沈美珍興奮地說,她成為淨管家的一員,巡視小區,維護環境,每天都覺得過得很有意義。

一個七十多歲的老人如此熱衷於做志願者,是不是因為物質刺激呢?

“有獎勵的,得分超過50分就是頭等獎,我連續兩個半年得了60分,獎品有米有油等。”說到做半年志願者得了微不足道的頭等獎,七十多歲的沈美珍笑得像個孩子。

記者經常下基層採訪,也了解不少農村、社區在美化環境中遇到的各種阻力。比如動員黨員干部帶頭撿垃圾,沒有物質獎勵說不過去,稍微給點物質獎勵又要挨老百姓的罵,類似的尷尬無處不在。而在明南佳苑,不但沒有尷尬,還激發了老百姓積極參與社區管理的熱情。

不得不佩服鈕菊香!記者採訪得知,無論是2014年成立明南一家親工作站,還是如今的系統化管理機制,都源自鈕菊香的智慧。

港西鎮黨委副書記陸惠星對此分析得比較透徹。他說,美麗和諧的村居一定離不開一個好的帶頭人,有了好的帶頭人,基層黨組織才能立足群眾、廣泛發動群眾,才能建立一套接地氣的管理制度,真正實現自治、共治、德治、法治於一體。

面對領導和群眾眾口一詞的肯定,鈕菊香卻一再告訴記者,感謝社區裡的老干部,沒有他們齊心協力就沒有如今的靜南村。

(責編:呂騰龍、常雪梅)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