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黨建

(前沿觀察·來自巡視巡察一線的調查報告⑤)

巡視巡察一盤棋,發現問題更精准

記者  吳儲岐

2018年11月20日08:28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有了巡察組的力量,我們巡視組如虎添翼啦!”作為安徽省委第一巡視組組長,孟慶銀在這個崗位上已經干了7年。這次,蕪湖市委統籌5個巡察組力量,參與配合巡視組工作,老孟豎起了大拇指,“巡視組一共就十來個人,開展‘一托三’巡視,且地級市體量那麼大,同時還要下沉一級延伸巡視幾個開發區,依靠市縣巡察組才能在有限時間內更好地巡‘深’巡‘透’。”

“巡視巡察一盤棋,發現問題線索的探頭更加精准!”調研中,許多巡視組、巡察組負責人表達了同樣的心聲。這正是落實《中央巡視工作規劃(2018—2022年)》的具體行動。規劃明確要求,建立巡視巡察上下聯動的監督網,在市縣黨委建立完善巡察制度,加大整治群眾身邊腐敗問題力度,打通全面從嚴治黨“最后一公裡”。

統籌安排,破解“熟人社會監督難”

天津地處九河下梢,地域狹小、人口稠密。“黨內監督本來就是難題,熟人社會開展監督工作更是難上加難,對於直轄市來說,巡視巡察‘雙劍合璧’尤為重要。”天津市委巡視工作領導小組組長鄧修明表示,立足“兩級政府、三級管理”特點,天津探索巡視巡察同步推進、相互協作和接力配合等聯動方式,確保“聯”在實處、“動”出實效。

記者調研時,正趕上天津在7個區開展統配巡察工作,統籌編為11個整建制巡察組和11個混編,覆蓋39個巡察對象。“統配巡”這一探索,恰是天津出台《關於加強巡視巡察上下聯動監督工作的暫行辦法》中的一種重要手段。“簡單來說,‘統配巡’就是把全市的巡察力量統籌起來,交錯派往各區,打一場整體戰,既是上下聯動,也是各區間橫向深度交叉。”天津市委巡視辦主任劉志強說,“市委來統籌,建立人才庫,對於破解熟人社會監督難題意義重大:以前,自己巡自己難免有掣肘﹔如今,巡察干部到另一個地方干工作,更超脫了。”

“縣就那麼大,大家都認識,我在巡察中發現問題的對象就包括同學、朋友等,有時心理壓力很大。”安徽六安市金寨縣第三巡察組組長漆成軍說,“巡視巡察上下聯動后,我參與省委巡視組和市委巡察組的工作,底氣足了,去別的地方巡察,人情顧慮也少了,更能放開手腳干!”漆成軍說出了許多巡察組干部的心聲,這種感受越到基層越強烈。

六安市委第二巡察組在一次“點穴式”巡察時,直指區裡一個街道辦事處,對群眾反映的辦事處5名干部及其親屬違規借款問題深入了解。“這不是市委巡察組自己的行動,而是按照我們巡視組統一安排,帶著問題對辦事處展開的專項巡察。”

“自十屆省委第一輪巡視起,省委巡視工作領導小組整合監督力量,形成‘一聯動、兩巡視、三檢查’的巡視監督模式。一聯動即省市縣上下聯動,兩巡視即巡視被巡視地方時同時巡視紀委,三檢查即巡視期間開展選人用人、意識形態、市縣巡察三個專項檢查。我們要求巡視期間,被巡視地區所在的省轄市和縣(市、區)必須分別派出至少一個巡察組,在省委巡視組統一領導下開展工作,向省委巡視組負責。”安徽省委巡視辦主任唐汝平介紹,十屆安徽省委五輪巡視中,16個省轄市統籌巡察力量,共抽調2388名巡察干部,組建338個巡察組,聯動一盤棋,充分發揮巡視對巡察的示范指導和推動作用。

“統籌安排,上下聯動,再難啃的骨頭也敢啃了!”巡視巡察干部紛紛表示。福建、江蘇、江西、浙江等地也結合本省實際,在破解“熟人社會監督”難題探索上下聯動機制。

巡“深”巡“透”,讓“利劍”直插基層

“渤海銀行是個大單位,不僅在天津,在北京、上海、杭州、大連等地還有分行和審批中心,巡視組在短時間內不可能真正巡‘深’巡‘透’。”天津市委第四巡視組組長李建軍說,“我們從渤海銀行巡察組抽調了10多名干部,和巡視組一起開展工作。”事實証明,這一機制取得了良好成效:巡視渤海銀行時,累計談話126人,發現問題68個,其中巡察組發現的問題數量佔比47%。

“數量上的全覆蓋,不是質量上的全覆蓋。”採訪中,各地巡視組組長都表示,“借助巡察組力量,可以更加精准地找到‘病根’!”

近日,天津對16個區和30家市級單位開展了不作為不擔當問題專項巡視,市規劃局位列其中。“局黨組從正在開展常規巡察的人員中調配2個巡察組,配合市委巡視組一起發現不作為不擔當問題。”市紀委監委駐市規劃局紀檢監察組組長牛文輝說。“這次專項巡視很好地體現了‘同步巡’思路,即針對某個領域、行業、重點工作存在的系統性問題時,巡視巡察同步開展有助於延伸巡視觸角,自上而下全掃描。”巡視市規劃局的市委第十一巡視組組長韓東說。

“濱海新區在天津比較特殊,比其他區體量要大,光靠巡視組怕隻能是‘蜻蜓點水’。”巡視濱海新區的天津市委第十巡視組組長原清坦言。“巡視干部不在本地工作,來了后需要有一段適應時間,我們派出3個巡察組,配合巡視組開展‘協作巡’,讓工作更加高效。”濱海新區黨委巡察工作領導小組組長趙金存說。

“巡視工作有時限,不能一直待在本地,我們巡察組把巡視組反饋、移交的問題納入巡察監督重點,接力深入了解。”天津市北辰區委巡察工作領導小組組長周承光表示。今年6月,天津市委部署9個涉農區開展村級組織換屆選舉專項巡察,摸清了137個黨建薄弱和矛盾多發村的實際情況,發現問題1556個,移交問題線索112件。

與天津類似,江蘇深化“協同式”巡視巡察聯動,在省委第四輪巡視中,巡視組協同市縣黨委對16個國家級、省級開發區開展巡察,並在巡視結束后將一些問題交由巡察組深挖細查。

今年2月,安徽吹響了對全省醫療衛生領域專項巡視巡察的“集結號”。“衛生系統是一條線,以前也巡視過,但上下沒聯動,巡視成果不深不透。”唐汝平說,“目的就是打通上下,讓利劍直插基層,如在巡視省衛計委和安徽中醫藥大學時,就對省立醫院、附屬醫院也進行了延伸巡視。”這次醫療衛生領域專項巡視巡察,安徽省市縣三級聯動,組建142個巡察組,派出1246名巡察干部,對省市縣三級121家衛計委和240個縣級以上公立醫院全覆蓋,發現問題8783個。

“以干代訓”,提升巡察工作質量

“巡察工作開展時間相對晚,一些巡察干部的能力和素質還跟不上巡察工作要求。”調研中,不少巡察組組長表示,上下聯動、以上帶下,能有效促進巡察干部“以干代訓”,對提高巡察工作質量大有裨益。

“談話怎麼談、材料怎麼寫、問題怎麼聚焦,以前也知道,但工作流程上不夠規范,導致效率不是很高。”一名參加巡視工作的縣級巡察干部深有體會。

“鍛煉了一支隊伍!”六安市委第一巡察組組長楊小平說,“工作本身就是學習,在與上級巡視干部接觸中,獲得了許多好經驗好做法,開拓了眼界,強化了基層巡察干部的責任意識。”

“‘以干代訓’,不是叫巡察干部來巡視組打雜,而是針對他們特點有重點地安排工作。”孟慶銀說。據了解,安徽市縣巡察組在配合巡視組工作期間,會被分別編入工作小組,各小組由巡視組干部牽頭,讓巡察干部在專業化的巡視工作中學習經驗和做法。

王為民是天津市北辰區委巡察辦副主任,目前正在市委巡視辦借調工作,他本身正經歷著“以干代訓”,“巡察工作要向巡視工作看齊,上下聯動對提高巡察干部素質和能力太重要了。”

“每次巡視,基層巡察干部配合工作時,我們都一視同仁,並且專門開展業務培訓,加強保密意識,同時也積極吸收他們的基層經驗。”福建省委第二巡視組組長張才畢說。同樣,自去年換屆以來,貴州專門派出指導組對市縣巡察工作進行業務指導即培訓25次,選派17人次參加中央巡視巡察業務培訓。

調研中,不少巡察干部表示,參與巡視工作后,也會將先進的經驗做法與其他巡察干部交流,共同提高巡察工作質量。

(本系列到此結束) 

《 人民日報 》( 2018年11月20日 17 版)

(責編:謝倩、秦華)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