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黨建>>“全國城市基層黨建創新案例”征集評選活動啟動儀式暨城市基層黨建研討會

構筑一核多元共治體系 提升社區服務效能—---武漢市硚口區破解城市基層黨建工作難題的方法對策

中共武漢市硚口區委組織部

2018年08月06日15:55    來源:人民網-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摘要

在我國市場經濟體制和政治體制改革的大環境下,充分發揮社區黨組織在社區建設中的作用,是解決社會矛盾、維護社會穩定、鞏固基層政權的客觀要求。社區建設最直接的匯集了社區基層群體的願望與訴求,充分理解社區黨組織在社區建設中的地位和作用,才能夠真正實現居民自治,推動基層民主政治建設,維護社區的團結與穩定,促進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建設,使社區成為黨和政府聯系居民的橋梁和紐帶。社區作為城市和社會發展中最具活力的組織性細胞,在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的進程中發揮著特有的價值功能,黨組織在社區建設中佔有全局性的政治領導核心的地位。社區黨組織建設是新時期基礎黨組織建設的重要表現形式,發揮著凝聚人心、服務群眾、促進和諧的重要作用。加強對社區黨組織在社區建設中的地位和作用研究,具有十分重要的理論和現實意義。

本文就構建區域化黨建大格局帶動社區現代化管理水平和服務能力提升展開探討,以社區“大黨委”為核心,帶領社區居委會、業主委員會、駐社區企事業單位、社會組織、志願者等多元主體共同參與社區治理。社區黨組織在社區建設中處於絕對的領導核心地位,其作用延伸到整個社會建設的所有方面,在不斷通過思想、組織、作風建設提升執政能力的同時,能夠最大限度的強化社區管理和社區建設。通過不斷優化社區資源配置,形成社區建設合力,形成“一核多元共治”體系。

我區通過構建“一核多元共治”體系,強化社區黨組織的核心地位,優化社區服務和社區工作站職能,發揮轄區單位參與社區治理作用,使社區治理主體的職能發揮與力量整合實現最優化﹔社區活力得以激發,實現了從“單一行政管理”向“多方協商治理”的轉變﹔社區服務由政府主導轉變為以居民實際需求為導向,注重供需對接,服務效能得到較大提升﹔通過形式多樣的活動,社區與“兩新”組織的聯系和溝通更加密切,“兩新”組織參與社區建設的積極性更高,與社區居民的關系更加融洽。

社區是城市的細胞,社區黨建是城市基層黨建的主陣地和主戰場。隨著我國經濟成份、生活方式、社會組織形式和就業形式的日益多樣化,越來越多的“單位人”轉為“社會人”,大量退休人員、下崗失業人員和流動人員進入社區,社區居民的物質、文化、生活需求日益呈現出多樣化、多層次的趨勢,經濟社會的發展和居民群眾的多方面需要給社區管理服務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也為社區黨建工作帶來了挑戰。

一、新形勢下社區基層黨建工作中存在的主要問題

(一)社區黨員身份變化導致管理難度大。目前,社區黨組織直接管理的黨員主要有兩類,一是離退休黨員,二是流動、下崗等特殊群體黨員。已進入社區的離退休黨員,一時還無法適應由“單位人”轉變為“社會人”的現實,害怕失去單位的一些待遇,與社區黨組織的聯系不緊密,不主動。下崗等特殊群體黨員,他們中不少人正處於失意狀態,思想上有一些抵觸情緒。同時,他們又要為再就業奔波,認為組織關系留在社區隻不過是權宜之計,對參與社區黨組織活動自然積極性不高。流動黨員更是長期游歷於組織之外,沒人管理,自我行為的約束更成問題。

(二)轄區單位的多樣化導致統籌難度大。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和行政體制改革的不斷深入,越來越多的機關、事業單位、企業、社會組織將工作重心和資源轉移到社區,理論上來看,可供社區統籌利用的資源越來越多。但由於社區處在基層治理的最底層,地位不高,導致一些駐區單位對社區黨組織的重視程度不高,對社區建設參與不主動、共駐共建意識不強。一些單位對社區黨建工作以口頭強調的形式來表現,實際上缺乏參與的積極性。不同類型的單位對黨建工作的職責任務和目標要求不一致,對社區黨建工作的聯動協調缺乏充分的認識,從而形成了單位黨組織和社區黨組織的工作任務相互平行、相互隔離的狀態,都以完成自身工作任務為主,沒有把支持對方的工作,促進區域內的共同發展作為任務。

(三)社區黨組織職責界定存在偏差。在現實工作中,社區黨建工作與政府職能部門的權責關系不明確,由政府職能部門獨立完成的工作,大都推向社區黨組織或居委會。社區黨員群眾服務中心內,常常可以看到“社區警務室”、“社區勞動保障服務站”、“黨員活動站”、“社區服務站”、“社區救助接待站”、“社區法律服務中心”、“社區電教服務站”、“社區醫療服務站”等30多塊牌子。這些牌子從門裡到門外,牆上挂的、桌上放的、門上焊的,各式各樣。牌子雖然挂了,到崗到位的人員少,社區黨務干部不得不承擔更多行政事務,使黨組織陷於眾多具體事務中難以自拔,社區居民需要這麼多項服務卻難以服務到位,嚴重削弱了黨在社區領導的核心地位。

(四)社區黨務工作者的服務意識和能力素質有待加強。社區黨建面臨的群眾工作的任務有了新的變化,服務對象更加復雜,服務內容更加細化,黨的群眾工作任務也更加繁重,這就要求社區黨務工作者必須不斷提高自身綜合素質。一些社區黨務工作者對自身的職責任務不明確,對社區黨建工作的指導思想和目標要求不清楚,對社區黨組織的服務功能認識不清,為黨員和群眾提供的多為被動式的服務。

二、破解城市基層黨建工作難題的方法對策

近年來,武漢市硚口區結合城市建設和發展的新形勢,以探索創新社區黨建工作為著力點,積極探索構建了社區“一核多元共治”體系,以社區“大黨委”為核心,帶領社區居委會、業主委員會、駐社區企事業單位、社會組織、志願者等多元主體共同參與社區治理,通過強化社區黨組織的政治功能和引領作用,有效提升了社區服務效能,在破解城市基層黨建難題方面取得了良好效果。

(一)確立社區黨組織的領導核心地位,形成區域化大黨建格局。通過在全區127個社區中建立“大黨委”工作機制,將社區居委會、業主委員會、駐社區企事業單位、社會組織等納入社區黨組織的統一領導。推行“雙向進入、交叉任職”,將389名駐社區單位的負責人任命為社區黨組織或居委會兼職委員,社區黨組織牽頭建立社區居委會、業主委員會、駐社區企事業單位、社會組織共同參加的聯席會議制度,制定議事規則和工作流程,定期協調解決社區發展難題﹔建立“社區大黨委——社區黨總支——片區黨支部——樓棟黨小組——黨員中心戶長”五級垂直管理系統,按照小區樓棟的分布將社區劃分為若干區域,將黨總支成員、支部書記、黨小組長、群干、專干或協理員、樓棟長、居民小組長等人員按個人居住區域整合為區域社區服務小組,成立居民小區黨員聯絡站,由一名黨員群干牽頭,對應負責本區域日常的居民服務協調工作,實現社區服務管理模式網格化,把黨組織的觸角延伸到居民小區的每個角落,形成了橫向聯合、縱向整合,動態調整、全面覆蓋的區域化黨建格局。

(二)培育和引進多種類型社區社會組織,承接政府職能轉移。堅持“政府支持、社區牽頭、居民參與”的原則,一方面通過政府採購,引進了如“道能食堂”等一批理念先進、影響力較大、社會反響較好的公益性社會組織,對接政府職能轉移﹔另一方面整合社區黨員群眾服務中心的陣地資源,建立社會組織孵化基地,通過無償或低償使用的方式,培育和發展了一批涵蓋居家養老、家政服務、就業培訓等不同類別的本土社會組織,參與社區管理。建立“三社聯動”機制,明確社會組織、社工參與社區管理服務的主體地位,社區黨員群眾服務中心、社區社會組織、社工等各種資源得到有效整合,使用效益大大提升。引入考核競爭機制,社區黨組織引導居民群眾定期評議社會組織兌現承諾、履職盡責、服務效果等情況,實行“優勝劣汰”,形成了系列化、差異化、實效化和扎根社區、面向居民的管理服務體系。

(三)發展壯大社區志願者隊伍,引導居民參與社區治理。根據社區居民構成,以黨員骨干為“龍頭”,培育不同類型、不同層次的社區志願服務組織,建立“社區志願服務網格化,公共服務信息化,中介服務市場化,自助服務星級化”的社區志願者管理體系,將居民急需的服務項目,可為民服務的各類專業人才、志願服務團隊、可利用的服務設施進行全面梳理、分類建檔,成立星級志願服務俱樂部,設立區域服務中心,根據服務質量和服務時間對社區志願者進行星級評定。建立時間銀行,將志願者服務時間進行記錄和存儲,社區志願者可在需要時,將服務時間兌換為商品或直接享受社區志願服務,促進居民由接受幫助向幫助別人轉變,由“被動管理者”向“主動參與者”轉變,凝聚和調動了社區居民參與社區治理的熱情。

(四)選派黨建工作指導員,不斷擴大黨在“兩新”組織中的覆蓋面。街道、社區黨組織從機關離退休干部中選派一批黨建指導員,將黨建指導工作定位在溝通政企、密切黨群關系上,通過上門對接、個別談話等方式,向“兩新”業主宣傳黨的方針政策,及時傳達街道社區區域工作部署和要求,幫助企業主轉變“重發展、輕黨建”的觀念。堅持從“服務”入手,鼓勵黨員將組織關系轉到企業黨組織,在企業參加組織活動,進一步增強黨員的歸屬感,提高其服務企業和參與活動的積極性。克服以往“文山會海”式黨組織生活模式,組織企業黨支部與社區聯合舉辦志願服務、公益宣傳、幫扶慰問等活動,激發企業的社會責任感,擴大黨建活動的影響力,實現社區黨建工作向轄區“兩新”組織的拓展和延伸。

三、取得的初步成效

(一)社區治理能力得到增強。通過強化社區黨組織的核心地位,培育和引入社會組織等社會力量提供專業化社區服務,使社區各方都成為社區服務和公益事業的參與者和獲益者,推動了政府職能轉變。今年以來,各社區黨組織共主持召開有轄區單位參與的議事決事會議380多次,涉及解決社區基礎設施建設、文體活動開展、困難群體幫扶、組織關系摸排、鄰裡關系協調等5大類20多個項目,為社區協調共建資金500多萬元,社區管理的規范化、民主化、科學化水平有效提高。

(二)社區活力得以激發。通過引導各方力量共同參與社區事務,較好地整合了社會資源,進一步激發了社會活力,實現了從“單一行政管理”向“多方協商治理”的轉變。在各類民生事項中,轄區內社會組織、義工、“兩代表一委員”等眾多力量通過提出建議、提供資金、提供場地資源等方式踴躍參與,形成了黨委政府強力推進、社會組織緊密配合、轄區單位大力支持、社區居民積極參與的良好局面。

(三)社區服務水平有效提升。各類專業服務力量的加入,拓寬了社區服務途徑,讓居民享受到更加便捷、豐富、均衡的社區服務,也使服務形式和內容更為多樣,增強了對居民的回應性。社區服務由政府主導轉變為以居民實際需求為導向,注重供需對接,服務效能得到較大提升。目前,38多個志願服務團隊、37000多名社工活躍在全區41個居家養老中心、13個殘疾人陽光家園、127個文化室中,持証上崗的“專業社工”正在取代“居委會大媽”,成為社區服務的中堅力量。

(四)社區社會關系更加和諧。通過形式多樣的活動,社區與“兩新”組織的聯系和溝通更加密切,“兩新”組織參與社區建設的積極性更高,與社區居民的關系更加融洽。社區居民對議事決策、執行監督等社區事務的廣泛參與,推進了基層民主建設,社區黨員干部與群眾聯系的聯系更緊,組織發動群眾參與社會建設、整合社會資源、運用民主協商方法開展工作的能力明顯提高,轄區群眾的滿意度不斷提升,融洽了黨群干群關系,促進了社區和諧穩定。

四、幾點啟示

(一)擴大黨的組織和黨的工作的覆蓋面是社區黨組織發揮領導核心作用的根本前提。我國的基層政府一般隻到鄉鎮、街道一級,城市社區即為居民自治單位,而眾多的城市社區又是黨的執政基礎的承載者。如何在社區既發揮黨的領導核心作用,又充分調動廣大居民建設社區的積極性和主動性,保障居民各項民主權利是擺在各級黨委面前的重大課題。我區從社區發展的實際,從有利於加強黨對社區工作的領導、有利於社區建設和社區黨的建設的角度出發,以社區黨組織為核心,實現黨的工作向居民群眾延伸,向新經濟組織、新社會組織延伸,做到“社區建設推進到哪裡,哪裡就要相應地建立黨組織”。

(二)培育服務意識自覺、服務能力突出的基層黨員、干部隊伍是做好城市基層黨建的關鍵要素。基層黨建的核心任務是服務基層群眾,促進基層和諧發展,維護基層團結穩定,服務群眾的能力是黨的執政能力的重要體現。因此,不斷加強黨員、干部隊伍服務群眾能力建設是克服本領恐慌、應對能力不足危險的重要舉措,是提升服務效能的必然要求。要突出抓好社區黨組織書記、專職黨務工作者和黨建指導員“三支隊伍”建設,不僅選優配強高素質社區黨務工作者,而且需要通過自我學習、外出取經、教育培訓、內部“傳幫帶”、實踐探索等手段增強他們服務社區群眾的能力。

(三)構筑全方位的綜合服務體系是發揮基層黨組織功能的著力點。社區承擔著配合相關職能部門開展各項工作的職責,社區黨務工作者往往不是單純從事黨務工作,而是行政、黨務“一肩挑”。由於忙於處理各類行政事務,一些社區黨組織服務群眾的工作反而處於從屬地位,導致社區黨組織的功能受到限制,沒有得到有效發揮。因此,調整社區黨組織的定位,引進專業化服務隊伍,建立全方位的綜合服務體系,是社區黨組織建設的當務之急。在滿足多樣化需求的服務方面,社區黨組織應主動會同有關部門,開展面向下崗失業人員的再就業服務,面向困難群眾的社會救助和福利服務,面向流動人員的維權服務等,為社區群眾排憂解難。在體現人性化關懷的服務方面,要針對不同社會群體的特點,按照無償服務和有償服務相結合,以無償、低償服務為主的原則,突出關心和照顧兒童、老年人和困難群眾。同時注重精神性服務,加強情感交流,為群眾實現自我價值、構建和諧的人際關系和黨群關系創造有利條件,不斷提高服務群眾的質量和水平。在服務群眾的過程中,還要不斷加強志願者服務隊伍建設,建立黨員服務隊、專業服務隊、青年服務隊等專業服務隊伍。通過構建立體、全方位、全覆蓋的綜合服務體系,努力滿足社區群眾各個層次的需要。

五、淺析探討

隨著我國社會經濟的快速發展,人民的物質文化品質要求不斷提升,城市化建設步伐被一再推進,西方發達國家歷經百年完成的城市化任務,由於現實需求我國要在幾十年內完成,人口流動率劇增、城市規模擴大,直接造成了城市資源的分配不足,城市管理滯后於城市發展,各種社會沖突和矛盾聚集在社區基層。社區黨組織隻有發揮黨的領導作用,統籌兼顧才能有效科學的化解矛盾,維護社會的穩定與和諧,促進社會經濟的進一步發展。社區黨組織將黨的最新的路線、方針、政策最完整的傳遞給社區的各類自治組織或團體,增加群眾的參與意識和參與積極性。同時,社區黨組織可以根據社區建設實際,結合黨和國家的方針政策科學合理的制定社區階段性發展規劃,定期開展獨具成效的政治理論學習,幫助社區解決建設中遇到的重大問題,做出科學的分析和理性的決策。

(責編:黃瑾、秦華)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微平台”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