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黨建

“要對得起共產黨員這個稱號”——探尋人民警察呂建江的無悔初心①

劉榮榮

2018年04月13日09:18    來源:河北日報

原標題:“要對得起共產黨員這個稱號”

呂建江生前在自己工作的警務站前。

呂建江生前參與搶救煤氣中毒的市民。

編者按

不忘初心,他有一顆永不停歇的為民之心,用滿腔赤誠踐行對黨忠誠的堅定誓言。

牢記使命,他有一種永遠“在線”的愛民情懷,用全心奉獻書寫為民服務的無悔人生。

全國優秀人民警察、石家庄市公安局橋西分局原安建橋綜合警務服務站主任呂建江同志,立足崗位為老百姓服務,在平凡的崗位上創造了非凡的業績,用實際行動對共產黨人的初心和使命作出了生動詮釋,在人民群眾心裡樹起了一座豐碑。

讓榜樣的力量照亮為民初心。繼今年1月推出呂建江事跡報道之后,本報今起再推系列報道,通過再次對呂建江生前身后事的深入採訪,探尋這位全國優秀人民警察的無悔初心,解析呂建江精神的內核,以進一步激勵全省廣大黨員干部從呂建江的感人事跡中汲取力量,不忘初心、牢記使命,自覺踐行“四個意識”,立足本職、苦干實干、開拓創新,在新時代全面建設經濟強省、美麗河北的奮斗征程上書寫人生華章。

清明時節,春雨瀟瀟。省會街頭的呂建江綜合警務服務站裡,惦念著“老呂叨叨”的群眾走了一撥,又來一撥。

家中呂建江的遺像旁,那枚曾經別在他胸前的黨徽仍然熠熠有光。

從偏遠的部隊軍營,到街頭的警務站亭,黨徽,是呂建江心頭永遠的閃亮。

“我一個山區農民的孩子,從參軍、入黨到現在當警察,哪一步都離不開黨組織的培養和關愛,我必須好好干,不管在什麼崗位,都要對得起共產黨員這個稱號。”

人生47個春秋,他鮮有豪言壯語,這句話就是他對黨最深情的表白。

難事見忠誠 險事看擔當

“我志願加入中國共產黨……隨時准備為黨和人民犧牲一切,永不叛黨。”

1994年11月的一天,在陝西崇山峻嶺中的一間部隊營房裡,一場庄嚴的入黨儀式正在進行。

一位個頭不高、面龐黝黑的青年面向黨旗舉起右拳,庄嚴宣誓。

耳畔誓言錚錚、胸前黨徽閃閃,24歲的呂建江“心跳得厲害”。

這一年是軍醫呂建江分配到這個基層部隊衛生所工作的第二年,他服務的對象是鎮守軍需倉庫的300多名官兵和家屬。官兵駐地分散在近20平方公裡的山溝裡,經常需要巡診。每次巡診,他都要提著藥箱,走幾十公裡山路,即便大雪封山也從不間斷。

倉庫偏遠,公交車都不通,和呂建江前后腳分來的干部,有的沒呆多久就走了。軍校同學問他有啥打算?他答得干脆:我就打算在這兒好好干,爭取干一輩子。

但呂建江沒能如願。2004年趕上大裁軍,他含淚脫下穿了11年的軍裝,轉業到石家庄市公安局,成為匯通派出所的一名民警,負責留村社區,說通俗點,就是片警。

從軍醫到片警,呂建江的人生拐了個彎兒,思想上的彎兒也曾一時轉不過來。在部隊,他是備受尊重的醫者。當片警,干得最多的是調解糾紛、拉幫勸架,磨破嘴、跑斷腿,衣服上成天沾著灰。

當時的留村社區是石家庄治安較差的片區之一,流動人口多,管理起來很有難度。拋開身份、心理的落差不說,單是隔行如隔山,就讓呂建江苦悶了好一陣子。

后來,在老民警的言傳身教下,有著15年軍齡、10年黨齡的呂建江想明白了:“軍隊前面有‘人民’二字,要牢記警察前面也有‘人民’二字,警服就是我的第二身軍裝,在哪都是為人民服務!”

勤學苦干,沒用多久,第四軍醫大學畢業的呂建江成了“社區大學”的“高材生”,成了留村百姓信賴的“呂村長”。

在妻子崔利平的記憶裡,呂建江也曾為工作不順心憋屈過。在留村工作時,有一回他出警處理一起糾紛,苦口婆心地勸了半天,一方還指著他的鼻子罵:“你就是收錢了,故意偏向他們!”

晚上回家,呂建江覺得“受了天大的冤枉”,還掉了淚。可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又樂樂呵呵地上班去了。

在崔利平看來,支撐著老呂一路走過來的就是他放在心裡沉甸甸的四個字:共產黨員。“我上高中時,父親過世,一家人連飯都吃不飽,沒有黨組織的幫助,我怎麼可能當兵入伍,走出大山?”呂建江生前常對崔利平說,我是個共產黨員,干一行必須得愛一行,要把老百姓的事兒看得比自己的事更重要。

從警13年,呂建江也經歷過幾次驚心動魄的“生死時速”。

2008年夏天的一天,呂建江和石家庄匯通派出所的新民警岳佔輝一起抓捕一名藏在居民樓裡的犯罪嫌疑人。岳佔輝是武警出身,身體各方面條件都比呂建江好,倆人事先商定,由岳佔輝先沖進去抓人。

“呂哥腦子活,行動開始后,他先接了一盆水從犯罪嫌疑人住所的門縫洒進去,然后迅速敲門,大喊‘水管跑水了’。”就在犯罪嫌疑人打開門的一剎那,呂建江一下子用胳膊肘把身旁的岳佔輝頂開,一個箭步沖進去勒住對方的脖子。

制服犯罪嫌疑人之后,岳佔輝看到,一把大砍刀,就放在離犯罪嫌疑人一步遠的枕頭邊。

危難時刻顯身手,呂建江曾抓獲違法犯罪嫌疑人200多人,這其中,有許多次生死考驗,留在戰友們記憶深處的永遠是那個沖在最前面的呂建江。

保護戰友,呂建江沖得上﹔守護百姓,他豁得出。

2009年11月,石家庄突降暴雪,城市交通癱瘓,一些危房危樓有隨時倒塌的危險。

留村社區簡易房裡住著上千戶外來人員,正當人們惶惶不安的時候,呂建江來了。從家到村,他踏著厚厚的積雪,深一腳淺一腳走了將近一小時。一到村裡,他馬上把社區治保會的年輕人召集起來。摸著黑,拿著手電,摸到一戶就大聲敲門,在家的,安置到村裡大禮堂,沒人的,留下紙條或打電話,千叮萬囑不要進門。

從晚上9點多忙到次日天亮,直到確認沒有一戶被困、沒有一人受傷,呂建江懸著的心才落了地。瞅著他凍紅的臉,大伙兒鼻子發酸,“他啊,那是真心對老百姓好。”

2017年10月,呂建江去世前一個多月,石家庄市公安局橋西分局政委高文華接到他的電話。支吾了半天,原來是想多要幾枚分局配發的黨徽,“這是建江第一次向我張口,不是提條件,不是要待遇,他要的是一名黨員的標志和形象。”

一個多月后,呂建江積勞成疾突發心臟病離世,用生命兌現了當年對黨許下的庄嚴承諾。

小事顯本色 瑣事見精神

呂建江曾帶過的輔警賀權告訴記者一個細節:每次老呂開警車帶他巡邏,走到居民小區,都會在居民樓下停車,讓警燈閃爍5分鐘。

“我問這是為啥?他說閃著警燈,壞人看見了不敢干壞事,老百姓瞧見了,晚上就能踏實地睡個安穩覺。”

在呂建江的為民故事裡,有許許多多這樣“細碎的感動”。

2004年冬天的一個晚上,被呂建江稱作“師父”的民警李春明和呂建江一起值班。看到呂建江接警后一個多小時還沒回來,放心不下的李春明決定去看看。

原來,一個老舊小區裡有戶居民家暖氣管爆裂,東西都給淹了。樓道裡霧氣籠罩,地上的水已經沒過腳踝。大冷的天,呂建江上身隻穿個單薄的絨衣,褲腿卷得老高,兩腳泡在水裡,正貓著腰往外淘水。

“小呂,通知熱力部門了嗎?”

“通知了,但家裡就一老一小,我放心不下,先幫他們把水清理干淨。”

“你的外套呢?”

“全濕了,穿著礙事,脫下來了。”

“其實,按程序我們通知熱力部門搶修就行,可在這件小事上,他卻為老百姓竭盡了全力。我這個徒弟啊,有點傻,有點軸,但比我這個師父要稱職!”李春明回憶說。

平時看起來粗粗拉拉的呂建江,給老百姓辦事,心細得像頭發絲兒。外地人得了急病到省會醫院搶救,在微博上@他,他主動派警車接送,還協調開通“綠色通道”﹔網友咨詢問題,他戴著老花鏡、凌晨一兩點還在回復……他說,“這些都是我們能為百姓做的小事,但對他們來說,有時卻是人命關天的大事。”

在繁瑣復雜的群眾工作中,呂建江總是那個最能解“死疙瘩”、啃“硬骨頭”的人。

2010年6月的一天,留村村民老高的孫子被一條狗咬傷,懷疑是老楊家的狗咬的。老楊急眼了,憑啥說是我家的狗?氣急敗壞的老高扭頭就去找呂建江告狀。

眼瞅著村民矛盾要激化,呂建江一邊安撫老高,一邊去菜地裡找老楊說和。老楊一看竟然來了警察,火更大了,“沒証據,愛上哪兒告上哪兒告去!”呂建江一點也不急,蹲在菜地裡,幫他侍弄菜。半天過去,老楊情緒平靜下來,呂建江慢慢和他講法律責任、講鄰裡關系,一直叨叨到天黑。此后幾天,呂建江前前后后往老楊菜地跑了十來次,反復做工作。兩位鄉親沒了火、消了氣,握手言和,呂建江看著,笑得倆眼瞇成一條縫兒。

堅持,就意味著奉獻。女兒在保定上大學時,呂建江就許諾全家一起到白洋澱轉轉,卻一再失約,女兒責怪他:“你跟外人說的都算,跟我們說的都不算……”

這份堅持,這樣奉獻,究竟值不值?

呂建江猝然離世,他結下的“親戚”、他幫助過的百姓哭成了淚人。

“老呂在的時候,我曾氣他把外人都當親人,自己家的人卻顧不上。老呂走了,那麼多人告訴我們,以后他們就是我們的親人。”

人世間,哪裡還有比人心更堅固的豐碑?崔利平釋懷了,那一刻她真的懂了自己的丈夫,懂了老呂胸前那枚黨徽所代表的責任。

看似瑣碎的小事裡,蘊含著偉大的精神﹔一點一滴的奉獻中,體現著不變的初心。

(責編:常雪梅、程宏毅)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微平台”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