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黨建

基層干部狀況調查②:他們每天忙些啥

2018年01月21日09:16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鄉鎮黨委書記劉尚志——

  早上一睜眼,十幾件事等著我

  本報記者 胡婧怡 何 勇

  “我可不是因為你們來採訪,才這麼忙。每天一睜眼,真的就是十幾件事等著我!”

  “基層干部忙,得辯証看。忙了才能有作為、有進步,但另一方面,從待遇、編制、心理和輿論上,的確該多關愛這個群體!”

  說這話的,是遼寧省法庫縣孟家鎮黨委書記劉尚志。作為一個“老基層”,他已在孟家鎮連續工作了29年,對基層干部這個群體,最熟悉不過了。1月16日,記者跟隨他一整天,感受一位鄉鎮黨委書記的忙與責。

  早上7點半,天剛亮沒多久,記者自以為很早,可趕到劉尚志辦公室時,他早已到了。他介紹,每天這樣安排——早上提前兩小時到辦公室梳理工作,上午集中安排會議,下午集中走訪村屯、企業,晚上回來有企業家約見的話,再拿出專門時間研討項目建設發展。

  8點半,准時到達會議室,這裡坐滿了各方面人員。企業租金催繳、機關紀律考勤制度承諾書、春節前安全生產拉網式排查、科技培訓、招商引資項目建設、產業結構調整、2017年干部聯績取籌……風風火火,半個小時一下布置了7件事情。

  孟家鎮內有個綠色食品加工工業區,劉尚志兼任管委會主任。開春前這陣,正是招商引資最忙的時候。開完鎮裡的布置會,又開了個管委會的調度會。新建項目土地怎麼規劃更合理、原有項目土地租金續租有困難怎麼辦、項目誰來跟進怎麼盯……十二三個項目被拿出來一一研究分析,原本要開1個小時的調度會開了近兩個小時。

  “鄉鎮工作,除了一些決策的事情是在辦公室完成的,70%的時間都在村裡、在企業。”劉尚志介紹說,孟家鎮共有10個行政村,26個自然屯,各村各戶都有特點,要因地制宜才能管好。

  快到中午12點,臨近飯點,劉尚志來到鄉食堂,今日菜譜是豆角土豆、大醬蘸菜等土菜。“自己盛啊。”劉尚志招呼著記者和其他人。

  “這樣的節奏,你覺得辛苦嗎?”記者跟他邊吃邊聊。

  “辛苦不怕。最怕的有倆,一個是辛苦半天,沒見成效,見不到發展成果,現在招商引資難度不小,必須人一之我十之﹔還有一個就是干了很多活,受了很多累,大家對基層干部還不理解、不認同。”

  “基層工作不好干。活多、人少、待遇低。人、財、物,沒有真正做到向基層傾斜。”劉尚志說,“盡管縣委、縣政府很努力,但有些事情不是這一個層級能解決的。全市連續幾年沒有招公務員,缺編缺人嚴重。我們鄉鎮有25個行政編制,缺7個,有的鄉鎮缺10個。最年輕的人都30多歲了,年輕人不愛來,來了也留不住。”

  中午稍微休息了會兒,下午又去調研協調。一進遼寧萬利興達農業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張正陽就問:“20多畝地的規劃電費是個大成本,要是能上光伏熱電,我們不但能自產自銷,余下的還能出售。”劉尚志耐心地給張正陽解釋:“基本農田得變為一般耕地才能上光伏項目,現在已經上報審批了,我們也再幫你盯一下這件事。”

  剛起步時,這家以做有機蔬菜為主業的公司因為品種單一、產業基礎弱,一度進入發展迷茫期。來自深圳的張正陽人生地不熟,幾乎天天要跟劉尚志通電話,每次1個多小時。

  “你煩過他嗎?”記者插話問,引起一陣笑聲。“哪能煩?”劉尚志笑著說。“我們要做的就是添彩不添亂,企業有事就跟我說,沒事我趕緊走,別讓企業費時間招待。”

  緊接著,劉尚志又趕到山山偉業食品公司,跟廠長呂連營聊了聊村民種山楂的技術細節。之后,他抓緊時間來到老邊村,這個村去年12月27日剛剛通上自來水,他要看看有沒有什麼問題要解決。沒通水前,劉尚志就總往這兒跑,察看工程進度。“滿意滿意!自來水比井水干淨多了,你看我那個鍋之前燒井水都是水鏽。”隨機走進一戶農戶,66歲的村民王法民熱情地給劉尚志打了一瓢自來水,劉尚志直接喝了一口。

  走出村,夕陽西斜,染紅了整座村庄。劉尚志感慨:“一天又過去了,每天就是這麼跟打仗一樣。”

  

  派出所民警尤瑜——

  忙碌又普通,小事當成大事干

  本報記者 楊文明

  自打1996年入職開始,尤瑜就沒離開過派出所。

  1月12日,雲南玉溪澄江縣龍街派出所,連續兩晚值班備勤的尤瑜早早換好警服,坐到電腦前。先辦結戶口審批,再忙別的,已是他多年的習慣。“我閑著,群眾就得等著﹔我這耽誤一天,群眾就得多等一天。干警察這行,誰都說不好當天有啥突發事件。”

  按公安部門要求,到了夜晚,尤瑜和所裡的警察、協警要分作兩班,一半的人要值班備勤。“所裡原來的宿舍成了危房,因為遲遲沒預算,最近我們隻能把三樓的榮譽室改成了臨時宿舍。”

  龍街派出所地處城鄉接合部,11名民警和19名協警服務管理6萬常住人口。記者體驗採訪的這一天,尤瑜不是在辦事,就是在聯系下一件事。

  “今天天冷,上門辦事的群眾相對少點,可以出出外勤。”尤瑜說,“相比坐辦公室,出外勤能活動活動腿腳,有時候來辦手續的群眾多,一坐下就起不來,一天下來更累。”

  上午11點,尤瑜來到轄區內吸毒戒斷人員周某家給他做尿檢。記者原本以為有個5分鐘就能結束,結果尤瑜一坐就開始了半小時的閑談,臨走前才說看看周某能不能經得住考驗,看到檢測結果呈陰性,尤瑜笑得很開心。事后尤瑜告訴記者,他第一次接觸周某,是周某拿針管從自己身上抽出血來威脅他。“現在我們常聊天。”

  回到派出所,正趕上食堂開飯的時間。尤瑜出去接了個電話,回來時飯菜的油早已結了厚厚一層,他卻打趣,“也不是天天都這麼冷。”

  尤瑜的電話是為了對接下午的入戶調查,最近上級部門要求“一標三實”全覆蓋,要採集每家每戶的地理坐標和基本人員信息。“今天天冷正好來派出所辦事的人少,不少群眾在家暖和,正好適合採集。‘一標三實’全覆蓋后,走丟的老人通過人像識別很快就能確定身份和住址。”

  信息採集並不順利。在第一戶就吃了“閉門羹”,第二戶女居民開了門,可一聽要拿戶口本、身份証就連說“馬上要上班了,單位打卡”,讓他改天來。記者原本以為尤瑜會發火,結果他卻笑著說,也行。不過好在接下來的工作還算順利,拍照、掃描戶籍信息、登記電話,不到10分鐘便登記了3戶的信息。

  信息剛登記完,尤瑜就接到電話,說派出所旁的市場裡發生了糾紛。有個老人打電話說“衣服不合身想退,但商戶隻願換,要求派出所介入”。尤瑜趕緊停了手中的工作,趕到市場。尤瑜一到就往老人和商戶中間一站,開始安撫雙方。商戶最終把140元的羽絨服款退給了老人,老人滿意離開。等老人走了,尤瑜跟商戶說,別太往心裡去。

  從介入調解到老人拿到錢,尤瑜花了20分鐘。“小事不管,就容易發展成大矛盾,萬一發生肢體沖突,老人家有個三長兩短,回頭又得去派出所做筆錄、調解,花的時間更長,群眾對我們還有意見。”

  “說實話,咱派出所管的都是雞毛蒜皮的小事,挺難干出成績。”不過尤瑜說,小事當成大事干,並非沒有成就感,“幫群眾辦的事,群眾都挂念著呢。”

  1月12日,正逢周五,瞅著時間到了下午4點20分,尤瑜喊上4位民警早早來到附近的澄江五中。“周五學校放假,以前校長每到周五都會給我打電話,希望我們去維持周邊交通秩序,后來我就跟校長說好,不用打電話了,每周我們都會去。”

  去學校的路上,尤瑜聊起了女兒。他說,干警察這行,最虧欠的就是女兒。“初中時孩子叛逆,有一個星期時間都躲在家裡沒去學校,結果那周我正好值班,回到家才知道。”因為跟女兒平時溝通少,擅長做群眾工作的尤瑜不知道怎麼跟女兒開口,最后給女兒寫了封長信才把女兒勸回學校。

  尤瑜透露,“有時候趕上值班接不了女兒,我就到公共監控室看看,能不能在學校門口找到女兒的身影,要能看眼孩子心裡就很滿足。”

  下午5點半,澄江五中門口恢復平靜。尤瑜輪到周末休息,周五晚能跟女兒見一面。記者不忍打擾,採訪結束。

  


  《 人民日報 》( 2018年01月20日 04 版)

(責編:謝磊、趙晶)
相關專題
· 致敬基層好干部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