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黨建

追記貴州省遵義市總工會“九〇后”干部徐梅

郝迎燦  李培鬆

2018年01月07日08:15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徐梅的微信朋友圈設置了“三天可見”,眼下隻有一條淺淺的橫線,如同她生命的休止符。1月2日下午,這名貴州遵義市總工會的90后扶貧干部在趕往習水縣督導扶貧工作的途中遭遇車禍,不幸遇難。

細雨蒙蒙,寒風蕭蕭,一位25歲的年輕姑娘倒在了扶貧路上。她用真誠與無畏,燃燒了青春的理想與人生的追尋。

愛笑的年輕人有副熱心腸

“她做完自己手頭的工作后,總是主動幫助其他同事”

“這個姑娘很愛笑,當初考進來的時候筆試、面試都是第一名。”徐梅走后兩天,遵義市總工會組織宣教部負責人劉璇沒說幾句就泣不成聲,“她參加工作才一年多。”

徐梅進單位不久,遵義市總工會籌備舉辦全市首屆職工藝術節,時間緊、分工細、壓力大。“她做完自己手頭的工作后,總是主動幫助其他同事。”遵義市總工會組宣部干部劉永鴻說,從場地布置、觀眾組織到活動統籌等大小環節,都能看到徐梅兢兢業業的身影。

經常得到徐梅幫助的還有她口中的“付叔叔”——中國職工保險互助會遵義辦事處工作人員付體輝。自徐梅於2017年9月被抽調到遵義市脫貧攻堅督導組工作以來,每次回到單位她總會到“付叔叔”那裡報到,聊一聊近況,主動幫助他完成表格制作等“技術活”。

付體輝最后一次見到徐梅是10多天以前。當時,她一進辦公室就說:“付叔叔,我都晒黑了一圈。縣裡面有的扶貧干部在深入邊遠山村走訪群眾的路上還遇到了危險。”“那你可一定要小心,注意安全,我們都等著你平安回來。”付體輝說,沒想到這竟是最后一面。

同徐梅一起考進單位的同事邵玉鑫在匯川區山盆鎮駐村,常與徐梅溝通交流,相互關心鼓勵。邵玉鑫說:“她出事的那一天,還在和我聊天,叮囑我在村裡要注意安全,沒想到她自己卻遭遇了不幸。”

“可能是單親家庭的緣故,徐梅在大學的時候性格有點高冷,不善跟人交流,她后來跟我說是我改變了她。”徐梅的男朋友張永勝嗓音嘶啞,“她說如果遇到一個讓她變得柔軟的人,那就嫁了吧。”兩個人的婚期本已定在張永勝研究生畢業的時候,可這份愛的承諾再也無法兌現。

用雙腳踐行扶貧干部的使命

“貧困戶家裡條件差,有些凳子上還有泥土灰塵,但她從不嫌臟,像對待親人一樣與他們聊天,關心群眾所關心的事情”

遵義市脫貧攻堅第二督導組的25名同志,算是徐梅的新同事,人們平日裡看到的都是她忙碌的身影。徐梅從2017年8月29日入駐習水,到離開也就短短幾個月,但是大家談起她,都豎起大拇指。

“城裡來的女孩,吃得了整天下鄉的苦?”剛開始的時候,聽說徐梅是組裡最年輕也是唯一一名姑娘,督導組的老大哥吳建強心裡犯了嘀咕,“可幾次進村入戶走訪下來,不由得對她刮目相看。”

吳建強記得有一次和徐梅一起到習水縣桑木鎮香樹村走訪,40多公裡的距離,道路坎坷,車行需要兩個多小時。“經過一段比較危險的小路時,我說徐梅是女同志,就在原地等我們吧。”吳建強說,“可她說不,與大家一起小心翼翼走過危險路段,共同完成走訪任務。晚上回到駐地后,她又連夜做好歸類統計工作。”

“貧困戶家裡條件差,有些凳子上還有泥土灰塵,但她從不嫌臟,像對待親人一樣與他們聊天,關心群眾所關心的事情,宣講黨的扶貧政策。在下鄉督導中,徐梅總是走在第一線,從來聽不到她抱怨苦和累。”來自赤水市衛計局的周群一說,她還自帶方便面走村入戶,簡單的衣著、質朴的笑容,沒有城市姑娘的“講究”,“一次,工作組成員在困難群眾家裡啃了幾個烤包谷對付午餐,徐梅硬是自掏腰包塞了100元錢在老鄉兜裡。”

從去年8月以來,徐梅用雙腳走遍了習水22個鄉鎮、4個街道辦事處,走訪群眾上千戶,用一步一個腳印的苦干實干,踐行著扶貧干部的使命和擔當。習水縣三岔河鎮三岔村村民袁樹清對徐梅印象深刻:“她向我們了解了哪些是精准扶貧戶,還有哪些是該評的沒評到。問完,她讓我帶著去檢查水、路還有環境衛生,說實地看了才放心。”

“努力到無能為力,堅持到感動自己。”青春,定格在扶貧路上——如今,徐梅的微信頭像旁邊,永遠留下了她的這句簽名。

《 人民日報 》( 2018年01月07日 02 版)

(責編:李源、姚茜)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