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黨建

傾聽·鄉村振興有我①

產業興旺,村裡闖出一片天

記者  張丹華  郝迎燦  侯琳良

2017年11月13日07:32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曹明杰——

“一起富,才是我的正經事兒”

人物感言:12年的黨齡、12年的努力,讓我明白了隻有扎根農村廣闊天地,才能有所作為。生活的理想就是理想的生活。初心不變,擔當使命,甘做領飛鄉親們奔向共富路上的“百靈鳥”。

在陝西省渭南市合陽縣,有個白靈村,離縣城4公裡,全村1417人中有黨員49名,51歲的曹明杰是其中之一。

16歲初中畢業后,曹明杰做木匠、包工程、開商鋪、干輔警。“但一直覺得沒做‘正經事兒’。”他吃苦上進、人品正直、勇於擔當,2005年,經村黨支部發展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光榮入黨,再次燃起了我致富創業的激情,不過這次的想法是要與鄉親們一道踏上尋富、造富、共富之路。”曹明杰說。

帶領鄉親創業,自身先要強,這是曹明杰的認知。而現代農業離不開配農藥、剪果樹、施化肥等專業知識。文化程度淺,產品質量上不去,就談不上效益。

曹明杰並不氣餒,他重新拿起了書本,一有時間就學習,2008年,42歲的曹明杰取得了農業經濟學的本科文憑。

“群眾富不富,首先看支部……可是具體操作中黨員該怎麼為群眾服務呢?”曹明杰決定從抓農業基礎設施做起。2011年,他拿出了多年積蓄,墊付了50多萬元,在村裡打了一座機井,讓全村3600畝旱地變為水澆田。之后,通過流轉土地316畝,建成了全縣紅提葡萄產業第一村,成立了白靈鑫盛養殖生豬合作社。

鄉親們的思路也被激活了。村民張富庭先后栽了30畝蘋果,年收入達10萬元﹔趙兆吉做電商網上賣野菜,半月余淨賺2萬元。像張富庭一樣的種植大戶在全村就有10余戶,134人喜領新型農民職業資格証書。

目前,全村發展各類經濟林2000余畝,全村固定資產達600多萬元,截至2016年底全村人均純收入達8500元以上。

為實現2018年全村113名貧困人口如期脫貧的目標,他和黨支部成員共同商議制定了“一對一”的幫扶策略,建立了“支部+公司+貧困戶”的脫貧模式,讓貧困戶在家門口有收入。

“老曹能致富、會致富,最終成為帶領百姓共同富的能人,是全縣黨員的標杆。”縣委組織部干事李博這樣評價曹明杰。

在全村共同努力下,白靈村先后獲評“省級最美村庄”“市級綠色生態村”“縣級五星黨支部”等。

王世學——

“村裡事,低頭干更要抬頭看”

人物感言:短短不到5年時間,白泥村的貧困戶從當初的400多戶下降到現在的11戶,人均純收入從2012年的2000元出頭增長到了去年底的6053元。我覺得這幾年大伙的辛苦沒有白費!

“雖然村子裡有塊人人艷羨的壩子,裡面種的庄稼飢不著也寒不著。可這壩子再大也架不住人多,村裡1000多戶就算戶戶有份也不過幾分田,佔大頭的還是望天田、荒坡地,有雨就沖沒雨就旱。養活不了這麼多人,年輕人都外出謀生去了,有的舉家外遷,這二三十年間村裡常住人口少了1/3。”貴州省黔西縣錦星鎮白泥社區富學合作社負責人王世學說。

隨著國家的惠民政策越來越多,尤其是對精准扶貧越來越重視,作為老黨員的王世學坐不住了。2013年,他就跟村兩委合計,准備辦個蔬菜合作社。

4月份合作社挂牌,他帶頭挨家挨戶去做工作流轉土地,留守老人翻白眼的不少——不種糧食種蔬菜,拿啥吃食?當時年輕人都外出務工了,老人小孩耕種這些土地力不從心,看在一年每畝地600元的流轉費上,老人們還是鬆了口。

“沒想到94個大棚籌建起來,第一季大蔥種下去賠了本,市場上要的是小香蔥,大蔥在周邊找不到銷路。”王世學說,“不能隻低頭做事,更要抬頭看路。第二年我們先跑市場談合作,根據訂單需求種西紅柿、香蔥、芹菜,品種多一點,產量少一點。”

功夫不負有心人,年底純利潤3萬多元。“不要笑話我們賺錢少,意義可不一樣,成本裡我們開支了幾十萬的人工費,都是優先貧困戶和土地流轉戶到基地務工,戶均增收在3000元左右。去年我們又改種草莓,平均每個大棚的收入在9000元左右。”王世學表示。

隨著各項惠民政策扶持力度不斷加大,合作社越辦越順利。幾年下來,合作社爭取到基礎設施建設、財政扶貧資金等各項扶持資金超過400萬元,規模也從當初的不足50畝壯大到了今天的500多畝。

各項資金投給我們是要帶動貧困戶增收的,這些財政資金全部作為貧困戶的入股股金,每個大棚與一戶貧困戶進行利益聯結,年終按照貧困戶、合作社、村集體7︰2︰1的比例進行分紅,非貧困戶依據入股股金多少參與分紅。這樣一來,平均每戶貧困戶年終分紅在6000元以上,村集體也有了資金進行道路、文化廣場等公益設施完善建設。

柳中輝——

“路子對,貧困的帽子甩得遠”

人物感言:“沒有產業興旺,鄉村振興就相當於無源之水,無本之木。結合學習十九大報告提出的鄉村振興戰略,進一步証明村裡的發展路子走對了。”

車子慢了下來,車窗外系著紅領巾的學生成群結隊走過,熙熙攘攘。“這是學校組織來郊游的,潯龍河村到了!”湖南長沙市潯龍河村第一書記柳中輝說。

這個距長沙市區半個小時車程的鄉村,最近成了長沙市民郊游的“新寵”,人氣特別旺。

郁郁蔥蔥的苗木基地,白牆灰瓦的聯排別墅,鋪面精致的商業街,碧草如茵的兒童戶外游樂場……這裡既有城市的繁華,又有鄉村的寧靜,和印象中的鄉村大不一樣。

“早在2009年,我們還是省級貧困村,而今前來觀光體驗的游客最高峰一天達到了2萬人次。”柳中輝滔滔不絕地講起了潯龍河村的前世今生。

39年前,一家生產農業機械的鄉鎮企業在潯龍河村應運而生,那時村民的日子過得十分紅火。

可好景不長,潯龍河這家企業從上個世紀末開始逐漸衰落,最終倒閉。沒有了支柱產業的潯龍河“就像人被抽空了血”,一下子被貧困“纏”上了。2009年,外出打工賺了一筆錢的柳中輝擔任村黨總支第一書記,決意要帶領家鄉掙脫貧困的藩籬。

發展經濟得靠產業,產業從何而來?隻有激活了土地資源這筆農村沉睡的最大資產,產業發展才有基礎。7年前,柳中輝帶領村裡實施農村集體土地產權調查工作,兩個月時間,一份《潯龍河村土地調查報告》出爐,潯龍河村發展找到了支點。

土地確權頒証、土地流轉、土地增減挂鉤……一系列土地試點改革在潯龍河展開。村民的土地“呆資產”變成了“活資本”。

隨之而來的是,資本願意下鄉了,累計完成投資8億元﹔村民住進了別具風情的集中安置房﹔建成了1.2萬多畝的高標准的蔬菜生產種植基地﹔引進了北師大附屬學校……一個生態藝術小鎮,初具規模。

“貧困村的帽子甩得遠遠的。”潯龍河生態藝術小鎮建設被列為湖南省重點項目,潯龍河村獲評全國生態宜居示范村。產業發展了,村民腰包又重新鼓起來了。目前,潯龍河村各產業已安置當地村民勞動力就業200余人,人均年增收5萬至8萬元。

(雷軍紅參與採寫)

《 人民日報 》( 2017年11月13日 08 版)

(責編:常雪梅、程宏毅)

推薦閱讀

獨家視頻:新時代來啦!   新時代來啦!十九大報告指出:“經過長期努力,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了新時代,這是我國發展新的歷史方位。”你我身處其中的新時代是個什麼樣的時代?人民網·中國共產黨新聞網推出《新時代來啦!》動畫視頻,帶領網友們一起領略新時代。【詳細】

學習路上|習近平系列重要講話數據庫|學習詞典|黨課隨身聽|中國政要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微平台”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