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黨建

心系山村謀共富(深入開展學習實踐科學發展觀活動·黨員風採)

記浙江省三門縣亭旁鎮挂帘村村委會主任何小川

記者 江南

2009年11月20日08:04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他創業辦廠,已擁上千萬元“身家”,卻在家鄉村民的呼喚下,拋下自家企業,義無反顧回到窮困山村,帶領村民點燃致富希望,共建美好家園。

  他身患癌症,病情反復惡化,卻始終心系山村發展、牢記對村民的承諾,一次又一次從醫院“逃”回村裡,直到累倒在新村建設工地上……

  他就是有51年黨齡、在山村嘔心瀝血奉獻13年的浙江省三門縣亭旁鎮挂帘村村委會主任何小川。

  “一個人富不算富,大家富才是富”

  放著“千萬富翁”不做,回到窮山村裡“吃苦”。當年,年近六旬的何小川作出的選擇,著實讓家人親友搞不懂。

  何小川是挂帘村人,曾當過村黨支部副書記、村委會主任。1986年他進城創業,辦起汽車標准件廠。經過10年打拼,3萬元起家的小作坊三易其所,成長為資產上千萬元的工廠。

  在旁人眼裡,這時的何小川不愁吃穿,可以鬆口氣、享點福了。可他心裡一直記挂著在海拔近500米山上的貧困小村,惦念著辛苦一年也賺不到什麼錢的鄉親們。

  1996年,原村委會主任、現任村黨支部書記何昌寒上門找到何小川,帶來村民們的期盼:希望他這個“能人”回去擔任村干部。

  “一人富不算富,大家富才是富。”何小川下定決心,將企業“扔”給兒子何建華料理,自己與老伴搬回村裡老家,一心一意帶著村民們共同致富。何建華說:“爸爸當時怕我們反對,說山上空氣好,回去住一陣。誰知這一住,就是13年。”

  一連3屆,何小川都是高票當選為村委會主任。去年4月,第四次村委會海選,何小川誠懇地對鄉親們說,自己年過七十,不要再選他了,把機會留給年輕人。結果,挂帘村286張選票,何小川還是得到252票。

  “村裡人相信我,一定要辦成幾件實事”

  挂帘村村如其名,一排排房屋像帘子一樣挂在高山之上。早些年,隻有一條崎嶇小道將村子和山外連通,村民去鎮裡來回一趟至少3個小時。深山裡的村民,除了打工,就是靠種番薯、做番薯面賺點小錢,有些窮的人家連一套出門做客的像樣衣服都沒有。

  “村裡人相信我,我一定要為大家辦成幾件實事。”何小川說,對村民的承諾,要一件一件兌現。

  何小川和村干部商定,先想法把修公路的頭等大事干成。村集體經濟幾乎一片空白,何小川他們不攤派一分錢,一面帶領村民投工投勞,一面來回奔波向鎮裡、縣裡爭取“康庄工程”資金支持,后來還讓兒子墊了3萬元。

  8.5公裡的水泥路修好了。修路的7個多月裡,何小川從早忙到晚,來回跑了不下500公裡路。工程人員在何小川家裡吃了7個多月中飯、晚飯,何小川沒向村裡報銷過一分錢。

  路通了,何小川和村干部琢磨著,怎樣拔掉挂帘村的“窮根”?村子海拔高、沒污染,種茶葉得天獨厚。可村民們有顧慮,建茶園投入大,3年后才有產出,到時茶葉賣不出去咋辦?

  何小川說,番薯照舊種,利用農閑開墾荒山建茶園。他和村民干一樣的活,又用村集體名義貸來14萬元買茶苗,改造出510畝茶園。兩年后,即將採摘茶葉時,茶園無償承包給全村各戶。如今,茶園成了村民大宗收入來源。

  最近幾年,村裡年年塌方,雖然僥幸沒壓死人,在村民心中卻有如懸石。2007年,挂帘村被確認處於地質災害點,須整村遷移。選好新址、建成新房,讓村民安安樂樂住進去,成了何小川最大的心願。

  “等新村建好,讓我看一眼”

  2007年4月,何小川因尿血到醫院檢查,被確診為前列腺癌,隨即開刀治療。手術后10多天,家人拗不過何小川,老伴隻好又陪著他上山回村。

  此后,每天早上6點多,何小川背著藥壺出工,帶著村民四處勘察、為新村選址。村址選定,開始平整土地后,他又是起早貪黑天天守在工地。

  工程進展順當,何小川的身體卻每況愈下。今年8月,何小川突然栽倒在工地,昏迷過去。醫院診斷結果是癌症復發。醫生印象中,這兩年多來何小川在醫院“進進出出”不下10次,每次都是稍好一點就執意出院,實在支撐不住了又被送來入院治療。

  何小川在縣城住院的時候,全村132戶村民,戶戶都下山來看過他。一名鎮干部說,在鄉鎮工作二三十年,像這樣全村進城看望一個病人,還是頭一回見到。

  11月18日,記者在三門縣人民醫院探望何小川,這次他已住院近一個月。頭發花白、兩頰瘦削的何小川靠在病床上,床頭還擺著手機和通訊錄,他每天都要和村干部通電話,問問新村建設情況。何小川對記者說:“聽說工程下周就要招投標,到明年年底應該能建成。隻要身體能行,我還想去工地。現在我最大的心願,就是等新村建好,讓我看一眼。”

(責編:高巍(實習))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微平台”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微平台”